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稍微疑惑地問:「逐出師門……?」

「係,我無得再做道士喇……」白寧抬返起頭,輕輕點頭。

雖然對我嚟講無關痛癢,但循例上我都問一問:「點解你會俾人逐出師門?」

「因為……我其實已經拜咗師半年,但修為一直毫無進展,師兄佢哋都唔認為我係呢方面嘅材料,所以我先想去自己處理鬼怪事件,證明自己實力。但係過咗三個月,我都係未試過自己一個解決鬼怪事件,就連學校嗰次都係凌先生出手相助先解決到。」

「所以因為咁就俾人逐出師門?」



「學校嗰次之後我有不斷嘗試去處理其他案件,但通通無功而還,所以一個禮拜前師兄佢哋就逐咗我出師門。」

「咁點解你唔同你師兄講學校單嘢係你解決?」

「因為嗰件事係凌先生解決,完全唔關我事,我唔可以獨攬功勞!」

「真係唔知話你戇直定話你蠢好……」

白寧垂頭喪氣咁講:「其實我都有自知之明,可能……我真係無呢方面嘅天份……」



佢咬住下唇,眼神流露出失落,但又有種不甘心。

「但係我真係好試下做到個可以幫人驅鬼驅魔嘅道士……!」

我感覺到呢番話並非講笑,又或者三分鐘熱度嘅說話。

而且我諗起若兒亦經常講相同嘅話。

驅魔師唔係玩英雄扮演遊戲,單純有理念嘅人係無法做到,更何況係個只會拎住棵蔥周圍揮嘅傻妹。



但係我並唔討厭。

「你帶我上去會一會你師兄。」

「吓……?」白寧一臉愕然。

「我想見識一下你師兄有幾咁犀利。」

「但係……佢哋道行修為好高,個個都好犀利!」

「唔緊要㗎,就當切磋一下。」我將咖啡一飲而盡,然後邊壞笑邊向白寧講:「順便俾佢哋睇下邊個先有天份!」

「啊……天份?」

白寧一臉茫然,但我無諗住俾時間佢呆滯,直接推佢去帶我見佢師兄。



「不過去之前,我要返一返屋企拎幾樣嘢。」

拎完嘢之後,白寧帶我行到一棟唐樓,上去某個單位。

「我師父好少會喺呢度出現,裡面淨係得我三個師兄。」

「師父加個三師兄,咪即係唐僧同三位徒弟。」

「……唐僧?」

「無嘢。」

臨入去前,我將兩樣嘢交畀白寧。



「你戴咗上去先,一陣入到去無論見到咩奇怪嘢,無我批准都唔好出聲。」

「唔……好痛……」白寧邊戴邊答我,「知道啦!」

我撳一撳門鐘,幾秒鐘後就有人嚟開門。

「白師妹?」開門嘅人係個全身黃色道袍,體型肥胖嘅中年男人,「你已經唔再係呢度弟子,又上嚟呢度做咩嘢?」

「你好,我姓凌,係一位驅魔師。」我代替白寧回答。

「驅魔師……?即係嗰班教會神父?」肥師兄好不屑咁望住我,「白師妹,你知我哋同教會佢哋水火不容,點解要帶佢哋上嚟呢度?」

「容許我更正,係驅魔師。」

「都係一樣啦,咪又係拎住十字架呃呃騙騙。你走,我同你無嘢好講。」



「其實我聽聞呢度有班道行高強嘅道士,想上嚟見識我,無諗過會俾人咁打發……定係,其實你哋係班空有其表踲神棍呀,大肥豬?」

肥師兄頓時臉紅耳赤大喝一聲:「竟敢出言不遜!」

「師弟等等。」另一位體型較高嘅道士行嚟截住肥師兄,然後望住我講:「啱啱番話對我等嘅誹謗,我唔可以當係耳邊風。」

「我唔係有心睇唔起你哋……其實都有啲係。」

「你個口出狂言嘅小子!」

「兩位師弟退下!」

兩位師兄聽到聲嚇到即刻縮埋一邊,一個體型矮小,但氣勢非常磅礡嘅道士走到我面前。



「閣下無需再多番故意挑釁,不如開門見山講,帶白師妹上嚟呢度究竟所謂何事?」最後呢位矮師兄非常爽快咁問。

我亦無再轉彎抹角,直接答:「我聽到呢個傻妹因為天份唔夠而被逐出師門,所以想睇下逐佢出師門嘅人有咩能耐。」

「呢啲係本門嘅事,應與你等外人無關。」矮師兄平淡咁解釋,「更何況白師妹的確資質不足,拜師以嚟半年修為毫無進展,連一單鬼怪案件都處理唔到,經本門商議後決定將佢逐出師門。」

「你有無諗過教畜教唔好,學生自然就學唔好?」

「可笑!貧道乃茅山派入室弟子,道行修為非凡人可比,豈容你說三道四!」

「講到自己咁勁,夠唔夠膽比試下?」

「比試……?」矮師兄皺起眉頭。

「依家有隻鬼喺呢間屋入面,先將隻鬼搵出嚟驅走嘅人就贏。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