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……咩話?」我皺起眉頭,確認多次有無聽錯。

「我係個道士,咁有趣嘅事當然要去啦!」

奇裝女一臉興奮嘅表情,就好似中學生去秋季旅行一樣咁興奮。

「你鍾意,反正我無諗住去,你要去就自己去。」

「點解嘅?」奇裝女露出疑惑表情。



「無咩特別原因。」我收返起部電話,飲埋杯咖啡,「我差唔多要走。」

「等等,我都仲未知你叫咩名!」

「知嚟做咩?」

「可能我哋有機會再見呢!」

「……凌先生。」



「咩話?平時啲人都係咁叫你㗎?」

「嗯。」我啲委託人都係咁稱呼我。

「好啦凌先生,我叫白寧,下次再見啦!」

下次再見……?

莫名奇妙。



呢個女仔有種弱智學校走出嚟嘅feel,不過為咗幫人而做道士,或者佢係個好女仔嚟。

雖然我唔睇好你,不過祝你做個成功嘅道士。

我返到屋企後,白煙從我褸袋冒出。

「小凌,你點解唔陪你朋友去學校探險?」

「你聽到晒我講嘅嘢?」

「雖然係普通嘅鬧鬼事件,但萬一發生預料之外嘅情況,佢哋可能會有危險……」

「若兒,我應承咗自己唔會再喺委託以外情況接觸神怪嘅事。」

「你……仲在意嗰日發生嘅事?」



嗰日……

我從未忘記過嗰日發生嘅事。

喺我人生中,曾留下兩條無法修補嘅傷痕。

「你仲在意……我喺你眼前死去呢件事。」

若兒罕有地露出認真嘅神情望住我。

「我講過嗰日件事唔關你事,當時係我自己所做嘅抉擇。」

「我只係遵守作為驅魔師嘅原則,唔關嗰日發生嘅事。」



「你講大話,你明明就——」

我從褸袋拎出一把白色嘅匕首,頓時若兒嘅魂魄眨眼間就被吸入匕首。

「對唔住若兒,我唔想同你拗。」

我將匕首放返入褸袋,將皮褸掛喺衣架上,然後直接撻咗落床。

絕對唔會喺委託以外嘅情況下接觸神怪——呢個係我立畀自己嘅鐵則。

驅魔師係為咗守護凡人,將邪惡嘅妖魔鬼怪驅散嘅職業。

但如果隨意插手去另一邊,可能會導致更多不幸發生。

片段隱約浮現腦海,我合上眼睛,嘗試忘記呢一切。





今日,係Shelly佢哋去荒廢學校探險嘅日子。

「你藍剔我就當你去架拉 今晚見😘」

Shelly係嗰種自說自話嘅人,佢決定咗嘅事係無人阻止到佢。

今日係上chem,我坐喺lecture room,聽下有無啲咩化學知識係對驅魔有用。

『已知 25℃、1atm時,2H2(g) + O2(g)→2H2O(g) + 484 千焦耳,2H2(g) + O2(g)→2H2O(l) + 572 千焦耳……』

大學啲professor質素參差不齊,好嘅話淨係聽佢講嘢就已經明晒所有嘢,衰嘅話淨係識照住份notes照讀,咁我不如自己屋企睇,慳返啲時間瞓覺仲好。



聽professor講嘢聽到釣魚,我決定拎起份notes自己睇算。

「你哋知唔知尋晚發生咗單大嘢?」

「你話hall嗰單?好似搞到好大咁,究竟係發生咩事?」

「前排咪話我哋學校附近有間荒廢咗嘅小學發生撞鬼事件嘅,咁尋晚有個hall組隊搞夜行去嗰度探險,結果出咗事。」

「出咗咩事?」

「聽講佢哋好似真係撞到鬼,有對情侶喺入面失咗蹤,剩低出返嚟嘅人全部神情呆滯,仲有個女仔好似俾鬼上咗身,發晒癲咁襲擊其他人,連救護員都撳佢唔住!」

對話來自我前面兩男一女。

「唔係咁堅啊,嗰對情侶驚得制自己偷偷走咗咋嘛?」

「無,嗰對情侶成晚無返過hall,到依家電話仲未有人聽。」

「咁撚恐怖……唔通間小學真係咁猛?」

「呢啲真係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……hall嗰班人又係無腦,好玩唔玩玩呢啲……」

我未聽完佢哋對話,就離開lecture room,拎出電話。

之前解釋過鬼魂多數無危險,只會搞下惡作劇——

呢句話其實只係啱一半。

鬼魂其實分為兩種——漫無目的嘅「亡魂」,以及抱有執念嘅「怨靈」。

如果亡魂生前有未完成嘅事,或者帶有怨念而死嘅話,佢哋死後會跟隨住呢股執念去行動。

坊間會將一啲猛鬼嘅哋方俗稱為「陰氣重」,其實係指嗰度本身能量充裕,磁場強烈,原因可以係本身地理環境造成,又或者嗰度本身就有好多鬼魂存在。

假如抱有執念嘅亡魂喺陰氣重地方出現,佢哋可能會周圍吸收能量變得強大,漸漸演化強大嘅靈體——怨靈。

怨靈同亡魂唔同,擁有強大嘅法力,但因為對執念嘅慾望而會失去作為人嘅理性,甚至會做出危害人類嘅行為。

我以前見過一個作家嘅鬼魂,佢因為無人睇佢嘅故而自殺,死後嘅佢不斷威逼其他睇佢嘅故,對方唔順從就不停騷擾佢,但佢並無真正加害過對方。

實際上兩者定義非常模糊,但一般嚟講有條好明確嘅分界線——會害人同唔會害人。

換言之,過去探險嘅Shelly佢哋可能會有危險。

「喂?」

「Shelly,係我,我有嘢同你講。」

「嗯?有咩咁急要打過嚟講?」

「今晚唔好去探險。」

「吓?點解嘅?小凌你唔係驚呀嘛?」

「我啱啱聽講尋晚hall有人去嗰度探險,結果有對情侶失咗蹤,到依家仲未搵到,剩低出返嚟人嘅人全部撞晒邪,仲有個女仔俾鬼上身。」

「我有聽講啊,就係咁先要去,睇下係咪真係咁猛料。」

「我唔係同你講笑,我驚你哋有危險。」

「小凌,你啱啱話『我哋』,其實你係咪唔想去呀?如果真係我都唔逼你。」

「Shelly你認真聽我講——」

「今晚十點嗰度等,嚟就嚟唔嚟就由你喇!」

「喂——」

屌,佢cut埋我線。

我已經阻止過佢哋,但佢係都要去。

反正只係同學一場,佢哋出事都唔關我事……

嗯,唔關我事。



夜晚,我企喺小學門前。

講明先我唔係嚟探險,話晒同學一場都唔想佢哋有事。既然佢哋係都要去,咁我唯有嚟阻止佢哋。

但已經九點五十八分,仲未見到Shelly佢哋。

「喂,等咗好耐喇?」有隻手搭落我膊頭。

我以為係Shelly叫我,擰轉頭一望——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