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好梁sir還未來到,我們一坐下,琪姐和謙少就轉過身來,詢問我的傷勢。

「無咩喎,一陣放學去睇跌打,應該好快好㗎喇。」

「咁就好,肥仔你又搞乜咁遲,唔通你地...」

謙少露出曖昧的笑容,琪姐竟然也附和他。

「我瞓晏左姐。」
「卓行佢...」



我沒有說下去,可能他怕他們誤會,也不想解釋太多,才說謊吧!我偷偷看他一眼,怎料他也看着我,眼中還閃過一絲驚訝。

「係後樓梯已經聽到你地把聲,好喇,拎書出黎喇,今日好多野要學...」

梁sir每天都重複一樣的對白,作為學生的我們也重複做一樣的事,例如是傳紙仔。

「你點啊今日?一陣陪你係學校食野?」
「擔心死我喇,要快啲好返啊:( 」



允健的字像標楷體一樣工整,清清的字則像娃娃字體,跟她一樣可愛,我一眼就能認出他們的字。

「無事無事唔洗特登陪我喇,我仲有啲英文功課未做,一陣lunch做埋佢T_T」

我把紙仔遞給琪姐,就在梁sir面向黑板的瞬間,琪姐把它傳到清清手上。

過了一會,紙仔再次傳回來。

「我地買炸雞比你食啦咁



「我敷緊藥唔食得油膩野啊:( 等我好返遲啲食

梁sir突然轉身,嚇得我鬆開了手,紙仔掉到我和卓行的桌子中間。他伸手幫我拾起,看了一眼,便遞給我。

「做乜偷睇啊?」

我壓低聲線問他,一邊裝作專心抄筆記。

「我無啊。」

「繼續扮囉,明明有睇。」

「真係無丫嘛,我好誠實㗎。」

「你呢句已經講緊大話。」



卓行笑而不語,繼續專注於黑板上的數式。

我們之間的距離,還包含了很多刻意隱藏的心意。他總愛否認我的一切疑問,即使後來關係親近了,也不願意透露半點內心的想法,還有我想聽到的答案。

我好像很懂他,卻又不太懂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