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清清只是在F.1同班,往後五年就分散於不同班別,高中也沒有揀中一樣的選修科。我很慶幸,因為她是我人生第一次遇上的難題。

三角關係,在數學上包含各種公式,什麼sin cos tan還有prove similar triangles的原因等等,複雜到不行;在人際關係中,這是解不開的題目。

此刻,清清坐在我左前方,允健成為她的新鄰座。我們中間隔了走廊,後來我才知道,這條走廊把我們的心也隔開了。

允健偷偷望向我,擺出「不知道」的手勢,我報以微笑,他舉起食指,便回過頭。

他大概在說相隔這麼遠很可惜,然後「一陣再講」。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溝通方法,或者應該說,課室裡所有天各一方的好朋友都有一套獨特溝通「手語」。



午息前是沉悶的英文課,允健不時望向我。他指着手錶,然後指着清清和我,再擺出「不知道」的手勢。我想一想,舉起拳頭,他也心領神會。

鐘聲響起,我收拾好英文課本,拿起錢包。

「權記好多人排隊㗎,你兩個快啲啦!」允健和清清把英文課本和習作全部打開,可我還是看見了隱藏在底下的數張紙仔。

傳紙仔,是很多愛情故事的開始。

也是另一段曖昧關係的結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