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每年都會有唔少失蹤人口、自殺事件,甚至離奇死亡案件,但從來無人去懷疑呢啲案件嘅真確性。

我哋所認知嘅永遠係冰山嘅頂端,但從來無人深潛海底之下查探冰山嘅底層。

其實絕大部分嘅案件都係由警方捏造出嚟。

就好似網絡亦分為表網同deep web,世界上總會有啲嘢會被人隱藏。

一旦到達海底,就會發現更多驚人嘅真相。



俾妖怪吸乾精氣身亡、俾邪魔附身、俾怨靈搵做替死鬼……

數之不盡嘅慘劇每日無時無刻發生,只不過係我哋睇唔到。

人類對妖魔鬼怪認知太淺,而且以現有科學無辦法完整咁解釋到一切。

不過所謂「解釋」只係人類定義出嚟,既然無法用科學解釋,就用言語去解釋。

離奇失蹤、突然猝死、一時睇唔開……稍為修篩一下字眼,令事情睇落變得合理化。



再將網絡上流出嘅真相,用「迷信」、「傳言」呢啲理由去推翻,潛移默化咁將真實化為虛假。

只要有另一個更合理嘅解釋令大眾相信就足夠。

世界就係咁一回事,無論經濟、環境、政治、網絡,甚至超自然以及神怪之談。

不過即便如此,總會有固執嘅人試圖發掘真相,就好似眼前呢三位同學。

「小凌!你有無聽我講嘢㗎?」



「係。」

「個樣咁呆滯嘅?尋日唔夠瞓呀?」

「唔係。」

你哋嘅話題我無咩興趣,點得講出口?

聽講最近附近有間荒廢學校發生靈異事件,鬧得熱哄哄引嚟唔少人嘅注意,連X假期有介紹。

事情不外乎聽到怪聲,見到白衣人影,廁所見到男人上吊,好似有嘢追住……都係呢啲老土情節。

本來無咩特別,不過因為間荒廢學校喺大學附近,引嚟唔少大學生注意,仲有人諗住o camp搞鬼故tour去嗰度探險。

諗返起,我好似仲未自我介紹——我今年year 2,係修讀科學(嘅驅魔師)。



讀呢科純粹係為興趣,對驅魔師嚟講科學同神怪並非對立,就好似之前咁講科學其實有助驅魔。

新興宗教例如new age都將科學立入核心之中,為咗跟上時代嘅進步,我選擇修讀科學作為本科。

講返正題,眼前呢三位同學正討論緊荒廢學校嘅傳聞。

「嗰間荒廢學校有咩故仔聽?我無聽過嘅。」

「好似……係發生過鬧鬼事件……」

「係,話說嗰間學校原本係區內名校小學,三年前發生咗單戀童案事件,聽聞係有個校工趁啲男學生去廁所時,走入去非禮佢哋。」

「咁撚變態嘅?」



「之後當然即刻報警同埋炒咗佢,但之後發生咗一件事……間接令到間小學殺校……」

講緊故仔嘅呢個女仔叫Shelly,佢係個鍾意英倫風打扮,而且份人好多嘢講,咩狗屎垃圾八掛都可以噏一餐,非常嘈吵嘅女仔。

「發生……咩事?」

呢位坐喺Shelly隔籬,睇落驚驚青青嘅韓系少女係阿瞳,性格比較內斂,同Shelly完全相反。

「嗰個校工……喺課室綁咗條繩喺風扇上吊頸自殺……聽講嗰陣個風扇仲轉緊!」

「哇哇哇哇哇!」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!」

「屌你咩浩然,你唔好無啦啦大嗌嚇阿瞳先得㗎。」



「Sor囉,但我唔係好信。如果真係有單咁嘅嘢,點解新聞無報過?」

最後呢個鳩嗌嚇人嘅男仔叫浩然,係個日日著牛仔褸,皮膚黑黝嘅男仔。

「好似話係個校長為咗保住校譽,畀錢封住傳媒把口。」Shelly就好似萬能博士咁。

「但係……既然封住咗傳媒把口,點解仲會殺校嘅?」阿瞳驚驚青青咁講。

「本來件事冚住咗相安無事,但有日其中一班學生PE堂完咗返課室時,見到把風扇無啦啦自己開咗,仲有啲嗞嗞聲……」

Shelly收起表情,以低沉嘅聲線講嘢,扮晒鬼故佬咁。

「啲學生行入去一望……見到個校工吊住咗喺風扇上面……」



「轉啊轉……轉啊轉……」

Shelly仲要一路呢句嘢,個頭一路係度轉。

「唔!唔好再講喇,愈聽愈打冷震……」阿瞳雙手畏縮抱肩。

不過浩然聽完依舊平淡,反而露出質疑嘅表情話:「我就唔多信,呢啲似係啲人老作出嚟。如果呢個世界上真係有鬼,點解從來無人證實到?」

浩然又真係問返我之前講過嗰條問題。

「因為暗地裡有班驅魔師將佢哋驅散消滅。」

不過佢唔知道我嘅身份,所以我廢時答佢。

Shelly對浩然嘅質疑表示不滿:「車!咁係因為你未見過啫!」

「唔通你又見過?」

「我無,不過我嫲嫲細個用牛眼淚開過眼,所以佢成日都會見到。」

「屌……我話我老母係超人,識天遁地都得啦。」

「你講到咁唔驚,夠唔夠一齊去嗰間小學先?」

「可以呀,我未驚過。」

「你哋講真㗎……?」阿瞳呆咗望住佢哋兩個。

「梗係啦,阿瞳你都要去!」之後Shelly指住我,「仲有你啊小凌,我預埋你㗎啦!」

人類就係咁樣一回事,牛頓因為見到蘋果從樹上跌落而研究萬有引力,哥倫布為咗搵出通向東南亞嘅航線而發掘新大陸,人類總會對未知嘅事好奇,並去探索。

正因為咁,人類社會先有今時今日嘅成就。

但因為咁,亦有好多人喺探索過程中犧牲。

茫茫大地,總有平凡人唔應該接觸嘅事情。

而且我向自己發過誓,絕對唔會喺委託以外嘅情況下接觸神怪。

——呢個係我絕對原則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