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午息,我打算到小食部買飯盒,其他人也準備出去。

「肥仔,一齊食?」

「唔喇,今日帶左飯。」

「下,你會帶飯?唔通,你想陪我地芯言?」

謙少就是可以把所有八卦緋聞無限放大的人,經他一說好像真的會變成這樣。



「咪癲啦你,琴晚阿媽煮太多,焗住要我帶咋。」

「謙少不嬲唔收口,咪理佢,咁我地出去喇,食完即刻返黎陪你地。」

允健或許怕我們尷尬,半推半拉的帶走謙少,課室的人也很快走了,只餘下我跟卓行。

「我落去叮飯喇咁。」

他拿起飯盒就走出課室,好像很趕急似的。



「喂卓行,等埋我啦!」

他倚在窗邊停了下來,瞪着我也不說話,看得我渾身不自在。

「做...做咩姐你...我都要落去買飯嘛。」

「你叫我咩話?」

「卓行囉,你唔係叫卓行咩?」



「原來我頭先無聽錯...」

「講咩話?」

我裝作聽不見他的低語,我想他也會若無其事地避過我的問題吧。

「無野,係咪行啊,lunch time應該無人我痴埋你搭lift喇咁。」

他遷就着我的步伐,就在我身旁一個拳頭的距離。他的細心,我一直都看在眼內。無驚無險,同學老師早就出去了,只有少數學生在有蓋操場吃着飯盒。

A. 免治牛肉蛋飯
B. 海鮮燴飯
C. 上海豬扒菜飯

炸豬扒比較油膩,但總比吃牛肉和海鮮好,只好用紙巾印一印豬扒的油吧!我遲疑了一下,打算叫一個C餐。



這時,卓行拿着叮完的飯盒,看一下餐牌,便提出了一個我意想不到的要求。

「突然好想食海鮮燴飯,不如你食我個飯盒,我去買飯?」

「下?」

「肉餅飯黎,阿媽又煮得清,琴晚食完已經唔想再食,你幫我清左佢啦。」

「咁都得?我...都無所謂嘅...」

反正ABC餐我也不適合吃,這個D餐來得正好。卓行把他手上的飯盒給我,他自己就買了一個B餐。

他就坐在我的對面,皺着眉吃着他的海鮮燴飯。



「好難食啊?」

「小食部啲飯盒真係十年如一咁難食。」

「一係我地換返?」

「算啦,一餐半餐,唔想食你口水尾。」

「明知難食你又同我換?」

「咁我仲抱住一絲希望佢會好食㗎嘛,證明我係錯嘅。」

「下話。」

「唔係你以為咩啊?」



以為你想把清淡的飯盒讓給我,才勉為其難吃着橙紅色的汁飯。

我沒有說出口。

說不出口。

「無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