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夜. 找回記憶 ( 5.4 七人同心-第二關卡 (3) )



「第一關卡投票完結,投票給果為何杜森,他將需要提供過關所需的500ML血液。」 

牆上的計時器顯示還有「00:03:43」。 

「只有三分鐘,我們沒有針筒也沒有抽血工具,來得及嗎?」冬至問。 



「我們只有刀……」君尋說。 

「君尋,冬至,陳老師,請你們用力的按著何杜森,不要讓他移動!」 

王度把昏倒的何杜森拖至桌前,拿起刀,摸了摸他的手腕。 

然後在何杜森雙手手腕上清脆的割了一下。 

「按好他!」王度大喊。 



王度和君尋按住了他的一雙手,冬至和陳老師則按住他的身體在桌上。 

「啊!!!!!!」何杜森從昏迷中醒過來,痛苦的大叫。 

他掙扎著,但卻被按在桌上。 

「好痛!好痛!放開我!」何杜森大叫著,哭喊著。 

「放開我!放開我!」何杜森坐在全班同學中心,雙手雙腳被綁在椅子。 



「程瑤剛剛表白失敗了,你向詹弁晽表白幹嘛?你是說程瑤的擇偶條件,跟你的畸胎似的擇偶條件一樣嗎?」 

冬至正拿著一張正在燃燒的詹弁晽的相片。

「死基佬,他還寫了情書呢!」 


詹弁晽在冬至身旁遞上了一封粉紅色的信,冬至笑了笑,在何杜森面前把信撕掉。 

粉粉落下的紙碎與何杜森絕望的臉重疊上。 

「給我打!打死這個畸胎!」一群人聚集了上去,何杜森絕望的臉漸漸被淹沒。 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!!殺了我吧!殺了我吧!」何杜森手腕的血流得七七八八,但量杯中的血液還差200ML。 

牆上的計時器顯示還有「00:01:46」。 



「我原來只有割到一點他左手的動脈,現在沒辦法了……程諾司,去多補一刀!去加深他的傷口!把他快要凝結的傷口弄破!」王度一邊牆上的鐘,一邊焦躁的說。 

「我才不要,好髒!」哥哥吼著。 

「還有一分半鐘而已!快!」君尋說。 

「程瑤,求求你!」冬至說,急得快要哭了。 

我呆在原地。 

我? 

「快!」冬至催促著我。 



哥哥把地上的刀踢到我身旁。 

「哥?!」 

「我不要碰髒東西。」 

「程瑤,還有一分二十秒而已!」陳老師說,吃力按著桌上的何杜森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【罪惡懸疑向】虐殺遊戲-比利
高登post link:  http://forum12.hkgolden.com/view.aspx?message=5050215&page=2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