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黃金海岸?」小時候的暑假父母偶爾會帶我到黃金海岸住一夜,當作是小小的渡假,從前會有一些市集在大街兩旁,但長大後便很少來了。

「未嚟過咩?」綠燈正在閃動,他拉着我的手腕橫過馬路。

「細個有嚟,但呢到有咩睇啊,神神秘秘...」

「行啦,就到喇。」

我們經過了主街道,再走進一條小石徑,也許是週末的原故,有不少遊客到來,路旁的小公園竟然有幾個外國小孩在玩。他帶我走了一陣子,我沒有刻意認路,只是看着天空的方向,淡淡的藍像幅油畫,還有幾縷如煙的雲朵緩緩飄往一邊,總覺得天空特別大。然後,我們走在一條廣闊的直路,記憶中我也沒有來過。



「係咪未嚟過呢?」他用一副「早就猜到了」的表情看着我,對於自己安排的驚喜十分滿意。

「又真係未喎,比你叻返次啦,哈哈。」

「我幾時令你失望過啊?」

我裝作思考,他就拍一拍我的額頭。

「唔洗諗都知無啦!」



「好啦好啦,無囉咁。」他今天好像特別黏人,也特別會撒嬌,這種跟平常不一樣的反差我一點都不覺討厭。我想他的這一面,只有我知道吧?

「行到盡頭就係我哋嘅目的地,你一定會鍾意。」

慢慢走了大概十分鐘,我們來到海的中心——一個圓形廣場,中間有海豚的銅像,周邊有幾張長椅。一兩個人正坐着歇息,也有些在散步或跑步經過的,營造出一種寧靜安逸的氣氛。

望向大海,才發現已經到了黃昏的時間,柔和的藍被夕陽染上橙的黃的,陽光並不刺眼,有種魔力讓人無法將視線移開。時間分秒過去,天色漸暗,一抹粉色的雲霧不知從何時跑到天空裡,幻彩的畫布上不難看到彎彎的月亮悄然出現,那麼可愛動人,像卓行的笑眼。

這可能是我這一輩子看過最浪漫的日落。



浪漫在於,他摟着我;浪漫在於,我們看起來像一對情侶;浪漫在於,我們身邊只有我們。

「都話你會鍾意。」

「好靚,估唔到有個地方睇日落咁正。」

「我跑步嘅時候無意中發現到,就好想帶你嚟。」

「你喺屋企出發跑到咁遠?」

「跑咗三年喇,我已經跑過好多地方。」

「所以減肥成功啦,哈哈。」

「多得你。」



「所以想報答我,就帶我嚟?」

「見你成日都會望住個天發呆,所以好想送呢片天比你。」

「生日禮物?」

「係其中一份生日禮物。」他壞壞一笑,伸手從背包拿出一樣一手能握得住的東西,遞到我面前。

「估下係咩嚟?」

「又係獎牌?」

「原來你知係我送嘅,仲以為你無睇到...」



「睇到咩?見到推鉛球銅牌我就知係你啦,哈哈。」

他聽罷竟然苦笑一下,一絲悲傷在他眼中閃過。

「唔係獎牌啊,再估過。」

「一隻手就揸得住,係啲好細嘅嘢?好難估喎⋯」

「係我欠你嘅,依家還返比你。」

「欠我嘅?」

若說虧欠,我欠他的總比較多。

他償還的,是咒語,讓我能記着他的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