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遊戲

李浩是個16歲的少年,獨子,家中小康,雖然父母都是上班一族,但都是身居要職,年薪過百萬的中環精英。所以李浩從沒有什麼缺少,但凡有點興趣的潮流物品,都買來堆滿了一個房間,由電子產品到運動用品至飾物小玩意,像極了潮流雜誌的展示場,也像個潮物的墳場。後浪推前浪,只要有新的產品登場,手中這件就是過去式了。在學校,李浩也是個風眼,男的都把他當成模仿目標,女的都想成為他的最後一個女人,老師對他的學業成績也是稱不絕口,成績優異,而且不用老師操心,只要有他這個『高徒』在,那個老師就自然成為『名師』了,多麼令人心安。

但李浩中心一直有「我什麼都有了」這個念頭,有時這個念頭還帶有一種終結的感覺,這種一般人叫做『空虛』的感覺。

當這種感覺一出現,整個世界都會靜下來,五感會無限放大,卻又找不到著力點,如身在太空,又似時間停頓。這種情況一年中總會有數次偷襲,多數是狂歡之後,一個人在途上,又或是父母都出差了,家中空無一人的時候。對了,就是這點了,家中明明有他在,卻有『空無一人』的感覺。近來這種感覺來得更頻密,當李浩看著大門關上,家中成了一個密室,自己成了家中牆壁間的迴音,連自己也妳像從家裡消失一樣。

李浩不愛這種感覺,幸好家中可以發聲的電器多的是,只要一個遙控器,就可以把四件電器都開啟。一面開著電視、音響、電腦,一面專注在手機的遊戲上。這手機沒什麼紀念性,卻是他一天到晚最常拿著的東西。裡面沒有太多朋友的電話,也沒有任何人的留言,只收藏了幾十個手機遊戲。而每當有新的手機遊戲,李浩都會第一時間下載試玩,這方面他可算是專家,但這自豪感,只能在論壇上發表,一切都是由電波來進行,一切都是那麼捉不緊的虛無。



這天,李浩又慣性地看看手機有什麼新的玩意,推推撥撥,查看一個又一個的新程式。

「『開心陌生人』,自以為很爆的名字吧,但不過是『模擬人生』的仿制品吧。」李浩心想,但卻沒有放下手機的意思,反而慣性地下載了「反正是免費的,看看是什麼也好。」李浩對自己的慣性行為以一種『探險家』的心理包裝得很好,令自己更有見地更成熟。

點一下手機中的『開心陌生人』的遊戲圖標,播出一段非常難聽但輕快的音樂,『歡迎加入開心陌生人的大家庭,你的手機接上了一個年記和你相約陌生人的人生了啊,哈哈,是陌生人啊!你有一個星期的時間,為他/她決定這個星期的生活,讓他/她快樂吧,哈哈,你玩的越投入非常,你也會快樂!不要錯失!哈哈!』手機上出現了一些遊戲指引,『按開始使開始,一個星期努力啊吧!』

「古古怪怪的文字,不知從什麼語言翻譯過來的吧,而且一定是廉價的翻譯軟件,不倫不類!」李浩對這種沒有要求的東西也就沒有要求了。又是慣性地表下開始,反正是些無聊的抄襲遊戲,不好玩的話馬上刪掉就行。

李浩這種全無責任感的表現,是因為父母『沒時間照顧』他,於是以金錢來賠償生活的空白,所培養出來的性格,從沒出過什麼亂子,雙親也從沒過問。



進入遊戲,畫面非常細緻真實,而且運作很順暢;完全由主觀視角構成,見到的是一間房間,可以自主移動主角的行動,也可以點選複雜一點的事情,出街、食飯、購物,連上廁所也有,「嗯!太真實了吧,沒有太多刺激場面。」李浩一面遊玩一面評論。控制主角走到廁所,照了照鏡子,是個和李浩年記相約的少年,看樣子也是個香港人。

接著的個多小時就花在這遊戲上,雖然沒太刺激的情節,卻非常寫實地表現了一個生活在南區的男孩的生活;李浩在『他』食午飯時存了檔,為自己弄了個杯麵。之後上網,一直到翌日清晨五時才在沙發上睡去。

第二天中午三時多,李浩醒來,呆呆地看著地上的手機,花了幾分鐘才慢慢想起來。當天早上九時正,李浩還沒睡醒時,模模糊糊的聽到手機響了,原來時那個『開心陌生人』的警號,遊戲中的主角一直呆在吃午飯的餐廳,眼前是一些人,緊張地看著主角。

「啊!還在這裡?沒有自動前進嗎?」李浩從沒玩過這麼沒趣的遊戲,正想刪掉算了,卻在刪除時出現警告,『如強行刪除本遊戲,會導致手機永久損毀。別放棄,讓主角開心啊!哈哈!』

「媽的!很煩!」李浩那有恆心玩一個這麼『緊貼』的遊戲,但又不想手機被弄壞了,所有遊戲的最高記錄就沒有了。「唉!只好一直玩吧,反正還有幾天就到期,到時要我續玩才怪!」



李浩把手機開著,時不時控制一下主角做些花時間我行為,上街、運動、乘車,常常要他在日間睡覺,反正自己也是這種生活。兩天過去,主角我身體有點變差了,視覺也有點模糊,主角的父母也不時問候。「啍!很煩的父母,為什麼不出街,真煩!」於是把主角控制了出街,出街後才發現是晚上了,可點選的行為竟也多了,唱K、去的士高、遊蕩也有。

「好啊!終於有新的東西了。」李浩終找到點新樂趣,把主角帶到的士高,也要他飲了酒,隨便非禮了個女的。主角被打了,李浩控制他跑到街上去,「哈哈!這才是遊戲呀!好玩!快去另一家!」李浩又把主角帶到另一家的士高,重複地做了不小下流的事。

到早上,李浩把主角從一個陌生的女孩的床上帶走,回到家中倒頭就睡,之後自己也倒在床上,睡死了。這時是早上6時許。

之後的兩天,李浩都在晚上把主角帶到些他平常都不會去的夜店,飲酒、泡妞、打架、吸毒,所有下流,但又充滿魔力的誘惑,自己在一個安全的環境,過著下賤的生活,享受那種不負責任的快感,慢慢生出把主角玩弄至死的,魔鬼的喜悅。主角不盡的沈淪,不斷的自毀,令李浩覺得自己的優越,一面咒罵,一面把主角推向地獄的深淵,享受做判官的興奮。

「啊!我就是神啊!死蠢!哈哈!」李浩開始愛上這個遊戲,這種感覺。看著別人的墮落無助,令李浩打從心底覺得興奮,凌辱陌生人原來是這樣爽的!這對李浩來說是甜美的毒藥,令人上癮。

李浩覺得自己很幸福。

第七天的晚上,李浩把主角從家中帶走,之前還咒罵了父母,又再到更黑暗的夜店,抱著更下賤的女人,大口大口地飲著不知是什麼的酒,吃著明知是毒藥的快樂丸子,放縱狂歡,放棄生命,直玩到主角的視線消失,畫面一片漆黑黑得像無盡頭的地獄。這個黑畫面一直維持了一小時,直到李浩把遊戲程式關掉。

「唓!真無聊,沒有無限復活,比『模擬人生』更悶。」倒頭又睡了。



第二天中午,李浩醒來,沒有那遊戲了,心情輕鬆了許多,草草食了個杯麵,開始一天的慣性工作,上網。在平時的交友網站,看看別人的生活,可是從不回應,更不會分享自己的,「當然,只有傻瓜才會把自己公開的,我可是比你們都聰明的!」李浩對自己的生活就是這樣評價。

交友網站也有不小時事性的傳貼,例如今天這個『青年夜店狂歡猝死,死者父母稱:「他原是個好學生!」』

「活該!有得快活,就有報應的!去死吧」不用咒罵了,反正真的死了。「啊!」

李浩這時見到報導的照片,「這不就是我遊戲中的主角?!真有其人??」李浩細心讀了報導,地點、人物,都和遊戲的設定完全相同。

「是真的!」李浩感覺像是個夢,一個很長的惡夢,自己都無法接受自己竟對一個『真人』做了這些東西。把一個活生生的人推向地獄,摧毀人生。

「不是的,只是巧合吧!」李浩又慣性地把一切推開,為自己的不負責任找個快樂的空間。

『噹噹!』這時手機嚮起了著信的音效,李浩搶來打開,『多謝你啊!玩開心陌生人好玩吧,有把他帶到快樂的世界了吧!哈哈!一個星期過了,多謝你一個星期的努力!遊戲完了!』



「什麼?只有一個星期,沒有了嗎?」李浩很困惑。

這時手機上出現了遊戲最後的訊息,『開心陌生人要走了,會找下一個玩家了。一個你完全陌生的人啊,再見!』



當你以為自己安全的在暗處對陌生人批判、欺凌時,要知道自己可能已成為另一個陌生人的目標了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