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坐喺café角落,對面多咗個奇裝打扮嘅女仔。

「對唔住呀」、「唔好意思呀」、「我都係覺得唔好意思」、「張支票有幾多錢㗎」、「我幫你執返啊」……

呢幾句話短短幾分鐘出現咗過百次,節省篇幅所以略。

運氣呢樣嘢好神奇,幾乎全部宗教都會提及呢樣嘢,但無人可以確實證實存在。



你可以想像成機率,但本身係咪一樣實質嘅嘢則無從得知,所以我哋唔會盲目相信運氣。

但今日我信——命裡有時終須有,命裡無時莫強求。

所以本來諗住由得佢,當係自己黑仔。

殊不知佢話:「爺爺話過欠人嘅嘢就一定要還,如果唔係會遭天譴!」

Ok,咁我問佢有幾多,佢打開佢個銀包畀我睇——



「呢個係我今晚晚餐……本身諗住去試鋒味漢堡……」

三十蚊,連單買個鋒味漢堡都買唔起。

「算啦,嗰度少少錢就由佢。」

「唔得!一係我畀住三十蚊你先,遲啲再還畀你呀!」

「唔使。」



「咁……一係我幫你執返呀!」

「坑渠咁深唔通你爬落去執?」

「唔試過點知得唔得!」

點解……可以咁煩?

大多數人咁嘅情況都會即刻嗌多謝走人,但佢就執著到唔還畀人勢唔罷休咁。

呢個女仔……發生咩事?

「個蓋……好似有啲重……」

「你做乜撚嘢?」



我喺原地俾佢糾纏咗十幾分鐘,為免佢俾人當係傻人發現案,我逼不得已向佢妥協。

「淨係一杯咖啡……真係夠?」

「好過鋒味漢堡。」

幾經說服後,奇裝女終於唔再向我道歉,但唔知點解而家邊望住我飲咖啡邊傻笑……

日式道袍外套、白色背心、牛仔短褲、老爺爺拂塵……愈睇愈奇葩,定係新式仙俠cosplay嚟?

可能我望得太入神,佢留意到我目光。

「你呢身打扮係咩一回事?」



點知我呢一問就好似篤中佢開關,佢即刻變到好雀躍咁講:「哈哈哈!本身唔講得出去㗎,不過算喇……唔怕話畀你知,其實我係個道士,識斬妖除魔!」

著住道士袍但又唔講得出去係咩玩法,唔通Bruce Wayne會著住戰衣同你講佢唔係蝙蝠俠?

唔知係咪我皺起眉頭,佢表情好似有啲不滿咁話:「我唔係講笑㗎!我真係一個道士,唔信我畀我啲法寶你睇!」

仲有法寶添,唔知佢會唔會拎支金剛棒出嚟,然後嚟個七十二變?

正當我滿心期待時,佢喺書包拎咗個裝住蔥嘅透明膠袋。

蔥……?

What the fuck?

奇裝女拎棵蔥出嚟,邊沾沾自喜喺度揮邊話:「唔好睇小呢棵蔥啊,雖然佢只係一棵蔥,但佢係一棵好有用嘅蔥,只要對住鬼拎呢棵蔥出嚟,佢哋就會即刻退避三舍。」



中西電影都會有用蔥蒜驅散殭屍同吸血鬼嘅情節,原理味道過於刺鼻,但用嚟驅鬼又係咩新興宗教嘅花式?

「我仲有另一件法寶,呢件比起啱啱嗰件更加勁!」

可以超越蔥,究竟係蒜頭定芫茜?

但答案出乎意料地正常,係一張刻有朱紅色文字嘅黃色符紙。

呢張符紙算叫有板有眼,但望望下……點解啲字體有種可愛過頭嘅feel?

「呢張符好勁㗎,叫做鬼畫符,有避邪鎮靈嘅作用!嘿!」奇裝女冷不然將符紙黐落我額頭,「係咪好有用呢!」

用娃娃體去畫符紙,唔怪得之叫做鬼畫符。



不知不覺我好似俾佢牽著鼻子走,明明我係嚟飲咖啡而唔係睇佢黐符紙落我額頭。

我慢慢張符紙擺返低,心平氣和問佢:「你仲有無其他法寶呀?」

「無喇……其實呢,我資歷仲尚淺,好多嘢都仲未學識……」奇裝女耷低頭,收返起啱啱囂張嘅表情,實在叫人摸唔清佢頭腦構造。

莫講話作為一個驅魔師應有嘅知識,連一啲道士嘅風範都無。

望見一個咁嘅女仔自稱道士,我忍唔住問咗句:「點解你會做道士?」

「點解?」奇裝女呆咗呆,然後答:「我啊……雖然咩都唔識,又傻頭傻腦咁,但我想去幫啲有需要嘅人,所以就去做道士囉!」

因為想幫人,所以做驅魔師。

曾幾何時都聽過同一句說話。

「但想幫人唔一定要道士㗎,做社工,做義工……好多職業都幫到人。」

「咁係因為——」

叮—!

檯面上嘅電話傳嚟鈴聲。

「荒廢學校探鬼之旅預定聽晚10點」

「到時小學對出小巴站等 唔準放飛機牙😤」

「荒廢學校探鬼之旅?咩嚟㗎?」奇裝女一臉好奇咁望住我。

「我啲同學叫我去探險,無咩特別嘢。」

「哦……咁啊……」奇裝女呆咗呆,「咁我可唔可以一齊去㗎?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