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通人嘅雙眼係感知唔到一般鬼魂,但怨靈係例外。

怨靈吸收大量能量演化而成,佢哋擁有嘅能量程度強大到連普通人都可以望到。

眼前嘅阿伯就係課室見到嗰個吊頸阿伯,亦係所有事件嘅原兇。

佢頸上有條紫黑色嘅勒痕,同隔籬嗰對男女一樣。唔知係咪吊頸死關係,佢條頸椎好似伸唔直,個頭歪埋一邊。

「點解……」阿伯將嘴巴張到非常大,發出沙啞嘅聲音,「點解你哋連一啲生路都唔畀我……」



……你哋?

我啱啱先發現白寧唔知幾時企咗喺我隔籬。

「你做咩跟埋嚟?」

「我跟住你入嚟㗎,都係個道士,當然有義務去消除惡鬼!」

「果然你哋係嚟殺我……我唔會俾你哋得逞,我要將你哋全部殺死!」



阿伯突然大叫一聲,一陣黑霧從佢口中散出向我哋湧過嚟,遮蔽眼前視線。

就喺呢個時侯,Shelly同嗰對男女向我哋衝過嚟!

「小心!佢哋都俾嗰隻怨靈附咗身!」

我跑到白寧面前,舉起電筒再啪動上面其中一粒掣!

一道非常刺眼嘅白光從電筒發出,佢哋三個一見白光就即刻停低腳步,面露懼色節節後退。



「嗚嗚嗚嗚……呢啲係咩嚟……」校工阿伯俾白光照到痛苦慘叫。

鬼係能量體,雖然物理手段無法觸及佢哋,但利用能量嘅話一樣會影響到佢哋,就算佢哋附身喺其他人體內。

有種講法係鬼魂唔會日間行動,因為佢哋懼怕太陽。

其實佢哋唔係真係驚陽光,而係驚陽光當中肉眼見唔到嘅光線,而呢個電筒可以射出模擬太陽燈嘅射線,有效阻擋鬼魂行動。

「幫我拎住。」我將電筒交畀白寧,然後拎出一張符紙,向Shelly衝過去。

附身Shelly嘅校工阿伯察覺到我嘅意圖,馬上舉起雙手格擋!

「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Shelly舉起力氣異常大嘅手捉住我拎住符紙隻手,我即刻用另一隻手拎起符紙,但佢隨即就將我另一隻手都捉住!



「仲未完!」

我用嘴巴咬起張符紙,然後向佢個額頭嘴過去。為咗張符紙可以黐實Shelly額頭,我用條脷舐咗啲口水落去。

「快啲從我朋友身體躝出去。」

「嘎嘎嘎啊啊啊啊啊……我要殺晒你哋,我要殺晒你哋……」

黑霧從Shelly身體湧出,Shelly表情慢慢放鬆落嚟,暈喺我身上。

「嗚嗚嗚嗚……唔使指擬走!」

校工阿伯強行抵擋白光,指使嗰對男女向我衝過嚟!



我一手抱住Shelly嘅身軀,然後先將男嗰個一腳踢開,但另外嗰個女仔已經跑到我眼前,張牙舞爪向我咬過嚟。

「嘿啊!」

就喺呢個時侯,白寧將嗰個女仔推開咗!

做得好!

我公主抱起Shelly,然後邊向禮堂大門跑去邊向白寧大叫:「快啲走!」

「邊個……都唔可以走!」

一團黑霧瞬間聚集喺我眼前,化成校工阿伯個樣,然後伸出紫黑色嘅手,一手向我條頸捏過嚟!

死火,白寧啱啱轉咗身無照到校工阿伯,俾佢有機可乘!



千均一發之際,一陣白煙從我褸袋湧出,擋住咗校工阿伯隻手!

白煙漸漸成形,映出若兒嘅模樣。

「區區小鬼,唔係我對手!」

校工阿伯揮動佢隻手,若兒頓時發出一聲慘叫!

「若兒!」

我放低Shelly,從褲袋拎出一把電槍向校工阿伯捅過去!

一陣藍白電光喺校工阿伯身上不停竄動,校工阿伯身軀不停抽搐,黑霧漸漸消散!



「快啲!」我叫喚白寧。

我將若兒嘅魂魄收返入嚟,然後推開禮堂大門,抱起Shelly逃出禮堂!

一出到去,就見阿瞳扶住已經醒返嘅浩然望住我哋。

「小凌、Shelly!」

「發生咩事……點解……」浩然一頭霧水望住我哋。

「無時間解釋,快啲走!」

「等等!」跟喺我身後嘅白寧突然叫停我,「嗰兩個人仲喺禮堂入面——」

「唔關我事!」

我係嚟救返我嘅朋友出嚟,唔係嚟驅除惡鬼,拯救平民——

「但係——」

喀啦——

禮堂大打打開,兩道搖搖欲墜嘅身影左搖右擺從禮堂行出嚟。

「你可能無發現到……」

明明係背住我哋,但個頭就望住我哋。

雖然Heidi俾魅魔附身時亦出現手腳扭曲情況,但同頭顱一百八十度轉動係兩回事。

「正常人係做唔到呢啲動作,佢哋已經死咗。」

「點……點會……!」

「所以唔好理佢哋,快啲走!」

「我講過……一個人都唔可以走!」

黑霧喺走廊另一端出現,肢體扭曲嘅男女慢慢向我哋行過嚟,我哋被兩面夾擊。

「抱住佢,我會幫你哋開路。」我將Shelly交俾白寧。

「咁你點算……仲有嗰兩個人呢?」

「嗰兩個人已經死咗,唔會救得返!」

「就算係咁都要救佢哋出嚟……如果連自己仔女死咗都唔知,做父母嘅會好傷心!」

傷心……?

「仲有如果唔喺度阻止惡鬼,只會有更多人受害!」白寧語氣非常堅硬,完全無平時嗰陣傻氣。

「就算係咁都唔關我事,我淨係嚟救我朋友出嚟。」

「點解……你明明有能力,點解唔去做?」

「因為我嘅原則係唔會處理委託以外嘅神怪之事。」

單係將怨靈從浩然同Shelly身上驅散已經觸及底線,所以我唔會再插手落去。

白寧緩緩垂低頭講:「我明白喇。」

「明白就快啲走,我會開路。」

正當我向校工阿伯衝過去時,白寧講咗一句:

「咁嘅話,我依家就委託你。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