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哋自私飲又唔買埋比我哋!」阿寶很快就出來了,看到我跟卓行在喝飲料,投以不屑的眼神。

「要飲自己買。」卓行說罷立即喝一口,一臉享受的樣子。阿寶踏前企圖一手搶過,卻以失敗告終,然後又是一些追逐打鬧的場面,怎麼就這一點可以沒改變過。

「嘩,芯言有嘢飲,比我飲啖!」殷殷換好衣服,她今天穿了裙子,看來待會有約會。

「得返少少比埋你啦哈哈,我去換衫先。」

我快速地換好衣服,梳理好有點混亂的頭髮,在鏡前左看右看,塗了一點口紅,遮掉了眼袋黑眼圈,加上運動後泛紅的臉頰,看起來像上了妝一樣,整個人也精神多了。確保自己的造型沒有問題,我才緩緩走出去,只見阿寶和殷殷在等着。



「芯言,我哋走先喇,你係到等卓行啦。」阿寶看着我,好像在對我說加油,又像是祝福我。

「今晚等你好消息啊,哈哈。」

「走啦你,睇你個look就知你佳人有約。」

「有口話我無口話自己。」殷殷笑得非常曖昧,這樣說來,我們今天的造型真的頗相似,為了愛情而無懼寒冬的女高中生真的很可怕,強壯得可怕。

「走啦你,又話趕時間。」



「好似你趕啲喎,唔·阻·你·哋·喇~」

終於「趕走」了他們,我一個人坐在長椅上發呆,腦袋中想不出甚麼來,頭一次因為獨處而感到無比緊張。

「等咗好耐喇?」他穿了一件大褸,長得高的他本來就好適合這樣的衣著,以素色為主更顯成熟。

「唔係啊,出咗嚟一陣咋嘛。」

「你着咁少唔凍啊?」



「今日唔係好凍啫。」

「我驚一陣凍死你...」

「吓?我哋去邊啊?」

「要快啲喇,我怕趕唔切。」他看看手錶,就摟着我的肩出發。

我們走到了巴士站,在寒風中等了十多分鐘才有車,他就一直站在我身後,替我擋風。

「我哋去燒嘢食啊?」巴士的方向是前往各個燒烤熱點的,也不知道可以有甚麼別的活動。

「兩個人燒咩嘢食啊?」他予以鄙視,眼神在說着我是傻瓜。

「咁平時搭呢架巴士都係去燒嘢食嘛。」



「所以我咪要帶你發掘新地圖囉。」

「車,懶勁咁。」

他笑而不語,戴起一邊耳筒,把另一邊遞給我。

「想聽咩歌啊?」

「你揀啦,哈哈。」

陽光透過巴士的窗灑落在我們身上,特別温暖,他說這首歌是近來很喜歡的一首歌,因為很好聽。後來我才知道,這首歌在說他,在說我們,也是送我的禮物。

一曲終,我們下車,並肩走了沒有回頭的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