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個人,六個包,圍着一盤薯條,像營火晚會的熊熊烈火。

我們不聊心事,怕Jessie會哭,反而說起上學的事,準確點來說是糗事。取笑同學是種樂趣,關係越親近笑得越兇狠,千年不變的定律。

「有一次梁sir屋企有事請左日假,代課老師一入黎,我地全班歡呼,謙少仲激動到彈起身。」

「然後呢然後呢?」

Paula對於我們班的事很有興趣,因為她說她的同學是比較認真的類型,平常沒甚麼笑料。



「然後佢張櫈一野撞左落肥仔張枱到,伏左係枱嘅肥仔就「啊!」一聲,櫃筒啲嘢倒晒出黎,我地成班笑得仲大聲。」

「咁都仲未完,最抵死係,肥仔同我講左一句,連代課老師都忍唔住笑!」

琪姐已經說不下去,忍不住偷笑,謙少逼不及待地補充,他站起來,清清喉嚨,準備案件重演——

「我頂你啊!撞到我個胸喇!」

麥當勞位於美食廣場,周圍坐滿了人,嘈雜的人聲廣播聲充滿整個空間,卻依然蓋不過謙少深情演繹的聲音,旁邊兩枱都瞪着我們,我們唯有裝作不認識他,坐過一點。



謙少自覺自己才是出糗的那個,緩緩坐下來,向我們投以不滿的眼神。

「最後我地笑到隔離班老師行左過黎鬧我地,叫我地好好安靜自修。後來代課老師行到肥仔身邊,問佢有冇事。」

琪姐沒有理會謙少,把這段往事說下去。

「佢勁尷尬話無嘢,老師就補多句:同學,下次唔好講粗口喇~」

我拍拍卓行的肩,裝老師的口吻「告誡」他,他饒有趣味的看着我,也不生氣。



「知喇,老師。」

Jessie終於忍不住笑了幾聲,Paula更是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,有夠誇張。謙少終於博得紅顏一笑,亦不再介懷剛才的事。

「好羨慕你地四個,感情咁好,又一齊坐,相比起我嗰班好似過左一個學期都唔算好熟咁。」

「係因為一齊坐,感情先好。可能你地班比較慢熱姐,過多半年點都會熟嘅!」

人與人的相處,存在不同的化學作用,一班幾十個同學各有性格,可以團結一心,可以分派分黨,感情好不是必然,我很慶幸,能夠遇到他們。

也遇到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