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夜,生存遊戲 (7.14) 

「要怪就怪你是天生的弱者,『33』的命運永遠都不會被改變的。放心吧!我會仁慈的把你揑死再取出內臟的,過程不會很痛苦。」王度陰險的説道,緩緩的接近何杜森。 

「這次我一直遵守著你給我的指示,沒有一點違漏,我做錯了怎麼?」何杜森絕望的問。 

王度沒有回應,只是笑了笑。 

「你會後恢的!」何杜森妄想嚇走王度,但無力的恐嚇又怎能嚇退眼前殺意滿沛的怪物? 



「喔?也對啦,殺了你以後會後恢也是正常的吧,畢竟以後少了個擋箭牌!」只見王度輕率的笑了,同時衝向何杜森。 

「不要過來!」何杜森轉身拔腿就跑,但密室中根本無處可逃,王度馬上就把他撲倒在地,毫不猶豫的從背後揑著何杜森的頸項。 

「不!求你放過我!」何杜森無力的叫著,但王度沒有絲毫想鬆手的念頭,只有越來越深的笑意。 

「救命………」何杜森痛苦的看著我們,手無力的伸向我們,渴求著我們的援手,但我們冷眼旁觀的看著他,沒有一絲的動搖。 

「…王度…你會後恢的……」何杜森的倉白的臉頰開始泛紅,他痛苦的掙扎著,拍打著王度的手。 



何杜森勉強的用盡力氣轉了個身,面向著王度,何杜森的臉頰從紅漸漸泛紫,但王度眼裡沒有一絲憐憫,他殘忍的笑著,被殺意蓋過了理智,只是一心想殺掉眼前的人,保存自己的性命,卻沒發現何杜森的悄悄的從胸口掏出一把亮黑色的手槍。 

「小心!」我向王度大喊,但為時已晚了。 

何杜森用槍對準王度的臉,沒有一絲猶豫的扣下板機,王度根本來不及躲避。 

一聲槍聲響起,王度的頭被打出一個血肉模糊的大洞,半邊臉陷了進洞內,可笑的是王度的臉還帶著一絲笑意,那個沒有了生氣的身體軟軟的倒了下來,血弄污了地面,弄污了何杜森的衣服,也濺到我們各人詫異的臉上。

「咳咳咳咳……你這麼想要殺掉我嗎?哈哈哈……活該!你媽的真活該!」何杜森把手槍扔了在地,並推開王度的屍體,精神恍惚的站了起來說道。 




「何杜森,為什麼你會有手槍?」君尋不敢置信的問道。 

「比利的禮物。」何杜森冷冷的說道,帶著滿身鮮血拉著王度的手,把王度拖至場中心比利身旁,他一邊躝跚的走,王度的屍體則一邊隨著他的路徑,畫出一行觸目驚心的血路。 

「你要的內臟都有齊了,還連著這個皮囊給你。」何杜森把屍體隨便的扔在比利腳邊,便轉身想要離開。 

但何杜森走不了四步,比利就叫住了他。 

「我要的是內臟,請把內臟取出。」比利說。 

「怎麼?取出內臟?我們連一把刀也沒有呢!」冬至大目瞪口呆的看著比利說道。 

「那就徙手啊!」比利答得爽快,好像這是常識似的事。

君尋大笑,說道:「這還真是荒謬,怎麼可能徒手?就算可以,我們又有足夠的時間嗎?」 




我抬頭看了一眼計時器:還有三分鐘。 

只見何杜森不慌不忙的走到我們身旁,撿起他剛才放下的槍,再走回王度身邊,向著王度的身體近距離開了數槍。 

王度的身體瞬間炸開一個個血洞,完好的身體變得破破爛爛,王度的血和肉飛濺到何杜森的臉上,但何杜森臉上帶著的冷靜,沉著得像個殺人如麻的殺手。 

「何杜森,你為什麼能這樣冷靜?」 

他恍惚的說:「我要生存下去……遊戲規則已經改變了,比利也改變了,我再不殺人就要被你們殺死了。」 

何杜森抹了抹臉上的血,然後從王度的身體中取出被子彈打得破碎的內臟:他的胃、肝、腸子、心臟……再徙手掏出王度的眼球,並扯住他的舌頭開了一槍,似是個屠夫一樣。 

內臟似是垃圾一樣的被扔在地上,落地時「啪嗒啪嗒」的聲音和溫腥的,鐵鏽似的血味湧了過來,弄得我胃部一陣翻覆,胃酸湧了上來,快要奪喉而出。 



冬至在我背後悄悄的哭了,而我抑壓著不適,瞇眼看著眼前的何杜森和地上的槍。

「做得很好,那這次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,可喜可賀,可喜可賀。」比利說道,房間角落又再出現了我們剛才進來這間房間的爬梯。 


「這次任務的賞勵是我會提供一些能協助你們好好放鬆的東西……」比利故作神秘的笑了,好像期待我們會追問下去,可是根本沒有人期待他所謂的『獎賞』。 

「你們不要這樣一臉厭惡的表情吧!這次我會無限量提供這些『娛樂』給你們呢!我會無限量供應香煙以及海洛英給你們!興奮吧!」 

君尋,陳老師和冬至幾乎沒有在意比利的話,轉身就打算步往爬梯離開。 

「哎喲不用那樣心急啦!我們下個關卡再見囉!後天依舊八時正在大廳等你!啊!氣槍要放到爬梯旁的回收桶喔!謝謝你的合作!」 

我看了一眼何杜森,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,就連指甲邊沿都沾滿了血和肉,皮笑肉不笑的。 

我壓下了滿腹狐疑,也打算緊隨君尋他們離去,同時悄悄撿起地上的空槍,放到腰間。



就在我轉身離去的同時,我聽到他輕輕說了:「比利,我做到了。」 


我馬上轉身,雙眼睜圓的看著他,但他一動也不動,就像沒有說過話似的。 

「…何杜森,你剛才說了怎麼?」我問。 

他無視我的說話,徑自朝爬梯那方走向。 

「程瑤,走快一點吧!你該不會想碰上頭全都是血的爬梯吧?」陳老師說。 

「好的。」我回答,並加快腳步趕上他們。 

我裝作不以為然的走向爬梯,心知不能打草驚蛇。 



我們一行6人在一小時前爬下爬梯,現在只剩下5人回去。 

那下次呢?會是4人嗎?或是根本沒有人能夠回去? 


-第七夜完,下一篇開始新章節第八夜- 

-------------------

[繼續去]【罪惡懸疑向】虐殺遊戲-比利(2)
http://forum12.hkgolden.com/view.aspx?type=SY&message=5103771

=16px舊link:【罪惡懸疑向】虐殺遊戲-比利
http://forum12.hkgolden.com/view.aspx?type=SY&message=5050215&highlight_id=0&page=1
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