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咁鬼耐㗎你。」

「女廁多人排嘛,卓行呢?」

「佢出咗去排隊買嘢食啊,你出去搵佢一次過叫啦。」

下午茶時段特別多人,卓行排在中間位置,低頭看着手機,拇指快速滑動螢幕,大概是在看Facebook吧。

「喂。」



「嘩終於返嚟喇,食咩啊,幫你買埋。」

「唔緊啦,陪你排囉。」

「你坐吓啦,費是後面啲人以為你打尖。」

「喔,咁好啦。我要雞翼餐,配西多,熱好立克。依家比埋錢你?」

「返去先計啦。」



過了大概十分鐘,卓行才緩緩走過來,手上捧着我的雞翼餐。

「唔該晒啊!」

「得啦~喂謙少同我出去拎埋兩個餐。」

「你淨係幫芯言拎又唔幫埋我。」

「我一對手點拎三個餐,咁多聲氣,行啦。」



「唉,麻煩。」

謙少不情不願的跟他出去,還不忘向我投以不屑的目光,我擺出勝利手勢,誰叫他不是女生呢。卓行是對所有人都好,活活是個大暖男,但他對女生更是照顧,這大概是男生的天性吧。雖然後來我才發現,任他對誰好,對我還是最好,好到我不自覺地對他有很多期望,好到有種錯覺以為他是我的男朋友。

「姚卓行真係好偏心,太過份喇。」

謙少還在碎碎念,卓行用眼神告訴他「食你就食啦,咁多嘢講」,他才肯安靜進食。他們這種相處模式就是很典型的男生之間,互相虧對方,偶爾打一場小架,卻又在有需要時聆聽對方。我想謙少跟琪姐的事,也只有卓行知道。

「佢偏心你你都驚啦,哈哈。」

「咁又係,男人老狗,好鬼gay。所以你言下之意,覺得自己係女人?」

「痴線,唔通我係男人啊?」

「我當你男人嚟㗎咋。」



「你食屎啦你,我當你姊妹就真。」

「鬼做你姊妹,收啦你。」

卓行看着我們拌嘴,只是輕輕一笑,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,絲毫沒察覺我們是因為他而吵鬧着。

「喂你個死肥仔出句聲啦,你係咪當佢男人嚟先?」

「係,點睇佢都係男人。」

卓行偷笑着,一雙彎彎的笑眼已經透露出他的快樂,完全是幸災樂禍。

「你兩個都食屎啦好無,煩耶!」



青春期的男生總愛跟女生稱兄道弟,取笑你是男人婆,言語要多狠毒有多狠毒,但背後滿滿都是另類的情感,口裡說是朋友身體卻很誠實的想跟你拉近關係,也許這是當事人都無法定義的感覺。這種關係幸運的話能適時轉化成情侶,典型的歡喜冤家,不然就像謙少跟琪姐,注定錯過。

我對他們翻白眼,謙少樂得很,卓行則一貫作風保持微笑。在我把西多切開的一剎,一隻大手輕揉我的頭,當我抬頭時他們都在專心進食,彷彿那觸碰只是我的錯覺。

電話螢幕亮起,傳來通知。

來自資逸:1個新訊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