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陽已經悄悄離開,取而代之是路燈的光,和還未完全消散的晚霞。卓行的手握成拳頭伸到我面前,並用眼神叫我繼續猜。

「欠我嘅?」

「係啊,快啲估下啦!」

「ummm你有冇差我錢未還?」

卓行狠狠地白我一眼,卻堅持不開估。



「係啲小飾物?但點解會係你欠我?」

「接近㗎喇呢個方向!」

「手鏈?頸鏈?鎖匙扣?髮夾?髮...髮圈!」

他輕輕一笑,打開拳頭,掌心躺着一個精緻的髮圈,黑色橡筋上有一個蝴蝶結,卻不是布料來的,而是用藍色鐵線繞成,一隻藍蝴蝶。

「去冒險樂園嗰次拎咗你個髮圈,而家整個新嘅還比你啦,哈哈。」



「你自己整㗎?」

「我繞㗎,係咪好靚呢?」

「又睇唔出你整呢啲手工藝咁叻喎。」

他笑而不語,拿起髮圈拼在我的頭髮上看,滿意地點頭。

「欠我嘅就唔叫禮物啦!」



「所以我咪加工咗囉。」

「咁都得?」我拿回髮圈,並束起頭髮。我看不到髮圈在我頭上的效果,唯有用手感受蝴蝶的觸感,似是在翩翩起舞。

「靚唔靚啊?」

「我整緊係靚。」

「係因為我個人靚,戴咩都靚咋!」

「唉,今日你生日,我就讓你一日啦!」

「話時話,你係咪有啲嘢未同我講?」

「講咩?」



夜幕降臨,海風迎面吹來,有點冷。卓行好像懂得讀心一樣,右手搭着我的肩,把我往他的身體靠,頓時一股暖意從心底湧上。

「唔知呢可?有人生日嘅話要同佢講咩?仲有啊,生日卡呢?」

「我真係唔知喎。至於生日卡...我一早比咗你啦。」

「吓?幾時嘅事,我唔知嘅?」

「你咩都唔知...」

他的大手温柔地拍我的頭,替我把細碎的頭髮放到耳後。他看着大海,海浪沖擦石頭的聲音把他的說話淹沒,我看不清他的表情,就只有輪廓分明的側臉。

「你可能一世都唔會揾到張卡,哈哈。」



「喂啊!」我鼓着腮,裝作生氣。

「好啦好啦,我相信你會揾到㗎。」他像安慰小朋友一樣,卻不肯說清楚生日卡在哪,故作神秘。

我們就這樣待着,誰也沒發現時間正迅速流逝。我抬頭望天,嘗試在無邊的黑夜裡尋找星光,起初只有一兩顆,後來大概是眼球適應了,我竟覺得星星異常地多。

「喂,你睇下,今晚好多星星啊。」卓行望去我指着的方向,那麼專心致志,過了一會兒,才緩緩開口。

「嗯,好多...平時都唔會留意到。」

「好靚啊真係...」我不禁發出讚嘆,同時偷偷向星星許願,希望時間不要走得太快。

讓我期待已久的生日天,就這樣過了一半。

「芯言——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