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期總是特別多人,很快就有幾個人在等位,我們也不好意思坐太久,吃完麥記大餐便起程到貼紙相舖。

琪姐拿出上一次跟表姐拍的貼紙相給大家看,兩位男生一臉嫌棄,顯然對它沒有興趣。

「影到咁真係靚咩,明明你就好黑,影到變左白人喎。」

謙少指着相中的琪姐,皮膚變白了,雙眼大了一倍,偏向運動型的她也多了幾分少女味道。

男生就是不懂,這是女孩變美的魔法。從前的貼紙相機通常只有美白、大眼和一點瘦臉功能,亦可以自己調較程度,不像現在的過份「美化」,把你變成外星人那樣浮誇,完全認不出本人。



「識咩丫你,無分別影黎做乜。」
「白咪靚囉!」
「你影完都可能變靚仔㗎~」

「咩啊,我本身就靚仔。」

女生們懶得給反應,一直向前行,只有卓行願意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。

貼紙相舖在商場角落的位置,小小的舖內大概有六至八部貼紙相機,價錢由$10至$40不等。我們選了一部$30的,剛好每人$5,拿着錢到櫃檯換$10硬幣。六個人擠滿了貼紙相機內狹小的空間,投入硬幣後,立即進入選擇介面,選好美白、大眼程度,最後一步選相框,15秒時間,六個人六種意見,我們只得胡亂點選。



在拍攝之前,它會有一張示範圖教你擺pose,不外乎是可愛的表情和手勢,卓行和謙少當然不願意照着做。不過,整個拍照過程實在太快了,根本來不及思考就已經結束。

「我完全唔知頭先發生咩事...」

卓行呆呆的看着我,彷彿剛剛經歷完一些可怕的事才反應不來。

「第一次影係咁㗎喇,之後會慣,哈哈!」

我向他解釋,我們還得面對最複雜的部分,就是設計照片。大概有200秒倒數,在一分鐘左右會停下來,只是經驗告訴我,沒一次能畫好所有相片。



「喂啊,你擺咩上我個頭到啊!」
「我要染啡色頭髮!」
「寫咩啊你,好核突啊!」

在比貼紙相機內還要小的空間,六個人搶着畫筆,無暇理會計時器,最後我們加工了兩幅相,時間便到了。

「搶咩姐你,畫得又醜!」

琪姐打了謙少一下,他好像畫了豬鼻在琪姐的臉上。

「係你幫我加眼睫毛先㗎!勁奇怪!」

「你本來都好奇怪㗎啦!」

「你好好咩?男人婆!」



看着他們,我悄悄地問卓行,會不會有一天他們就在一起了。

「唔出奇㗎,歡喜冤家嘛~」

「我都覺得會,打打鬧鬧,可能就一世㗎喇。」

「講到一世好簡單咁。」

「一世好簡單㗎咋,只係人太複雜。」

卓行笑而不語,把貼紙相遞給我。

相中他搭着我,像陸運會那幀照片一樣,不過這次我沒有看着他。



他卻看着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