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這突如其來的壞消息,我真的不知所措,猶如晴天霹靂,心情沉甸甸的。

遽然,我好像掉進了冰窖裏,從頭頂涼到了腳尖。

「你...冇事吖嘛?」杰仔用憂心的目光看着我。

「吓?我可以有咩事?」

「樂宜佢喎,退咗學喎,你冇感覺?」杰仔問。



「冇啦,普通同學,佢嘅事都唔關我事啦。」我答。

杰仔聽後歎了口氣,也沒有多說甚麼,便繼續上課。

你以為,才剛過了一個月,我真的會把樂宜忘掉嗎?

當然不會,我只是,只是單純地逃避與她有關的一切,她的事情自然也與我無關了。

「做咩唉聲歎氣啊?」突然,有人從我的背後拍着我的肩膀。



「Hi。」原來是那個交換生啊。

「見你好似有心事咁,你冇嘢吖嘛?」交換生問。

我故作輕鬆:「你又唔會明。」

那個女生眉頭緊皺,似乎生氣了:「你唔講,我又點會明呢?」

「咁,不如我講一個故事俾你聽啦。」



交換生屏住氣息,靜待後話。

兩年前,有一個女孩子,她長得嬌小玲瓏,非常可愛,但凡是單身男性,都會對她一見鍾情,那個女孩自然就是樂宜了。

但是,有一個特別的男生,他不但沒有喜歡上樂宜,反而連朝也沒有朝她一眼。

樂宜就是因為這個男生的獨特之處,被他深深吸引着了。樂宜開始對男生展開追求,為他抹汗、遞水,但卻因為男生心中的結,他沒有被樂宜所打動。

直至某一天,樂宜生病了,她要求男生去照顧她,男生才明白,或許某個人對他真的很重要,但他更要做的,就是珍惜眼前人。

不過別誤會,樂宜並非和他成了情侶,他們只是好朋友。或許世上真的沒有純友誼,就在男生向樂宜表白的那天,就被樂宜拒絕了。

「我以為,捂着心臟,就唔會痛。我以為,捂着眼睛,就唔會流淚。然而,我以為嘅,只係我以為嘅。」

交換生仰首點頭,似懂非懂。



「有時候,我哋用微笑掩飾悲傷。有時候,我哋用大笑藏匿眼淚。」她淡然地說。

「你都傷心?」我問。

「只係...思念。攰嘅時候我會諗起佢,我會為咗佢,努力奮鬥,直到有一日,換嚟再見佢一面嘅機會。」

我問:「所以,你將思念...化成動力?」

交換生淺淺一笑:「有人話,思念,係一種憂傷嘅幸福,惆悵嘅甜蜜,痛苦嘅溫馨。」

。。。。。。

「我哋個話題好嚴肅啊,哈哈。所以...你個心結究竟係咩啊?」交換生好奇地問。



心結嗎?

應該是六年前那個女孩了,自從小映的失蹤,我也沒有再跟其他女生有甚麼同學以外的關係了,直至我遇上樂宜。

「咁...應該係一個我冇見好耐嘅人,我想見返佢。」我答。

在小映的眼波浪濤中,我永遠都可以感受到暖烘烘的溫柔。

「原來係咁......」交換生抿起唇,仰望蔚藍的天空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「係喇,不如一齊食飯吖,橫掂我知你咁多,證明你都當咗我係你朋友啦,更何況,我喺喱到人生路不熟咁,你應該做我嘅導遊吖。」她提議。

「好啊。」



我把交換生帶到學校的canteen 去,因為孤獨的我從來都不會離開學校吃飯的。

「你...帶我嚟canteen 食飯?」交換生驚訝地問。

「做咩,唔得啊?」我問。

「唔係——係喇,你連我個名你都唔知啊可?」交換生問。

「你知我個名咩?」我不解。

她一聽見我所說的,瞳孔就誇張地放大,似乎是,她的內心動搖了:「唔...唔係,只不過,我哋連對方個名係咩都唔知,就唔算朋友啦。」

「咁啊,我叫程子恆,叫我阿恆啦。」我伸出手,示意她和我握手。



她握着我的手,說:「我叫符映彤啊,叫我阿彤啦。」阿彤燦爛地笑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