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課鐘聲響起了,意味着就算我如何逃避,始終都要面對現實的吧。

為甚麼我會知道自己和樂宜同班呢,那是因為其實上學年結束前,學校已經告知了大家,好讓我們有點心理準備。理所當然地,我和樂宜自然就知道對方是哪一班了。

一邊想着如何面對樂宜,我一邊步下樓梯,一個不慎,我撞到了迎面走來的女同學。

眼看她快要摔倒了,我一手抱着她的腰,另一手接着女同學的一疊紙張。

「Sorry啊,唔小心撞到你,你冇事吖嘛?」女同學尷尬地撥着頭髮。



「我冇事,反而係你...」我的心臟在噗噗地亂撞着。

女同學的紙張中有一份琴譜,看來剛才我在天台上見到的那個彈鋼琴的女同學就是她吧。

「咪住先,點解我覺得你好似熟口熟面咁嘅...」我問。

「咦,你咪嗰日個男仔!!」女同學激動地喊着。

「乜...原來你係我哋學校嘅交換生...」我若有所思地說。



「做咩,唔俾啊?」女同學不滿地說。

「唔係—咁你form幾?」我問。

「Form4啊,你呢?」女同學答。

「我都係啊,咁啱嘅。」我說。

「之不過,你咩班啊?」我又問。



「我4B,你呢?」

「咁我哋就唔同班喇,我4A嘅。」我有點失望。

「車,好恨同你同班啊?」女同學不屑地說。

「係㗎。」

「喂,其實你之前邊度讀書㗎?」我好奇地問。

「同你好熟咩,點解要話你知。」女同學裝作冷漠地說。

「我以為自己同你熟啦嘛。」我不要臉地說。

「澳洲啊。」我見到女同學偷笑了一下。



我一邊和那個同學聊着彼此往年上學的趣事,走着走着,就到課堂了。

「喱到就係4B喇。」我指着502課室。

「好啊,遲啲見啦。」她笑着說。

踏入課室,裏面依舊如上年般熱鬧,只是如今,我已再沒心情理會這些。

樂宜今天看來是沒有上學了,看着整個課室,都不見有她的身影。

「喂阿恆,樂宜呢?」有個女生站在我的桌前問我。

「你問阿恆,佢鬼知咩。」坐我前方的杰仔回答說。



「樂宜嘅事,佢最清楚㗎啦。」那個女同學沒好氣地說。

其實我和樂宜現在已經沒有你們想像中那麼熟了。

「咯咯咯」清楚的高跟鞋聲在課室外響起,全班同學都屏息靜氣,等待班主任的到來。

烏黑濃密的長髮,還有手上那顆耀眼奪目的鑽石戒指,我們已經清楚知道,今年的班主任是誰了。

「Miss Man!!」我們在歡呼,我們在嚎叫,我們在大笑!!

Miss Man大概是我見過最好的老師了,不僅會認真教學,更會想一些不同的方式來教導我們,上她的課就最輕鬆自在了。而且,Miss Man是個盡責的班主任,同學們有甚麼困難,她都會一一協助,上至學業,下至家庭,她都無一不能解決。

順帶一提,Miss Man上學年也是我的班主任呢。

「各位同學,冷靜啲先,我有啲嘢要宣佈。」全班同學馬上安靜下來。



「其實...」Miss Man瞥一眼我。全班同學的目光也馬上放在我身上。

「我哋班嘅徐樂宜同學退咗學...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