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同佢互相對望。

「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!」

少女發出低沉嘅叫聲,然後突然向我哋衝過嚟。

「哇哇哇!佢衝緊過嚟啊!」

少女嘅目標係白寧,我為咗救白寧將佢推開,但唔小心俾少女撲咗落地下,手上電筒更掉落地下,眼前頓時一片漆黑!



漆黑之中我同佢雙手互相角力,但佢力氣異常地大,捏到我手腕骨非常痛。

「啊啊啊啊啊——」

少女嘅臉孔同我只有幾寸之差,佢張開嘴巴,伸出一條墨綠色嘅腐爛舌頭,舐落我塊臉度。

臉上一陣濕滑嘅觸感,仲有陣腐臭氣味傳入鼻中!

「凌先生!你喺邊度啊!」白寧嘅叫聲唔知從邊度傳嚟。



「我喺度……」

突然,少女收返起條脷,邊低嗚邊用泛黑嘅雙目望住我。

「嗚嗚嗚嗚嗚……啊啊啊啊啊!」

佢張開嘴巴向我條頸咬過嚟!

「屌!」



我大喝一聲,用雙腳鉗住佢再扭轉腰身將佢撻落地,頓時被捉住嘅雙手鬆開。

咦……人呢?

本來我應該將佢壓住咗,但我摸落去只有冷冰冰嘅地板……

我摸黑執返起電筒,然後照向前面——

「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後面!

纖柔嘅手臂從後勒住我條頸,展現出超乎常人嘅力氣!

我感覺到膊頭有陣熱氣,轉頭一望發現佢準備咬落我膊頭。好彩我今次反應夠快,我先將佢壓埋牆,再不停批肘落佢個肚。



少女發出乾嘔聲,我趁機掙脫佢束縛,再用電筒照住佢以防佢又唔知閃去邊。

「凌先生,你無事啊嘛?」白寧唔知由邊度出返嚟,「等我出馬,我依家拎棵蔥出嚟……」

「等等。」

我緊緊盯實少女,只見佢痛苦撳住個肚,墨綠色黏液從佢嘴巴不停嘔出嚟,極度核突。

我手插褸袋,準備拎銀刀出嚟。

「嗚啊啊啊!」

佢怒吼一聲,突然轉身逃跑,眨下眼就唔見咗蹤影。



「啱啱嗰個女仔……」白寧呆滯望住前面。

「係人類。」

「但點解佢會變到咁……?」

「鬼上身。」

強大嘅靈體擁有附身能力,就好似魅魔咁,當然怨靈亦唔例外。

而且肢體扭曲比魅魔附身Heidi更嚴重,恐怕……

「凌先生,點解你會識呢啲嘢嘅……?」白寧訝異咁望住我。

我無回答佢,繼續向前行。



無論係點,我都唔會插隻手落去。只要搵返Shelly、阿瞳同浩然,帶返佢哋出去就可以完咗件事。

「等等……等埋我!」

我拎住電筒逐間課室照入去睇,檯凳排列得整齊,地板非常乾淨,同出面完全唔同。

就好似打掃過一樣。

嘭——

「哇啊!」白寧嚇到叫咗聲。

廁所傳嚟一聲巨響。



我慢慢行入廁所,但鞋底有種濕滑嘅感覺,照過一望,地下一大灘黑色嘅水,隔籬有個打瀉咗嘅水桶同地拖。

「凌……凌先生……」白寧呆若木雞指住廁所鏡。

鏡上面寫住三隻紅色大字——

殺……無……赦……

「凌先生,佢要殺死我哋……點算!」

「你咁驚青點做道士呀……話說你拎住棵蔥做咩?」

「蔥係可以用嚟驅鬼㗎嘛!」

「你不如轉行做蔥道士。」

真係好想將棵蔥插落佢鼻窿,如果驅到鬼我切畀佢睇都得。

離開廁所之後,我哋就行上二樓。

經過第一間課室時,發現裡面有道黑影竄動,但眨眼間又唔見咗。

我行到門前,將電筒照過去——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