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P15:32
點啊:P15:33


我快速回覆他的短訊,便把電話反轉螢幕向枱,繼續吃。我感覺到卓行在偷偷注視我,但我依然裝作不知道,好像有種心虛的感覺。

「咁我哋食完仲溫唔溫?」

「你唔望電話咪溫囉。」

我不經意的回應,惹來謙少一記拳頭,他還真是用力敲我的腦袋,我揉着痛處,右腳狠狠地踢他一下。



「幼稚,學人報仇啊?」

「哈哈哈。」

我笑而不語,對呢,怎麼我也變得這樣幼稚,就像條件反射一樣,他嗆我一句,我腦海中立即浮現出比他更毒舌的話;他打我一拳,我馬上就回他一腳,那樣自然而然。

「咁大個人仲係咁,你地十年後會唔會都係咁?」

卓行若有所思,繼續吃他的叉燒飯。



「我諗會,因為對象係你哋,無論幾大個,只要我哋聚埋一齊,都會好似依家咁。」

所謂化學作用,是人與人之間相處的火花,可以是一拍即合,可以是勢成水火,可以是互相依存,可以是互相糾纏,似是命中注定般的結果。可是化學題有公式,人生卻沒有,那些火花,只是自行選擇的結局。

「玄得嚟幾有道理,哈哈。」

「突然咁認真做咩啫你哋,明明只係小學雞包裝得咁好。」

「算啦,太深奧嘅嘢你個腦process唔到㗎。乖,比心機溫書。」



我用摸狗的方法摸摸謙少的頭,他一手打開我的手,一臉不滿、咬牙切齒的,卓行在一旁忍着笑,一幅看好戲的樣子。

「超,扮大人啦你哋,繼續扮囉。」

總有一天,我們真的會長大,開着從前說過無數遍的玩笑,然後發現我們其實改變了,說着一樣的話,只是因為懷念從前,再不是胡鬧。

「遲早都會大,其實真心幼稚下,原來幾快樂,所以我都係原諒你嘅無知啦,哈哈!」

「頂你!」

我和卓行的笑聲,交織出另類的樂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