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子如常,沒有再收到神秘人的短訊,腳踝的傷終於康復了,我也沒有跟卓行結伴上學,已經不需要了吧。

可是,世上最八卦的生物之一——屋苑的保安,卻告訴我一個秘密。

「呢排唔見之前朝朝等你個男仔嘅?」

「咁啱撞到姐。」

我保持着禮貌的笑容,抑制住內心的煩躁。



「日日七點三準時出現,好神心㗎喎,鬧左交啊?」

「咁早?你係咪記錯啊?」

「肯定無錯,七點三,無遲無早啊,嗰個肥仔丫嘛!」

「我返學先,再見!」

我匆忙的走掉,免得讓保安八卦更多,然後最後傳入我母親耳中。



他明明說他是剛到的啊?

七時半,剛剛到。

還未理好思緒,我已經不知不覺走到校門,七時四十五分,看來我的腳已經回復狀態。

「喂!」

卓行拍一下我的頭,我驚訝的看着他。



「做...做咩?」

「發咩吽逗啊?行啦。」

他徐徐踏上樓梯,然後不見蹤影,我還呆在原地,思考着保安說的話。

算吧,想不通的事就不要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