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唔好搞我,唔關我事㗎!」

燈光底下嘅人係舉高雙手,一臉驚青樣嘅浩然。

「浩然。」

「……小凌?你係小凌?」

「嗯。」



「你……真係小凌?」

「你幾時見過鬼識拎電筒照人?」

浩然露出猶豫嘅眼神,再三確認之後先鬆口氣。

「嗄……真係嚇死我……」浩然一副心有餘悸嘅樣,「啊!依家唔係講呢啲嘢時侯,呢間學校……真係有鬼喺度!」

我並未有太震驚,反而更緊張其他人嘅安危。



「Shelly同阿瞳呢?點解得你一個?」

「佢哋……」浩然臉色有口難言咁,「阿瞳俾鬼上咗身……」

「發生咩事?」我緊張咁問。

「我哋……一開始行咗無耐,阿瞳就已經話想走,但Shelly就想繼續行,跟住兩個就拗交。就喺佢哋拗交嘅時侯,條走廊……突然有個阿伯企咗喺度,條頸仲掛住條麻繩……」

浩然邊講邊周圍望,睇嚟真係好驚咁。



「我哋嗰下嚇到即刻轉頭跑,但跑跑下阿瞳無啦啦停低係咁尖叫,我哋返轉頭睇佢嘅時侯,佢就突然好大力咁捏住我條頸,個樣就好似想捏死我咁!」

浩然指住佢條頸,的確係有兩條紅色手印,甚至有俾指甲割傷嘅傷痕。

「好彩Shelly幫手抆開咗阿瞳,但轉過身阿瞳就唔見咗人,阿伯都唔見咗,得返我哋兩個。咁嗰陣我建議不如離開呢度報警先,但Shelly堅持要搵返阿瞳,自己一個上咗去……」

原來係咁。

「嗰陣我驚過頭,無跟住Shelly自己一個匿埋咗……我本來諗住報警,但點知呢度收唔到電話……」

唔怪得之Shelly傾傾下電話會斷咗線。

我安慰浩然:「咁都無計,正常人見到都會驚。」

至少而家搵返浩然,但我擔心嘅唔單止係阿瞳,我驚連Shelly都出埋事。



睇嚟呢隻鬼好危險。

「睇嚟呢隻鬼好危險,要盡快消滅佢先得!」白寧忽然插話。

「小凌,佢係……」浩然疑惑咁望住白寧。

「唔怕話畀你知,其實我係個道士,識斬妖除魔!」似曾相識嘅話從白寧口中出現。

「喔,道士。」浩然反應好平淡,「估唔到小凌你連道士都帶埋過嚟。」

「我同佢依家去搵Shelly佢哋先,浩然你諗住留喺度定點?」

「梗係一齊去,一個人喺度……好恐怖!」



得到浩然嘅線索,我哋繼續向上方樓層搜索。

沿途我哋靠到非常近咁行,一方面避免失散,另一方面……其實周圍真係幾恐怖……

走廊漆黑一片,視野只有三米範圍,周圍寒風陣陣,氣氛死寂,寧靜到呼吸聲都一清二楚……

雖然做得驅魔師遇過唔少妖魔鬼怪,遇到唔少恐怖情況,但都會驚。

並唔係本身細膽,而係無法控制嘅心理反應,就好似見到小丑、蜘蛛、長髮女鬼會反射性害怕一樣,係大腦嘅本能反應。

「點解……好似愈嚟愈黑咁?」白寧行行下無啦啦問。

「三個人一個電筒,梗係黑。」我答。

「但我覺得……好似有陣黑霧喺周圍……」



黑霧……

「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!」

浩然突然指住前面間課室大嗌,嗌到我耳膜就穿。

「鬼……鬼啊!」

我沿住浩然指嘅方向照過去,見到課室內有道黑影懸吊半空——

一個面色發紫,雙眼暴突嘅阿伯雙手無力咁吊喺風扇下面。

「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……」



佢張開彷似合唔埋嘅嘴巴,伸出舌頭,雙眼詭異望實我哋。

唔知係咪因為吊頸關係,佢條頸被拉扯得非常長,頭顱同頸骨彷彿扯開咗兩半咁。

「佢……佢就係嗰個吊頸阿伯!」浩然嚇到屁股住落地下。

我對佢互相對望,而佢依然發出詭異嘅笑聲。

「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……」

我將手插入褸袋,踩住檯凳瞬間跳到佢面前,但眨眼間佢喺我眼前憑空消失,留下笑聲喺課室徘徊。

「佢消失咗。」我緩緩咁講。

「你消滅咗佢……?」白寧疑問。

「佢自己唔見咗,唔關我事……我好似聽到腳步聲!」

噠噠——噠噠噠噠——噠噠噠——

雖然十分微弱,但我的確聽到。

「會唔會喺禮堂傳出嚟,上面好似係禮堂嚟。」浩然冷靜咁話。

「可能係Shelly同阿瞳,我哋快啲上去!」

我哋沿住腳步聲急快向樓梯跑去,一上到去就見到有道熟悉嘅身影喺眼前。

「阿瞳?」

阿瞳面無表情企喺原地,呆滯咁望住我哋。

「小……凌……?」

阿瞳雖然睇落正正常常,但眼神毫無焦點。

「睇住啊小凌,佢俾鬼上咗身!」浩然好慌張咁匿喺我身後。

阿瞳神情恍惚,斷斷續續咁講:「小凌……快啲過嚟……」

「快啲過嚟……?」我不解反問。

「啱啱……我哋三個喺走廊撞鬼,諗住轉身跑嘅時侯浩然忽然襲擊我哋,個樣好似變到第二個人咁!」阿瞳惶恐咁指住浩然。

事情出現兩個版本。

「等等小凌,阿瞳佢俾鬼上身,唔好信佢講嘅嘢。」浩然指住佢頸上嘅紅痕,「呢個就係最好嘅證據。」

「小凌……!」阿瞳邊講邊向我哋行過嚟,「信我啊!嗰個人已經唔係浩然!」

兩者之中,其中一個係鬼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