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停低腳步,愣望白寧。

「我依家就委託你阻止呢隻惡鬼,將嗰兩個救出嚟!」

「……唔係講笑時侯。」

「我好認真!」

呢個眼神……唔係講緊笑。



點解冒住危險都要救嗰兩個死人出嚟?係盡道士嘅義務,定對佢哋於心不忍?

腦海裡浮現出一句話——

——因為我想用我嘅能力,去幫助有需要嘅人。

若兒曾經講過相同嘅話。

白寧同若兒嘅聲音,彷彿重疊一齊。



「委託係要有報酬,而且要我本人同意先成立,唔係你話係就係。」

「咁我……我無錢……」

「不過報酬可以事後再傾,所以——」

講講下,黑霧忽然化成人形,向我撲過嚟!

我從白寧手上拎過電筒,向校工阿伯射過去!



「嗚嗚嗚……!」

「委託接受,順帶一提呢刻開始見到聽到嘅所有嘢都要保密,唔可以同任何人講,如果有問題嘅話你就另謀高就。」

白寧呆咗呆,然後好開心咁講:「無問題!」

校工阿伯退後幾步,以帶殺意嘅兇狠眼神望住我。

雖然電筒嘅射線對鬼魂非常有效,但對方係怨念極深嘅怨靈,最多只能牽制住佢。

「阿伯,介唔介意話我知點稱呼你?」

校工阿伯依舊睥住我,良久先緩緩開口,以低沉沙啞嘅聲線講:

「……陳伯。」



「陳伯,你以前係呢度校工係咪?」

「……無錯。」

「而且仲喺課室吊頸自殺,我有無講錯?」

「……係又點?」

「既然你身為校工,又知呢度係小學生返學嘅地方,點解仲要做出啲咁嘅事?」

「你究竟想講咩!」陳伯勃然大怒,「唔好以為你問咁多,我就唔會殺你!」

「我聽過個傳聞,以前呢度有個校工犯咗戀童案,東窗事發之後就喺課室吊頸自殺,之後呢個校工嘅鬼魂不時會喺課室出現,嚇到班小學生唔敢返學,最後淪落到要殺校,變咗廢校。」



「係啊啊啊啊啊啊!既然你都知,你問嚟做咩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陳伯面目變得非常猙獰,化作一陣黑霧向我衝過嚟!

「但真相係,你係因為受到冤枉,所以先自殺。」

指尖抵到我頸上時停低,陳伯一臉愕然望住我。

果然,我嘅諗法無錯。

「冤枉……?小凌你講咩……」阿瞳愣問。

「犯下戀童案嘅人係校長,唔係你,係咪?」

「點解……你會知?」



為咗查清廢校真相,我嚟呢度前刻意上網查證過資料。

「我查過當時新聞,完全搵唔到相關資料,但我無意中發現另一單唔關事嘅新聞,係關於一單大陸小學發生嘅非禮案,而新聞嘅主角——就係校長。」

於是我得出一個猜測——

——嗰個校工係冤枉,戀童案嘅犯人係校長先啱。

「因為校長有權勢,佢為保名節將件事屈落你身上,臨老就退休嘅你被無辜冤枉,失去名聲同退休金,所以你就喺課室自殺,以死控訴校長。」

「……無錯,我從頭到尾都係俾人冤枉㗎!但係……」陳伯嘅聲音變得顫抖,「無人信我……無一個人肯相信我呀!」

「所以你就化成鬼魂嚇班小學生,嚇嚟呢度探險嘅人,甚至殺死嗰兩個人?」



「唔係,我只係想同佢哋講真相咋!我想話畀佢哋知我唔係犯人,無諗過要殺人!但係……但係佢哋連一句話都唔肯聽,仲係咁話我戀童犯!點解……」

陳伯嘅表情再次變得猙獰!

「點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低沉嘅吼叫聲從陳伯口中發出,一雙紫黑色嘅利爪隨即向我襲來!

「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「我相信你。」

「凌先生!」「小凌!」

嗖—!

指尖啱啱好停喺我頸上。

如果我嘅猜測係錯,我就會毫不猶豫消滅呢隻怨靈。

但事實並非如此,所以我唔會殺死佢……

而係拯救佢。

「你……肯信我?」陳伯面露驚訝,聲線顫抖地問。

「嗯。」

「你真係願意相信我,聽我講?」

「無錯。」

「陳伯!我哋大家都會聽你講,所以你冷靜落嚟先啦!」白寧都加把口。

「小凌……你哋兩個……」

「阿瞳……」白寧懷中嘅Shelly緩緩張開雙眼,以微弱嘅聲線講:「如果件事係真……咁應該要還伯伯一個公道……」

「你哋……你哋……」

一點一滴嘅淚水從陳伯雙眼流下。

只不過,淚水早已被污染得只剩濁黑。

「你哋唔好再呃我啦!」

一陣非常強烈嘅黑霧如同爆風向四圍湧出,將我哋全部人好似紙片咁吹跌落地。

「所有人入嚟都係為咗嘲笑我,從來無人願意聽我講嘢!你哋都一樣,我唔會相信你哋!」

「陳伯!」白寧舉起雙手擋住黑霧,「陳伯發生咩事!」

「瘴氣已經將陳伯嘅理性侵蝕,喺我哋眼前嘅再唔係陳伯。」

一股絕望嘅感覺沿住黑霧進入我體內——

——係陳伯一直以嚟嘅感受。

只係想做個平凡嘅校工,笑騎騎對住每日返嚟嘅小學生,安安穩穩過埋人生最後嘅道路。

只要可以為小學生提供一個清潔整齊嘅學習環境,就已經心滿意足。

卑微嘅陳伯老態龍鍾企喺走廊一角,露出唔完整嘅牙齒笑住望班小學生。

「嘻嘻嘻,就好似望住自己啲仔女一樣。」陳伯老懷安慰咁真誠地笑,即使眼前呢班係同自己毫無關係嘅細路。

但係突如其來嘅指控,令陳伯蒙上不實之罪。

「我無……我無做過呀!你哋有無查清楚㗎?」

俾自己最鍾意嘅學生當係戀童狂魔,無論名聲、前途、退休金通通失去,連家人都離己而去。

無力面對強權,於是決定自殺,以死控訴。

但即使化作冤魂,亦無法改變任何事實,依然被所有人當係戀童犯。不但無人願意聽佢講任何一句話,仲俾嚟呢度嘅人冷嘲熱諷,如同小丑一樣被任由嘲笑。

呢一切係陳伯一直以嚟感受到嘅絕望。

——已經受夠……已經受夠啦!

含冤而死嘅執念太過重,最後一條維繫理性嘅絲線啪一聲脆弱地斷開。

——我只係想安穩平凡咁過埋人世,點解個天要咁對我啊!

已經無法返轉頭,事到如今已經拯救唔到陳伯。

唯一嘅辦法就係將陳伯徹底消滅,等佢可以從呢個痛苦輪迴中解脫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