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寒冷的天氣和穿得美之間,我選擇了黑絲。鏡中少女的打扮,可謂時代的標誌,年輕才有mk的本錢,我當然要好好珍惜。

至於髮型,我把小馬尾放下來,長髮及肩,少了幾分稚氣。不過,我的頭髮實在太多太厚了,最後我決定束起一半頭髮,成熟不失可愛。

我希望卓行會記着穿起校服的我,裙長及膝,頭髮簡單地束起,卻總有幾條不安份的在飄着,努力留長的劉海,現在已經可以放在一邊。平凡的我會突顯出今天的我,如煙火般璀璨,因短暫而變得更難忘。

所以中學生總是憧憬着穿便服的日子。

後來,升上大學反倒掛念起那套沉悶呆板的校服,卻再也穿不下了。



我們相約在下午十二時半市中心的麥當勞等。我早了十五分鐘來到,怎料卓行和Paula比我還要早,二人聊得好像很高興的樣子。

「咁早嘅你地?」

「因為我叫肥仔早啲出黎幫我手買禮物啊,哈哈!」

「買咩禮物啊?」

「我抽中要買比謙少,但我諗左好耐都唔知買咩比男仔,唯有請肥仔幫下手啦~」



卓行沒有搭話,眼睜睜的看着我。

「呆左咁做乜?」

「無,無見過你着成咁,以為你唔會打扮添~」

「上次着便服嗰時係去燒嘢食,唔通黑絲短裙咩!」

然後,腦海中閃過一個身影,卓行好像也想起了甚麼,我們相視而笑。



「你地突然笑咩啊?」

「諗起原來真係有人燒嘢食着黑絲㗎,哈哈!」

卓行向Paula解釋,但她還是一頭霧水,我們就不再多說了。

在感情世界裡,先來的人不一定佔優勢,但至少賺了更多回憶,隨着時間累積而變得醇厚,無法取替。

「咁你地最後買左咩比謙少啊?」

「點數卡!」

Paula搖一搖手中的信封,露出調皮的表情。陽光女孩有種吸引力,讓人無法對她生氣,她只是為了買一份合適的禮物才約卓行,那麼真心真意。

「喂!你地三個好準時喎!」



遠遠就傳來謙少的聲音,琪姐和Jessie也向我們揮手。

「聖誕快樂啊大家~」
「聖誕快樂!多謝你地約我啊,如果唔係一定好難過...」

Jessie在苦笑,那個活力十足的她消失不見,看來真的分手了。

「聖誕節要開開心心,有我地丫嘛!食個m記大餐先講啦!」

這樣算不算是乘虛而入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