濃密嘅黑霧從Heidi身上湧出,連同大廳以及窗外嘅黑霧慢慢消失喺呢個空間中。

嗰隻魅魔本身就係結界核心,所以佢一消失,結界就隨即解除。

我抱起Heidi無力嘅身軀,將佢輕輕平放落地下。

一切恢復原狀。

大廳再次透入光線,窗外再現蔚藍天空,唯獨係被破壞得一塌糊塗嘅大廳,以及……



Heidi受到創傷嘅內心並無回復。

我摸一摸塊臉,一望手掌即時變血掌,仲要俾呢位小姐當吹氣公仔咁掉出去,睇嚟又要唔知幾多醫藥費……

唉算喇……如果你係肥絲我一早打撚柒你,見你生到Heidi咁靚女,掉我嗰陣個力度又同你心口一樣有心無力,姑且放你一馬。

無論以委託人定女人而言,我都會對人好君子。

我將Heidi抱返落床,然後觀望多次間屋,確保隻魅魔已經驅散咗,同埋屋內再無其他妖魔鬼怪潛伏。



手尾功夫係必要,如果因為我哋失誤而放過對方,可能會令更多事發生。

Heidi已經無咩大礙,只係瞓著咗。

佢醒返之後除咗會feel到身體出現劇痛,同埋身上嘅傷口之外,應該無其他問題。

處理好呢度,我就執返晒我嘅搵食工具,離開Heidi屋企。

「呼——」



我抬頭望向天空一眼,然後行到人煙罕至嘅後巷。

噠——

我點著嘴上嘅香煙,然後吐出一口濃密嘅白霧。

每次進行完驅魔委託後,我都會有呢個習慣。

白煙並無消散,而係聚集埋一齊,漸漸化成一個少女。

「小凌,今日辛若嗎?」

由白煙化成嘅少女輪廓清晰可見,彷如真人一樣。

「唔辛苦,簡單嘢嚟啫。」



「個臉都花晒……要識得愛鍚自己身體先得㗎,你咁樣我會心痛。」

「知道喇。」

「下次如果遇到困難,應該叫我出嚟幫手呀。」

「下次我會。」

少女化回一團白煙,漸漸消散空氣之中,只剩下燃燼嘅煙。

我將煙頭掉落地下,然後慢慢離開後巷。





過咗一個禮拜,我行到café附近。

「凌先生!」企喺café門口Heidi向我揮手。

Heidi臉上嘅黑眼圈已經消失,表情已經回復神采。

雖然做唔到盈盈樂樂,不過鐵一般嘅招牌心口依然存在。

「點解我覺得你好似望緊其他地方咁嘅?」

「無嘢。」我即刻扮無嘢搖頭。

「呢度係酬勞,嗰日件事……唔該晒。」Heidi喺手袋拎咗張支票畀我。

因為Heidi嗰日瞓著咗,無拎到酬勞,所以今日就約佢過嚟收埋尾數。



雖然有考慮過佢無錢,要肉償,但我屋企有洗衣機,唔需要多塊洗衣板。

我諗返起魅魔化作黑霧消失前一刻,我問咗佢條問題。

「如果你將每晚夢境內容保留喺Heidi記憶之中,佢就唔會搵我驅魔。」

「哈!你弱鳩智㗎?」

我不解咁望住佢半透明嘅身軀,佢臨消失前講咗一句話。

「唔識女人心嘅人係你,愛情總有一日會變質,要令愛情永恆,就要令每一日都好似第一日咁新鮮。」

估唔到呢隻魅魔都識得咩叫愛情。



不過,佢有一樣嘢錯咗。

真正永恆嘅愛情,係唔需要新鮮感去維繫。

「凌先生。」Heidi忽然叫我一聲。

「咩?」

「你唔單止幫我驅魔,仲幫我驅除內心迷茫。總言之,多謝你。」

Heidi向我鞠躬道謝。

「唔使,你買我賣啫。」

人生會遇到好多挫折,感情難免會受到創傷,跌落地之後你可以坐喺度大喊一場,無人會怪你。

但係,你要知幾時要企返起身。

不過道理講就容易,我做到嘅只有幫佢驅魔,之後嘅日子就要靠佢自己。

稍有不慎,就會被魔乘虛而入。

叮—!

電話收到個新訊息,我拎出嚟一睇——

係新嘅委託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