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陳伯,希望你來世可以做一個幸福嘅人,將呢世承受嘅冤屈全部抵消。」

既然要陳伯痛苦活著,不如俾陳伯安祥逝去。

我企起身,拔出一把灰白色嘅匕首,向濁黑嘅瘴氣衝過去!

「陳伯!你要加油呀!」

喺呢個時侯,有另一把聲音響起。



「你唔可以輸畀自己!就算呢個世界有好多會害你嘅人,但總會有希望存在!如果你依家放棄嘅話,就咩都返唔到轉頭㗎啦!」

白寧爬起身,雙手抵擋住黑霧向陳伯大嗌。

「我知道……堅持係件好難嘅事,我唔會叫你去唔好怨恨其他人,但你唔可以忘記自己係一個點樣嘅人!」

點樣嘅人……

我記得行過嚟途中,校舍出面同走廊都非常污糟雜亂,唯獨係課室打掃得非常整齊——



就好似等緊班小學生第二日過嚟返學。

陳伯嘅心,衷心熱愛佢份工作,熱愛嗰班咩都唔識,腦袋裡只有「天真無邪」四個字嘅小學生。

即使蒙受冤屈嘅對待。

「陳伯!」

白寧即使一次又一次俾黑霧吹跌,依然爬返起身邊叫喚陳伯,邊向前奮力邁進。



「我會幫你主持公道,將真兇繩之於法,所以你一定唔可以輸畀自己!」

「陳伯……」

「陳伯!」

響亮嘅呼喚聲喺走廊不停徘徊,喺絕望漩渦之中,我感覺到一絲非常微弱嘅白光浮現。

縱使非常微弱,但絕對無錯——係陳伯嘅意識!

我衝過黑霧之中,將原來用嚟消滅陳伯嘅灰白色匕首指向地下,以陳伯為中心喺佢腳邊畫出一條又一條線條,形成一個又一個圓形圖案,再喺當中刻上梵文,形成一個半徑三尺嘅圓形法陣——

曼茶羅法陣。

喺佛教密宗,曼茶羅擁有調和宇宙能量,驅散不潔與瘴氣,保護內部嘅作用。



怨靈因為涉取過多能量,以致自己無法好好控制而漸漸失去理性,而溢出嘅能量又被稱為「瘴氣」,當中蘊含怨靈心中所有怨恨、不甘、痛苦。

由曼茶羅所組成嘅法陣可以對能量進行調和,將怨靈身上嘅瘴氣淨化,令其回復本初。

前提係,只要本人仍未放棄。

瘴氣受法陣影響,反而形成一道如同颶風般劇烈嘅漩渦進行反抗。

我單手護臉抵擋瘴氣,另一隻手向陳伯伸過去,嘗試呼喚佢最後嘅意識。

「陳伯……你好鍾意小朋友係咪?」

瘴氣不停吹動我頭髮衣服,嘗試侵蝕我嘅靈魂。



「如果你鍾意嗰班小學生見到你咁,佢哋會點諗……佢哋一定會嚇到喊晒口,一路喺走廊跑,一路老師老師咁大嗌啦!」

陳伯依然無回應我,而我就繼續講落去。

「你都唔想班學生咁樣嘛……咁樣嘅話,你至今為止每日打掃課室嘅意義就化為烏有,所以你必須要保持最慈祥嘅姿態去等呢班小朋友返嚟呢度。」

「你……你願唔願意相信我?」

一道微弱而沙啞嘅聲音從漩渦中心傳出,陳伯再次問出一條問題。

「我相信你。」

「你……真係願意相信我?」

但無論問幾多次,答案都唔會變。



「我相信你。」

隨住我嘅答案,漩渦漸漸緩慢落嚟,瘴氣開始慢慢消散。

喺漩渦中心,我見到一副滿臉皺紋嘅老人家臉容,但再唔係嗰副恐怖駭人嘅神姿態。

「你可以好好休息,之後落嚟嘅事就由幫你。」

「多謝你……你哋肯相信我嘅話就已經足夠……多謝你……」

陳伯終於展現昔日鍾意小朋友嘅慈祥笑容,然後連同瘴氣漩渦一齊化成光點,消失喺呢個空間之中。

「多謝你……」



陰森嘅感覺已經不再,陳伯作為一個善良嘅靈魂喺呢座學校安息,而學校亦變回復一片寧靜。

陳伯……

世界太多不公,人類太過醜陋,先會有咁多悲劇發生。

正因為悲劇,會感到痛苦,所以仇恨就誕生,形成更多嘅悲劇。

現實係殘酷,我哋並無權利去要求人唔好怨恨,但至少要保持自己初衷嘅信念。

人類經常為「死亡」落下唔同定義,有人認為心臟停止跳動就等於死亡,有人認為當呢個世上無人再記得佢嘅話先係真正嘅死亡,而我認為——

人一旦失去信念,同腐朽嘅肉體並無分別。

驅使人類生存嘅,唔係金錢,唔係名聲,唔係快感,而係——信念。

即使到而家,我仍無忘記過我應該要做嘅事。

「凌先生……?」

奇怪……有種頭暈眼花嘅感覺……

「凌先生!」

唔通係因為魯莽衝入瘴氣之中而造成嘅後果……?

眼前天旋地轉,後腦咚一聲撞落地下……

一片昏暗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