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於就聽晚進行詭校探險隊,睇下個校工咩料到!」

癡線婆。

仲記得入大學嗰陣無玩ocamp,又識唔到朋友,日日自己一個上堂。

「你好呀,我哋group project差一個人,你介唔介意同我哋一組?」

正常都係單丁嗰條友去搵組,但佢哋就主動過嚟撩我一組。



事後知道,原來佢哋好奇我呢個大帥哥(假)點解一個人咁孤僻,所以就試下撩我講嘢。

就咁樣,我哋做咗同學。

但終究亦只係同學,想像中我同佢哋關係並唔係真係咁親密。

落堂之後我打探過,又上過連登睇,的確有人真係去咗嗰間學校探險。

佢哋大多數都係聲稱見到一閃即過嘅鬼影,聽到怪叫聲同風扇聲,仲有人話真係喺課室見到有個校工吊住喺風扇上面。



但除此之外無其他特別。

屏山達德小學、吊頸嶺、長州東堤……香港猛鬼名勝地點數之不盡,日日都有人去呢啲地方,點解唔見佢哋出事?

之前都講過鬼魂原理,係生物死後嘅殘餘能量體,因為失去掌管記憶嘅海馬體,一般嚟講佢哋記憶並不完整。

就算生前係愛因斯坦,死咗可能都連自己係識科學都唔記得。

佢哋可能會依據殘留記憶抱留慾望,並漫無目的咁行動,例如搞下惡作劇,周圍嚇下人咁,無咩危險性。



而且維持佢哋存在嘅能量會隨住時間而消失,就好似放喺室溫嘅冰,唔理佢哋亦唔成問題。

呢單嘢多數係校工死咗記得自己有戀童僻,於是就去搞班小學生,無小學生就去搞嚟探險嘅人。

我對呢單嘢無興趣,唔打算同佢哋一齊去探險。

放學之後,我行去平時去開間café,順便食支煙,同埋去對返穆姑娘張支票做錢。

「驅散黑貓」同「救返張伯」其實係兩個委託,上次得到嘅報酬係以往嘅兩倍。

當我行到café門口前,突然有道黑影飛快撞過嚟——

「哎呀!」

我低頭一望,撞過嚟嘅係一個孭住書包,頭紮髮髻,上身黑色日式道袍外套,下身牛仔短褲,左手拎住電話,右手拎住拂塵嘅少女。



裝扮確實非常奇異,但我本人更在意一件事情——

我張支票跌咗落坑渠罅……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