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夜,捉迷藏(9.3) 

一切都好像變成電影中的慢鏡頭一樣,比利慢慢弓起膝蓋,好像要蹲下來;我想向後躲藏,卻無處可逃,快要尖叫出聲了。 

就在尖叫聲快要破口而出的時候,門口突然被人用力的推開,那扇門用力的撞向了牆上,雜物掉下的聲音從外樓梯那邊傳來。 

一隻白哲的手從後蓋住了我的嘴巴,從後把我按進他的胸口,我目瞪口呆的看著身後的人--那是何杜森。 

「噓!先不要說話。」他輕聲在我耳邊說道,輕輕撫了撫我滿是冷汗的額。 



比利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吸引,馬上奔向門外張望,與此同時何杜森馬上牽起我的手,帶著我跑到前方桌腳被白布蓋著的那方躲藏。 

我眼見比利搔了搔頭的走回室內,我馬上從後推他進去白布之中,雖然及時躲進白布之中,卻不小心的在慌亂中和何杜森一同倒在地上。 

我閉上眼睛,可是預期中的疼痛並沒有襲來,地上軟軟的讓我好奇怪,張開眼後卻發現何杜森把我護著,讓自己的背先落地,替我擋去疼痛。 

可是我並沒有時間想這麼多,馬上從白布的隙縫中向外張望,只見比利走到我剛才的位置蹲身察看,但當然是怎麼都看不到啦,於是他再環顧室內一下就離去了。 

直至比利急促的腳步聲漸漸從外樓梯那端消失,我才放心下來。 



「那個,程瑤?」何杜森向我笑了笑,禮貌的指了指我們現在的態勢:我鬆懈地攤在他的身上,而下半身則坐在他的雙腿之間。 

「啊,抱歉。」我羞紅了臉,馬上從他的身上移開,卻沒有為意在我頭上的桌子,重重的撞了上去後又反射性的向下縮回去,撞向了何杜森的唇。 

他目瞪口呆的看著我,與我驚惶失措的眼對望著。

一陣血腥味在他的唇中傳來……媽的!我吻到他的唇了!還撞得他的滿口是血。 


我立即移開我的唇,見他嚇得變成圓形的唇上留了一個門牙印,血從上頭流了出來。 



「抱……抱歉!」我驚恐的說著,我現在的驚慌程度幾乎跟剛才遇見比利時不分上下。 

何杜森由驚嚇的表情,轉成了一副哭笑不得的樣子,他又再撫了撫我的頭,說道:「不要緊,要不我先離開吧!」 

「不!不用的!我來吧!你就躺在這裡!不要動!」我有點手足無措,雞手鴨腳的從他身上滾出桌子範圍,還不小心撞到桌腳了! 
 

他擦了擦嘴角的血,帶著一個玩味似的眼神看著我,說道:「你還真是古怪。」 

我感覺到我的血衝到我的頭上,臉一定比蕃茄還要紅。 

我清了清喉嚨,問道:「你怎麼會在這兒?」 

「來救你。」他說道,並指了指開著的門。 



--------------
[繼續去]【罪惡懸疑向】虐殺遊戲-比利(2)
http://forum12.hkgolden.com/view.aspx?type=SY&message=5103771

舊link:【罪惡懸疑向】虐殺遊戲-比利
http://forum12.hkgolden.com/view.aspx?type=SY&message=5050215&highlight_id=0&page=1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