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:只是個婢女

皇宮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「參見太后。」

今日,東皇、南北西王都來道了太后殿。

「知道今日為何哀家要大家都跑道這來了?」太后看了看他們問道。



「那就要請教太后了。」北王說道。

「今天我想讓皇上指個婚。。。」

「太后!我說了很多次,我不要指婚!」太后還沒說完,南王就接這說

「放肆!太后說完了嗎?你甚麼時後開始這麼沒禮貌!」東皇

「我。。」



「好了。都給我住嘴!誰說要指給你了?」太后生氣地說。

聽道這時,大家都覺得很奇怪,太后不給南王指婚,那會給誰指婚呢?大家都知道,東皇已經娶了皇后,北王又娶了王妃,西王是傻的,剩下的就只有南王。

「不是南王。。難道是西王?」東皇猜疑地問,雖然他也有一點不相信太后會給西王指婚,但也不排除這個可能,更何況誰會想嫁給一個傻子。但再想深一層,如果太后不給他指婚,西王也許這輩子也娶不到妻。到時後也是要勞煩他給西王指婚。

「城兒說的是,哀家就是要給西王和皇后的妹妹夏雲指婚。」太后笑這說。

「太后娘娘,皇后來給你請安了。」門外的一個奴才進來說到。



「來得正好,快請~」太后笑到。

「冬雲給太后請安。」皇后一進來就先給太后請安,然後才問:「今天大家都到了,是發生甚麼事嗎?」

「太后要指婚。」北王說。

「哦~那是一件喜事啊!」皇后說。

「是的,而且跟皇后的妹妹有關。」東皇說。

聽到和自己的妹妹有關,皇后就笑着說:「妹妹能嫁給南王,也是她的福氣。」

「皇后,甚麼時後說是本王要娶妻了?」南王不滿的說到。

「不是南王?那是誰?」皇后看着東皇問道。



「是西王。」北王說。

「為甚麼是西王,他可是。。」

「是西王又怎麼了?難道就配不上你妹妹嗎?」還沒等皇后說完,太后就拍着桌子說道。

「我。。。我不是這個意思。請太后息怒。」皇后被太后嚇得跪在地上。

其實大家都知道皇后擔心些甚麼,只是大家不說罷了。

「本王也沒有說要娶。」一直不出聲得西王終於說話了。

「你說甚麼?」這回輪道太后驚訝了。



「本王也沒有說要娶。」西王再說了一邊。

「樓兒。你」太后本以為西王不會反對,也正想這西王之後是南王,誰知道連西王也說不娶。

「看來西王也要自己選擇了。」南王笑着說。

知道西王是傻子,於是太后就好氣地哄着跟他說道:「樓兒,你遲早都要娶妻,為何說不呢?而且皇后的妹妹可漂亮了。」

「本王沒有說不娶,本王想娶小澄。」西王直接說道。

「小澄是誰啊?」太后問。

「回太后,小澄是本王府中的一名洗衣婢女,娶不得?」北王緊張地說道。

「有何關係~如果因為身份的話,可以不娶正,做個側的就是。」太后想也不想地說。



「皇兄如果怕少了個人,你可以去我府上選一個。」西王笑着說。

「只是個婢女,北王就不要吝嗇了。」東王說。

「皇兄說得對。」南王。

「既然決定了就怎麼辦吧~」太后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月府

「魅,把楓叫來書房。」還不等魅回話,北王就直奔書房。



這時北王妃剛好路過問到:「王爺回來了?」

「回王妃的話,是的。」魅

洗衣院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楚澄正努力的洗衣服

「楓姑娘。」

「呀!!!!!!!!誰??」楚澄被突然來到的聲音嚇了一大跳,她猛烈的回頭一看說到:「是魅啊!我快給你嚇死了!你是鬼嗎?走路沒聲音。」

「對不起。」

「你來做甚麼?有衣服要洗嗎?」楚澄看了看魅問到。

「不,是北王找你去書房。」

「走吧。」聽到是北王找她,她想都沒想的說走。其實不是楚澄沒有想,只是她的直覺告訴她,楓跟這北王的關係不是這麼簡單。

當他們走到院子門口時,小雲就回來了,看到楚澄跟魅走在一起時就問到:「小澄。你闖禍了嗎?」

「不是!是王爺找我有些事情。還有,我看上去相會闖禍嗎?」楚澄說。

「不不不。。」

因為魅的吹促,楚澄就草草跟小雲交帶幾句就走了。

書房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「王爺。我燉了些湯,趁熱喝吧~」北王妃說到。

「愛妃先放下吧。本王還有一些事情要處裏。」北王坐在書桌前說。

「那,我先告退了。」

北王妃剛走出門口就迎來楚澄他們。

「見過王妃。」楚澄跟魅說到。

北王妃甚麼也沒說,看了看他們就走了。

「王爺。人帶來了。」一進門魅就說。

「楓,太后要你嫁給西王。」北王甚麼也不多說,一開口就進正題。

「甚麼?!要我嫁給西王?他是傻的。」楚澄頓時蒙了。

「南王甚少去樓府,反而本王這他還會來,嫁給西王你的生活會更自在,至少。。那疤可以不用在貼。」北王說

其實楚澄好像問個究竟,但她知到如果問了的話自己會更麻煩。於是她就問了一個甚麼時後都可以用的問題:「你為甚麼那麼幫我?」

「因為。。。我不想欠你太多。」

「你覺得你欠我很多?」楚澄試探的問到。

「你嫁入樓府那天起,你的名子會是永遠叫楚澄,別忘了。其它事情月府會準備,你下去吧。」北王突然回到正題說到。

楚澄心裏明白,北王叫她來不是問她願不願意嫁給西王,而是告訴她將要嫁給西王。女人的第六覺告訴她,這楓跟北王以前一定是有一腿的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