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覺得你好似唔同咗咁嘅@@15:46
係咩haha無啊:D19:48


好似冷淡咗咁@@23:59

人類是很擅長說謊的動物,可以欺騙別人,有時也會騙過自己;打出哈哈笑符號可以是帶着傷感,木無表情又不等於莫不關心;平淡的語調未必能反映內心的動盪不安,從無間斷的短訊亦不代表二人關係親密;製造假象,是人的本能,一種自我保護的方法。

我在逃避,所以也在欺騙自己。資逸只是一個普通朋友,平常心交往,只要我不表白,就不會走回原來的路,理論上是這樣的。我不能傷害現在的他,因為這個時代裡,我們甚麼關係都不是。理智上,我跟他保持朋友關係;而情感上,我在躲避他。原來腦子能好好思考,卻還是騙不過自己的心。我對他的冷淡,是源於我的恐懼,我怕再走上一樣的路。正如神秘人最初給我的提示,內心就是答案,先前的糾結和苦惱,其實毫無意義。

所以,我該回覆他甚麼呢?



無嘢喇 我亂講咋 唔洗覆我:) 晚安00:07

總覺得不尋常,不像是現在的他會說的話。只有從前我們吵架後,雙方無奈妥協,勉強把生氣與傷感交織着的情緒壓下去,他才會用這種語氣說聲晚安。知道他在傷心,我卻按不下發送鍵傳送一句慰問,只怕我給予的關心,最後會變成利刀把他傷得更深,一種奇怪的預感。

我把電話收起來,閉上眼,嘗試讓自己靜下來。

黑暗中,隱約看到有些白點在移動,漸漸建構成一張臉,起初還是模糊不清的,隨着心跳加速,指尖上殘餘着他頭髮的觸感,讓我知道這張臉是誰。

如果你認為在剛才浪漫的氛圍下他會順勢牽着我的手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他只是若無其事的跟我說再見,頭也不回的走進大廈,肩上的重量消失了,感覺也消失了,甚至令我懷疑我們依偎而行的路,都是虛構出來的。難道他其實是玩家?



可惡,內心的悸動還未停止,我討厭他的冷靜,讓我看起來像個笨蛋一樣。

然後,我做了一個夢。

有一對身影在走着,男生修長的背影煞是好看,他牽着女生的手,默默地走了好遠好遠。

聽說夢境能反映潛意識,它大概幫我編寫了一個理想中的結局,替我牽住還未牽過的手。

而夢境太美,醒來往往特別痛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