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陳伯件事已經一個月。

嗰日我暈咗之後,Shelly佢哋送咗我入院,第二朝醒返之後就已經安然無恙。

失蹤男女嘅屍體已經被搵返,事情俾警方掩蓋,以「意外」為由處理告終,實情係點我都唔清楚。

不過即使被掩蓋,唔完整嘅真相依然喺大學間揚開,成為下個鬧鬼事件。

我同陳伯之間有過約定,會幫佢主持公道,不過而家無證無據,暫時無辦法揭發呢單案件。



總有一日,我會還陳伯一個真相。

「喵——」小黑忽然過嚟我面前撒嬌。

「做乜?貓糧咪倒咗喺個狗兜囉。」

「喵喵喵!」

「將就下食住先啦,你又唔知啲貓糧有幾貴,你條仆街真係食飯唔知米貴。」



「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!」

電光石火,我件皮褸又多咗幾條貓爪痕。

「唉……呢隻臭貓好撚難搞……」

「做咩咁煩惱呀?」若兒忽然竄咗出嚟。

「呢隻臭貓囉……養佢又要錢,又要周圍亂咁痾屎,嘥咗我唔知幾多廁紙,唉……」



「其實小黑都幾可愛啊,只要你畀個心出嚟去同佢溝通,佢就會乖乖對你。」若兒大愛模式上身,「唔信你睇!」

若兒飄到小黑面前,但唔知點解小黑一見到若兒就會好乖咁坐定,而且仲好似流露出恐懼嘅眼神。

唔知咩原理,大概一物治一物掛。

近排生活如常,無咩大委託接,就算有都係一啲好雞毛蒜皮嘅事,例如幫人屋企擺下法陣,趕走下街邊亡魂咁。

除咗某樣嘢——

「哇!小凌原來係驅魔師嚟㗎!」

「小凌好勁……黐張紙就趕走咗隻鬼……」

「原來真係有鬼呢樣嘢……話說小凌,驅魔師平時係會做啲咩,係念聖經灑聖水,定係念佛經灑符水?」



「你哋認錯人,呢度無人係驅魔師。」

「嗰日我明明見住唔知點樣將個校工阿伯消滅,你仲想扮咩嘢……」浩然皺起眉頭,「諗起嗰日就有種蛋痛嘅感覺……」

「踢你睪丸嗰個係阿瞳唔係我。」

「平時見小凌咁cool,原來收埋咁多嘢……」Shelly搭住我膊頭奸笑,「不過呢次之後,總算見到小凌不為人知嘅一面!」

「你好煩人。」

「唔好咁講啦,你講過我哋係『朋友』嚟㗎嘛。」

自此之後,多咗三個人知道我嘅秘密。



唔係,我仲計漏咗一個。

話說嗰日之後,就無見過嗰個傻婆道士。

你,最近還好嗎?尚愛看少女漫畫嗎?最近,近乎沒露面,你有新對象嗎?

就奇。

我唔在意佢跌落屎坑定去街市買蔥,但佢差我一筆委託嘅錢。

早知嗰日拎佢電話號碼,就唔使而家俾人差咗筆數。

好彩上個禮拜我問返穆姑娘拎多次支票,總算未淪落到要去街頭執紙皮。

我邊食住煙,邊悠悠閒閒咁行去café。正當我行到café門口,打算入去買杯咖啡時,我透過玻璃望到café裡面有個唔應該會出現喺呢度嘅人存在。



我捽一捽眼,睇下係咪自己眼花。

但係無,奇裝生物再次出現喺呢頭。

「你做咩會喺度?」我行到白寧面前。

佢見到我之後好雀躍咁用成間café都聽到嘅音量大叫:「凌先生!」

「太大聲!」我怒睥住佢。

「呃……一時太興奮,唔小心大聲過頭。」

「你喺呢度做咩……唔係,等等,你差我錢,上次陳伯單嘢你要畀返執酬我。」



「但係……」白寧打開佢銀包,「我好辛苦先夠錢買鋒味漢堡……」

「仆你個街我都估到係咁!」我反咗下白眼,「算啦,我怕咗你。」

之後,我收咗從業驅魔師以嚟最平嘅一次報酬——一杯咖啡。

好彩今次多咗錢,可以買杯貴啲嘅咖啡。

我坐落佢對面,烹受住熱騰騰嘅咖啡,但發現白寧眼甘甘咁望住我傻笑。

「點解你咁鍾意望住我傻笑?」我忍唔住放低咖啡問佢。

「你係咪好鍾意飲咖啡㗎?」白寧一臉非常好奇嘅表情。

「都幾鍾意。」

「我可唔可以試一啖?」

我不解反問:「你無飲過咖啡咩?」

白寧愣然咁向我搖頭。

我猶疑咗下,但見佢一臉扮晒可憐嘅眼神,所以就畀咗杯咖啡佢。

佢拎起杯咖啡,如同小貓輕嚐一口。

「唔!好苦!」佢即刻遞返杯咖啡畀我。

「咖啡本來就係苦㗎啦。」

「咩呀,咖啡唔係甜嘅咩?」

「太甜就會破壞咖啡本身嘅味道。」

白寧一頭霧水望住我,不過我唔奢求佢會理解,因為我一早知佢係個白癡。

只不過,佢啱啱係用我飲嗰個位飲杯咖啡……

我望住咖啡杯邊,都係轉去另一邊先繼續飲杯咖啡。

「你失咗蹤成個月,我以為你真係想走數。」

「我……只係最近有啲嘢做……」

「咁你嚟搵我做咩?」

「你點知我嚟搵你㗎……啊!」白寧講完先撳住嘴,但已經太遲。

「你唔係搵我點會無啦啦喺度出現,我估你都嚟咗呢間café幾次。」

「呢件事……唔係咁好意思開口……」

「咁我走。」

「等等!我……」

白寧臉頰泛紅垂低頭,好似有嘢想講,但又愈講愈細聲。

「我呢……俾師兄逐出咗師門……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