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一章:準備

深夜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北王來到了王妃的寢室。

「王爺,你今天真晚啊?」說着就整個人挨到北王身上去。

北王稍微的推了推她說:「其實今天本王有要事想請愛妃幫忙。」



「哦?有什麼事情是王爺幫不到的?」說着又把身體挨上去。

這次北王就沒有再推開了:「是一件喜事。」

「王爺...你想納妾?」王妃有些不高興地說道。

「如果這是愛妃要求的話....」北王調戲說道。

「不是納妾?那是什麼?」王妃聽出了北王的調戲。



「是月府要嫁女!」北王笑着說。

「誰嫁?誰娶?」王妃推了推北王,稍微的拉了拉距離。

北王收起了笑容,走道床前坐下,才緩緩地說道:「本王的一個洗衣女要嫁給西王。樓府。」

「就是今天魅帶去書房的那個洗衣女?」王妃回想了一下說到。

「是,就是她。我想你替本王籌備場婚禮。愛妃意見如何?」



「能替王爺辦事,我當然願意啦,更何況是一件喜事,月府的喜事。」王妃說到。

「是...是一件開心的事。」

「王爺,夜深了,今天就留下吧。」

「那就有勞愛妃了。」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自從楚澄見過北王後不久,就被北王妃另請到客房裏住。一開始楚澄被北王妃這舉動嚇了一大跳,後來透過魅才得知,原來北王妃是負責籌備她的婚禮這才放下心。 俗語有說: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。如果沒特別事那會對她這麼好。

之前天都沒亮就要起來洗衣服,而現在...太陽曬到屁股都可以不起來。

「王爺、王妃到。」徐管家喊到。



「奴婢參見王爺,參見王妃。」楚澄聽到徐管家的聲音後,就馬上從床上爬下來。

「哦.原來你還沒有起來。現在都什麼時候了。」看到楚澄還沒有更衣就說到。

「對不起王妃。奴婢昨晚睡不著,所以到外面走了走幾圈,受寒了。」為了逃避自己不願意起來的事實,楚澄就隨便說了個謊言。

「受寒?要請太醫嗎?」北王關心地問道。

「不用了王爺,休息一下就可以了。」楚澄

「王爺,既然楚澄都說不用了,那就算了吧~」北王妃說到。

「就聽愛妃的意思。」北王摟了摟王妃說到,眼裏還透着一絲絲溺愛。



「我們說回正事把~楚澄,你的嫁裝基本的我們都準備好了,今天來是想問你有什麼特別想要的?」北王妃問到。

「...我...我可以要一個人嗎?」楚澄想了想說到。這時北王猛烈地看向楚澄。

「人?!誰?」北王妃問。

「小雲。」

「原來是小雲,可以。」聽到楚澄的話後,北王迅速回到。

「王爺..在怕什麼?」楚澄看出了北王的情緒。

「怕?」這是北王妃也抬起頭來。

「一個奴婢而已。本王允許。」說着就離開了。北王妃疑惑的看了看北王,再看了看楚澄就隨着北王離開了。



一路上,北王沒有等北王妃,只是自顧自地走着。

「王爺!!王爺!!!」

「什麼是?」北王回過神來。

「王爺,你想什麼了?我喊了你很多次。」北王妃不滿地說。

「紫依,對不起。我..我剛剛走神了。」北王突然摟住了她。

自從她嫁給北王後就再也沒有聽到過他喊自己的名字。

「你怎麼了?」紫依輕聲問到,像似怕嚇到他似的。



北王沒有回應她,只是一直摟抱着,許久後他放開懷中的她說到:「本王有些事要辦,先回書房了。」說完就走了。

「秋兒,你覺得王爺今天奇怪嗎?」紫依目送着北王問到。

「回王妃的話,今天的王爺跟平時是有一點不同。」秋兒說到。

「你覺得楚澄跟王爺的關係怎樣?」女人的第六感果然很恐怖。

「回王妃的話,秋兒覺得……其實王妃不用太在意,再過幾天她都要嫁給西王了。」現在做奴婢也不容易,說多怕被主子罵,說錯又會被主子罵,說少了又說你沒用,那就不如說幾句安慰話。

「秋兒,你去問問徐管家那楚澄的來歷,切記不要讓王爺知道。」紫依說。

「秋兒明白。」

客房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自從楚澄說要小雲後不久,隔天小雲也就搬了進來和楚澄一起住,也不用再洗衣服了。由洗衣女變成貼身婢女,在現代人的眼裏可以說是升職了。

「小澄!你怎麼一瘦下來就變王妃了?!」

「...」

「小澄!你甚麼時候跟西王搭上的?」

「....」

「小澄!我不在洗衣院的時候你去哪了?」

「.....」

「小澄!...」

「你也該停一下了吧!你一進來就問個沒完。」楚澄終於忍不住說道。

「我只不過想...」

「我知道你想知道。但你一次過問我這麼多問題,我能回答嗎?」楚澄把小雲拉到椅子上坐下,然後給她到了杯水。

「來~喝水。」楚澄把水遞給她。

「小澄,我只是想知道。」小雲接過水說。

「好好好~我現在給你報告。」接下來楚澄就把那天的事完完本本的說了給小雲聽。

經過一個時晨的解釋後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「事情就是這樣了。」楚澄給自己到了杯水說。

「不是吧!?小澄你也太厲害了吧!這樣都給你釣到西王回來。」小雲羨慕的說。

「不要給我投來羨慕的眼光,你要可知道西王是傻的。」楚澄指着小雲說到。

「傻又如何?可以不用每天都洗衣~」小雲不介意地說。

「我現在要你跟着我去樓府很為難你?我甚麼時候說要你去洗衣服了。」

「小澄,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只是說說而已。洗衣女榮升秋兒姐的位,我已經覺得像做夢了。」小雲拉了拉楚澄的手說。

「當真?」

「真!」

就這樣一段新的主僕關係悄悄地開始了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