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醒了,你會拼命回想所有夢中的美好,想要抓住一點點痕跡,卻發現只剩下模糊不清的影像,那種落差猶如失去全世界。

我擦掉眼淚,淚痕在眼鏡鏡片上清晰可見,存在過的證明就剩下這一點。

時間似乎停在我當初離開那刻,衣服堆滿了床鋪,那個Sony Ericsson電話已經找不着,充電器甚麼的亦憑空消失了。

叮——叮——叮——

電話一連彈出好幾個WhatsApp訊息通知,全都是中學班群傳來的,異常熱鬧。



reu17/1110C班
=small阿寶, 殷殷, 小君, 卓行, Edward, 琪姐, ...

阿寶
聽日去邊食
下午12:17

Edward
MK?雞煲點睇 下午12:21

+852 6789 1234~Jacky


就咁啦 7點創興地下等? 下午12:25

+852 9466 7654~Kate
Sor 聽日臨時有野做can’t come
下午12:26

阿寶

甩底 之前話嚟啲人係咪都得㗎 下午12:28

殷殷
收到! 下午12:28



琪姐
ok 下午12:29

+852 6723 1114~Tony
嚟到
下午12:29

卓行

下午12:30

看到他的名字,內心激動萬分,本來就不怎麼喜歡參與班聚的他竟然願意出來。加上這次聚會也是本來沒有的,證明這個「將來」在某程度上已經改變了。

沒想到這麼快就能再次相遇,卻又害怕他已經有另一半,害怕記憶中的彼此早被淡忘,害怕關係早已疏離,害怕得要命。

我馬上查看對話列表,跟卓行的對話還未沉底,上一次回覆是在七日之前,再往上看,我們不時都會閒聊一番,這一點跟我未穿越之前則沒多大分別。粗略回看了半年內的對話,我們沒談過甚麼感情煩惱,女朋友/男朋友的字眼都沒有出現過,至少可以肯定大家仍然是單身。我也看了他的Facebook和Instagram,一如所料並沒有更新,跟原來一樣。



鬆了一口氣。

悲傷和興奮的心情交織着,笑着笑着又會想哭。我不能再回到從前,不能跟他經歷同樣的情節,那種遺憾似乎一輩子都沒法彌補;但得知他大概還是單身的時候,心痛一下子緩和了,希望的紅線修補了內心的裂痕,一絲希望也值得期待。

我放下電話,回到房間繼續遲了三個多月的執房大計。縱然腦海中他的身影仍然揮之不去,心情在摺衫的過程中平復了不少,想着想着,總感覺自己忘記了很重要的事。

叮——是卓行傳來的訊息。

卓行
=small在線上

有人唔應group
下午1:32
唔記得咗依家應返 下午1:33


以為你甩底 下午1:35
我點會咁衰呢下午1:36
下午1:36
好耐無見喇我哋下午1:37




好耐咩上個月先見完 下午1:38
好耐啊 哈哈 下午1:38
見多啲囉 下午1:41
你話㗎下午1:42


一日不見,已是六年有多。

說久不算久,但等一個人,一天也嫌多。

他下線了,不知不覺間我已經摺好衣櫥裡的衣服,排列整齊,保證母親不會挑剔。完成了艱辛的工作,我躺在床上滑動手機,一邊播放着Juno的《金剛圈》,想起昨日的每一個片段。記憶那樣清晰,卻是他塵封的過去,而我終於知道我忘記了甚麼。

始終來不及翻開那封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