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點解你會喺度?」我詫異咁望住眼前人。

「你話十點學校小巴站對出等啊嘛!」

眼前呢個女仔,就係累我張支票跌落坑渠罅,打扮奇裝怪異嘅道袍少女……好似叫白寧。

「又係你叫我鍾意就嚟嘅。」

又好似講句呢句話,又幫自己立咗flag。



當初呢句話係基於裡面只係普通鬧鬼事件,而家知裡面有怨靈,情況就唔同。

「我嗰陣講下笑,裡面好危險,你都係唔好入去。」

「點解啊?我係個道士,當然要嚟驅除惡鬼啦!」

「你……」

我懶得同佢爭拗住,因為我發現已經過咗十點,但仲未見到Shelly佢哋。



我拎出電話,原來Shelly半個鐘前whatsapp過我。

「我地早左到 你泥吾泥牙 唔泥我地就入去先」

「浩然話想入去先咼 我地入左去拉 你到左就心比我地拉😂」

大鑊……原來佢哋已經入咗去!

我即刻打畀Shelly。



嘟——嘟——

嘟——嘟——

無人聽。

嘟——嘟——

「喂?」

「Shelly!我到咗學校門口,你哋喺邊?」

「我哋喺……沙沙……」

「咩話?我聽唔清!」



「沙沙……你講咩……我話……喺……沙沙……」

「喂!你聽唔聽到我講咩?」

「沙沙沙沙……我……啊啊啊!」

「喂!你哋發生咩事?我依家即刻過嚟!」

「沙沙……見到……沙沙……」

咔嚓——

「喂!喂!應下我!喂!Shelly!」



一片寂靜。

我再打多次畀Shelly,但只有「暫時未能接通」語音。

唔通……佢哋出咗事?

「你朋友……發生咩事呀?」

「我依家要入去。」

校門被緊緊鎖上,我爬上佈滿雜草枯枝嘅欄柵,入到學校裡面。

「喂!等埋我……」白寧笨手笨腳咁爬上校欄。

校舍大門大開,但裡頭只有陰森詭異嘅感覺。



我跑入校舍,霎時感到一片寒冷,周圍空氣彷彿被凝固。

裡面黑到乜嘢都睇唔到咁制,於是我拎出電筒照住前面三四米左右位置,沿住極微弱嘅光線前行。

「小凌。」

一縷白煙頓時冒出,喺我耳邊徘徊。

「呢度嘅陰氣比一般地方重好多,你要小心。」

換句話,呢度嘅怨靈非常強大,足以影響成間學校。

一般而言,普通人係睇唔到靈體,因為眼睛感知唔到嗰道頻率嘅能量。



所謂「陰陽眼」,並非抹一抹牛眼淚就會開到,而係基因突變嘅結果。

舉個例,人類嘅視錐細胞只能感知紅綠藍三色,望唔到紅外線同紫外線以外嘅能量,但鳥類可以感知埋紫外線,所以鳥類比人類望到更多映像。

某部分人視錐細胞基因突變,可以感知更廣泛頻率嘅能量,因而擁有望到靈體嘅能力。

而我戴緊嘅隱形眼鏡,就係改變光線折射,令我睇到更廣泛頻率嘅能量,繼而望到靈體。

不過有一種例外——

「喂!等埋我!」白寧上氣唔接下氣走到我身邊。

「殊,細聲啲。」

校舍內部非常殘舊,天花牆身剝落大半,牆角築起唔少蜘蛛網,欄杆燈膽舖滿晒塵。

但奇怪嘅係見唔到有蜘蛛喺度,荒廢咁耐亦無雜草喺度叢生。

而且呢度異常寧靜,就算放輕腳步行都聽到自己腳步聲回音。

「好黑,咩都睇唔到咁唔唔——」

我撳住白寧把口,認真向佢講:「你跟住我無問題,但依家開始唔准亂咁出聲,唔准亂咁郁,聽到未?」

白寧睜大眼睛,乖巧咁點頭,我先放開手。

噠——噠——噠——

一陣非常緩慢嘅腳步聲從上面傳來。

噠——噠——噠——

唔通係Shelly佢哋?

但腳步聲仲非常緩慢,而且聽落好似只有一個人嘅腳步聲。

我沿住走廊向前行,而腳步聲則愈嚟愈接近。

噠——噠——噠——

前面係樓梯,我沿住樓梯行上一層,再照向走廊時發現一道背影。

「Shelly?」

眼前呢道背影係一道女仔嘅背影,身高體型同Shelly差唔多。

佢緩緩轉過頭嚟,映入眼前係一副陌生嘅臉孔,並非我所認識嘅人。

只不過……

眼前少女面色蒼白,雙眼泛黑,嘴唇泛藍,臉上有兩條黑色淚痕,頸上仲有一條黑紅色嘅瘀痕。

而且佢個頭係一百八十度轉過嚟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