第九章:北王

「西王。。」

「西王。。。」

一群下人叫着

「王爺,你看,他們在找你。」楚澄指着那群下人說。



「找到啦,找到啦。」其中一個奴才發現了西王。

一順間,楚澄和西王就被他們圍了起來。

不一會兒,北王就來到了

「你怎麼會在這,馬上回正廳。」北王

「王兄……我。」



「馬上!」

「是。」

哇~這兩個人簡直是一模一樣。如果西王不是傻的,一定是高富帥那種。楚澄心裏想到。

「你跟本王來書房。」北王和楚澄對了一眼說到。

「不需你帶走楚澄!」走到一半西王聽到這句話是就折返回來,並攔阻北王。



「楚澄?」北王問到。

「是。」

「徐管家,把西王請回去。」北王對管家說。

「是的,王爺。」徐管家恭敬地說。

就這樣,西王就被徐管家請了回去。

「楓,跟我去書房。」北王再次對楚澄說

楓? 是在叫這身體? 看來這女人還是有一點來頭的。楚澄心想。

「回本王話!」看見楚澄發呆,北王不悅地說。



「是,王爺。」既然自己都沒有清楚這個身體地身份,那就去弄個明白吧~說不定可以知道回去的方法,楚澄想。

於是,楚澄就跟北王去書房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書房

楚澄站在書坐前打量着北王,雖然北王跟西王是一個樣,但是正常的,明顯顏值好像特別高。

時間一點點過去了,誰也不先開口,北王一直在看書,楚澄站到腳都快發麻了。

「奴婢鬥膽敢問王爺,請問找我有何事?」楚澄終於沉不住氣開口了了,因為她實在捱不下去了,如果不在出聲,她怕自己會這麼站到他把書看完。

就在開口的同時,一個男子走進來了,他手裏拿着一個瓶子:「王爺。」



「幫她換上。」

「是。」

就這樣,楚澄就被賜坐了。

「楓姑娘, 失禮了」男子說到。

楚澄心想: 楓姑娘? 我嗎?

雖然楚澄心裏有好多疑問,但她知道現在不是她該問的。

男子抬起手,把楚澄臉上的疤撕了下來。

「啊!」看見傷疤被撕了下來,楚澄十分意外:甚麼嘛。原來是假的。



「怎麼啦?」聽到楚澄的叫聲,北王關心的問到。

「沒甚麼,沒甚麼,只是有一點痛。」楚澄連忙編了個謊言說到。

「魅,輕力一點。」北王

「是的,王爺。」

原來他叫魅。楚澄心想。

「怎麼又瘦了,之前不是說怕朝認出你嗎?」北王看了看楚澄問到。

「我。。」當楚澄想回北王時,她看到魅從瓶子裏倒出了一條新得傷疤。



「又怎麼了?」北王見楚澄不回他的話,就問到。

「沒有,我想問,這。。一定要定期換?」楚澄試探的問到。

「如果你想有人認出來,你必可不用換。」北王說。

「看來是有故事的。」楚澄自言自語地說。

「對了,甚麼是後改名了?」北王走過來問,此時魅也把新傷疤粘好了。

「不久,最近。」楚澄只好見一步走一步地回到。她再怎麼說都是一個現代香港人,見招拆招這玩意又怎麼不會呢~

「還想他?」 沉默了一會兒北王問道。

「……」

「回去吧…」

「是,奴婢告退。」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回洗衣院的路上,楚澄感覺心情十分好,因為她知道這臉上的疤是假的,果然醜還是女人的弱點。

楚澄在井邊透過月光照了照自己,她用手捂住了有傷疤的一半臉,心想:這樣看還真美。

「朝是誰啊?」楚澄對着井說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西王的道來會給楚澄帶來甚麼改變呢?

北王和楓又是甚麼關係呢?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