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小凌小心,佢一定嗰個校工阿伯!」浩然喺我身後大叫。

「你話嗰個死變態戀童人渣校工阿伯?」

「變態戀童……人渣?」

「小凌!」阿瞳怒吼一聲。

就喺阿瞳掂到我一刻,我一手將佢捉住,然後將佢壓埋牆邊。

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因為我過於用力關係,阿瞳低聲發出呻吟。

但啱啱嘅叫聲唔係阿瞳發出。

「點解你會知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我將阿瞳推到一邊後,即刻轉身,將打算從我背後偷襲嘅浩然一嘢反手壓落地下。



「做鬼講大話咁屎,你係第一隻。」

「大話?」一把唔屬於浩然,沙啞而蒼老嘅聲音從浩然口中傳出。

「你第一次嚟呢間學校,又點會知樓上係禮堂啊校工伯伯?」

我將怨靈嘅大話一一道破。

「仲有我識嘅Shelly雖然自說自話,但亦好睇重朋友,唔會為咗救阿瞳就掉低浩然;而我識嘅浩然唔單止好gentleman,仲好似同Shelly有路,先唔會由Shelly一個跑走。」



「可惡……竟然喺呢啲位穿煲!」

「就算唔計呢啲,我都一早知入面嘅人唔係浩然,因為我從一開始就望到。」

同詛咒降頭原理一樣,睇到鬼嘅人當然亦望到其他人有無俾鬼附身。

「原來……你先係驅魔師!」附身浩然嘅怨靈咬緊牙關,「可惡……無論係個死人校長,嗰班老師家長,仲有班小學生,甚至連出面嘅外人都要唔逼死我唔安落……可惡,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浩然忽然變到好大力,喺被反手嘅狀況掙脫,然後企起身。

「我要殺死你哋……我要殺晒你哋全部人!」

原本以為怨靈會用浩然嘅身軀襲擊過嚟,點知佢雙手放喺條頸,猛然用力捏落去!

佢想用浩然嘅身體自殺!



我即刻跑過去拉住佢雙手,但佢嘅力氣非常大,以我一人之力拉唔開!

「快啲幫手!」我大叫。

浩然發晒狂咁一邊大叫一邊掙扎,而阿瞳同白寧一人一邊捉實浩然隻手,但都係拉唔開浩然隻手。

「等我嚟!」

白寧一嘢將佢手上棵蔥插落浩然個鼻窿,點知浩然好似惱羞成怒,變得更加大力。

「食屎啦你,夠膽整花我塊甲!」阿瞳忿然一叫。

啪嘞——



浩然鬆開雙手,神情痛苦撳住佢下體跪低……

至於一腳爆佢蛋嘅阿瞳,則一面憤怒猙獰嘅表情睥住佢。

我趁呢個機會,拎出一張刻滿符文陣圖嘅白色符紙,貼落浩然額頭上。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我雙手合一,向佢講一句:「返歸啦屌你老母。」

「嗚嗚嗚嘎嘎嘎嘎嘎噢噢噢噢啊啊啊啊!」

浩然發出沙啞嘅慘叫聲,嘴巴唔停咁嘎嘎聲咬合。

頓時,黑霧從浩然身上湧出,浴然臉上兇狠嘅表情慢慢消失,雙手緩緩垂低,無力咁瞓落地下。



呼——總算成功將怨靈從浩然身上驅起,仲意外發現阿瞳嘅另一面。

企喺一邊嘅白寧愣望住我問:「你……做咗啲咩嚟?」

「可以阻隔鬼魂入侵嘅符紙,同你張鬼畫符差唔多,不過係將術式精簡化過。」

如果將道教符紙比喻為(a – b)(a^4 + a^3b + a^2b^2 + ab^3 + b^4),咁我嗰張就係a^5 – b^5。

將太上老君、觀音娘娘呢啲字眼cut晒,將最重要嘅法陣圖案以幾何方式簡化並留低。

「你究竟係咩人……點解又知對方俾鬼上身,又識畫呢啲符紙?」

「我係一個驅魔師。」我坦白講出事實,「阿瞳,你知唔知Shelly去咗邊?」



「我……同佢一齊跑上嚟,但中途佢俾嗰個校工捉走咗,得返我一個……」

原來係咁。

「你睇住浩然先,我去搵Shelly出嚟。」

既然怨靈特登附身浩然身上將我哋引上嚟,咁佢嘅身處地亦不言而喻。

阿瞳同白寧好驚訝咁望住我,不過我無再多解釋。

我推開禮堂大門,喺漆黑一片嘅廣闆空間內,有三道身影站立於此。

「Shelly……」

Shelly眼神呆滯咁企喺我面前,佢隔籬仲有一男一女,女嘅就係我喺樓下撞到嗰個女仔。

嗰對男女都係面色發紫,雙眼發黑,嘴唇泛藍,頸上有條紫黑色嘅勒痕,只有Shelly嘅面目係正常。

我記得好似係有對情侶喺學校失咗蹤。

佢哋三個面無表情,雙眼無光,而且身邊仲散發住濃厚嘅黑霧。

嘭—!

怪風吹過,禮堂大門被狠狠地關上。

一個頭髮斑白嘅阿伯憑空出現喺三人身後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