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...冇事吖嘛?」杰仔用憂心的目光看着我。

「吓?我可以有咩事?」我不解。

「樂宜佢喎,退咗學喎,你冇感覺?」杰仔問。

「冇啦,普通同學,佢嘅事都唔關我事啦。」我答。

杰仔聽後歎了口氣,也沒有多說甚麼,便繼續上課。



你以為,才剛過了一個月,我真的會把樂宜忘掉嗎?

當然不會,我只是,只是單純地逃避與她有關的一切,她的事情自然也與我無關了。

「做咩唉聲歎氣啊?」突然,有人從我的背後拍着我的肩膀。

「Hi。」原來是那個交換生啊。

「見你好似有心事咁,你冇嘢吖嘛?」交換生問。



「你又唔會明。」我故作輕鬆地說。

「你唔講,我又點會明呢?」那個女生善良地笑着。

「咁,不如我講一個故事俾你聽啦。」

兩年前,有一個女孩子,她長得嬌小玲瓏,非常可愛,但凡是單身男性,都會對她一見鍾情,那個女孩自然就是樂宜了。

但是,有一個特別的男生,他不但沒有喜歡上樂宜,反而連朝也沒有朝她一眼。



樂宜就是因為這個男生的獨特之處,被他深深吸引着了。樂宜開始對男生展開追求,為他抹汗、遞水,但卻因為男生心中的結,他沒有被樂宜所打動。

直至某一天,樂宜生病了,她要求男生去照顧她,男生才明白,或許某個人對他真的很重要,但他更要做的,就是珍惜眼前人。

不過別誤會,樂宜並非和他成了情侶,他們只是好朋友。或許世上真的沒有純友誼,就在男生向樂宜表白的那天,就被樂宜拒絕了。

「所以...你個心結究竟係咩啊?」交換生問。

心結嗎?應該是六年前那個女孩了,自從小映的失蹤,我也沒有再跟其他女生有甚麼同學以外的關係了,直至我遇上樂宜。

「咁...應該係一個我冇見好耐嘅人,我想見返佢。」我答。

「乜原來係咁......」交換生道。

「咁...如果你可以見返佢,你仲會唔會愛樂宜啊?」交換生真誠地問。



「我估,應該仲會啩...」我若有所思地說。

「乜係啊...」交換生失落地說。

「係呢,點解咁問?」我好奇地問。

「冇...冇啊。」

總覺得,這個同學,知道一些連我也不清楚的事情。

「係喇,不如一齊食飯吖,橫掂我知你咁多,證明你都當咗我係你朋友啦,更何況,我喺喱到人生路不熟咁,你應該做我嘅導遊吖。」她提議。

「好啊。」



我把交換生帶到學校的canteen 去,因為孤獨的我從來都不會離開學校吃飯的。

「你...帶我嚟canteen 食飯?」交換生驚訝地問。

「做咩,唔得啊?」我問。

「唔係—係喇,你連我個名你都唔知啊可?」交換生問。

「你知我個名咩?」我不解。

「唔...唔係,只不過,我哋連對方個名係咩都唔知,就唔算朋友啦。」她說。

「咁啊,我叫程子恆,叫我阿恆啦。」我伸出手,示意她和我握手。

她握着我的手,說:「我叫符映彤啊,叫我阿彤啦。」阿彤燦爛地笑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