才剛踏入課室,已經看見清清他們圍着我和卓行的位置,好像在討論甚麼。

「嘩,你爬上黎㗎?頭先肥仔話樓下見到你,咁鬼耐㗎。」

「佢之前整親嘛,所以我都費時等佢,自己上黎先。」

「你地一朝早傾緊咩啊?」

「講緊陸運會啊,下星期五就係喇!」



清清顯得相當興奮,她說以前小學都沒有辦陸運會,這算是人生第一次的陸運會。她加入了啦啦隊,本來我跟她一起報名的,幸好腳傷來得及時,我便推了這份吃力不討好的活。年少無知總會被學姐欺騙,啦啦隊的確很有趣,但在我的人生中試一次便足矣,我不想再失聲一星期,四肢累得不屬於自己一樣。

順帶一提,我們學校有四社,分別是紅、黃、藍、綠社。我跟清清允健都是紅社,卓行和謙少是黃社,琪姐則是綠社。

「你地三個女仔應該無報咩項目㗎啦?我同肥仔就報左三樣!」

「我報左400米同800米。」

「琪姐,睇你唔出喎。」



「咁你地報咩咁勁啊?」

「擲鐵餅,推鉛球同100米。」

「車,我地班個個男仔都報呢啲㗎啦,夠hea嘛。」

「你唔好睇小肥仔驚人嘅臂力啊!我睇好佢拎牌㗎!」

腦海中閃過卓行替我揹書包的畫面,看起來的確毫不費力,反而跑步才會考起他吧!



「咁卓行又真係幾大力嘅...」

「其實我想問好耐㗎喇,點解你近來都叫佢卓行嘅?」

謙少一問,他們都把焦點放在我身上。

「咁...你地成日嗌佢肥仔佢唔會減到肥㗎嘛。」

「關咩事,佢又無話要減肥!」

眾人向我投射刺熱的目光,一時之間我也想不出怎樣解釋。

「唔係啊,我要減啊。」

卓行一臉認真的說道,剎那間我卻看到他在偷笑。



「下?無啦啦減咩肥?」

「減定差唔多㗎喇,遲下都要溝女㗎嘛。」

五個人翻了大大的白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