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完糖水後,大家還捨不得離去,就在麥當勞待着。聰明的阿寶帶了啤牌,我們把七級珠、鋤大dee、衾棉胎、潛烏龜等遊戲都玩遍了,才捨得回家。而且我們的笑聲在吵鬧的麥記裡仍是如此突出,怪不好意思的,襯着未被人投訴,還是早點離開比較好。大家說上最後一句「聖誕快樂」,便各自踏上歸途。

十二時多的街道冷冷清清的,卓行走在我前兩步的距離,好像能擋掉一點冷風。這是我第一次認真地看着他的背影,原來他已經悄悄地長成大人的模樣,寬大的肩膀,似是能承擔起一些重擔,變得更可靠細心了。縱然他的臉仍帶着幾分青澀,我知道,他一定變了許多吧。

我偷偷拿出手機,想拍下他的背影。在晚上拍攝,畫面不免更加模糊,加上他在走路,最後只能拍下難以辨認的黑影。

「做咩行咁慢啊你?」

似乎注意到我落後不少,卓行回過頭來,站着等我。我立刻收起電話,像個被逮到幹了虧心事的人,裝着若無其事的繼續走。



「無,凍嘛,咪行得慢。」

「咁更加要行快啲,返屋企沖個熱水涼咪暖囉。」

他搭着我的肩,推着我走快一點。雖然我們是非常要好的好朋友,但像他這樣自然而然的身體接觸,也太過了吧?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心跳,每秒都在加速,直到迎面而來的一陣風讓我清醒了,才漸漸恢復過來。

我很遜吧?二十多歲的人,竟然被個十多歲的少年弄得心亂如麻,每一次我都覺得我輸了,為何那麼容易動心呢?後來我想了又想,其實只是因為是他,並不是因為身體上的觸碰。我以為日子久了就會習慣,但原來還是有些事,一輩子也習慣不了。

「你阿媽有無催你啊?」



他的手完全沒有放下來的意慾,反而在強風下捉得更緊。

「我同咗佢講,十二點半前返到。」

我刻意大動作地尋找電話,他終於注意到搭在我肩上的手,便緩緩放下來。

「趕得切啦,前面就係。」

屋苑入口就在不遠處,此時我拿着他的圍巾,正思考着該如何處置。



「我幫你洗返啦,遲啲溫書再還比你啦。」

他先是一怔,然後露出了耐人尋味的笑容。

「好小事啫,其實無乜所謂嘅...」

「得啦,交比我,你做乜仲唔好意思過我咁?」

「唔洗咁大陣象嘛,不過你堅持嘅話,洗完比返我啦。」

「傻傻哋㗎你,咁再約啦,bye~」

殊不知,他依然呆在原地。

回到家裡,父母早已進睡,家中的燈都關掉了,我利用電話微弱的光線,小心翼翼的走到浴室。母親一早幫我把睡衣掛好,我快速地梳洗,還清洗好卓行的圍巾,掛在浴缸對上的晾衣棍,便靜悄悄的回到房間。



大概是因為昨晚睡得不好,今天也活動了一整天,我很快就睡着了,直到母親的叫聲喚醒我——

「芯言,你做咩又拎返條頸巾返嚟嘅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