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鬼……?」

呼——

窗口明明無打開,但就有陣怪風吹過。

「發生咩事!」瘦師兄慌忙咁周圍望。

肥師兄咬牙切齒咁指住我話:「一定係佢施展咗妖法!」



我舉高雙手,嘟起嘴話:「唔好含血噴人呀!」

「勿慌!」矮師兄合上雙眼。

啲窗突然全部自己打開晒,不停「啞啞」聲左搖右擺。怪風愈吹愈猛烈,將符紙同香爐吹到一地都係。

「呢度的確有隻小鬼!」

矮師兄打開眼,非常冷靜咁執起地下嘅符紙,以有規律嘅方式黐喺大廳每道牆上,再將啲窗閂返,用符紙黐住。



之後,佢將香爐擺返上檯,點燃上面三支線香,然後斟杯酒含喺口度,再向周圍一噴。

「太上老君教我殺鬼,與我神方。上呼玉女,收攝不祥……先殺惡鬼,後斬夜光。何神不伏,何鬼敢當。急急如律令!」

矮師兄突然眼神凌厲,大喝一聲!

「破!」

喝聲響亮得室內瞬間一片寂靜。



然後……

無任何事發生。

矮師兄得意洋洋望住我講:「野鬼已被驅散,呢次比試係我——」

呼——

線香忽然自行熄滅,牆上符紙盡數碌落,怪風變得更加強烈,吹到啲窗就嚟要甩咁制!

「發生咩事……」矮師兄冷靜神色終於不再,「野鬼應該被驅除咗先啱……點解會咁?」

果然,不出我所料。

「小凌,呢個程度仲夠唔夠?」一個由白煙化成嘅少女坐喺矮師兄頭頂上。



我無答佢,亦無直視佢,而係同白寧講:「你見唔見到隻鬼喺邊?」

「嗯。」白寧微微點頭。

「你唔好嚇我哋喎,隻鬼究竟喺邊度!」早就嚇到匿埋牆角嘅肥師兄大叫。

「你師兄頭頂。」我指住矮師兄頭頂。

「咩話!」

矮師兄拎起拂塵不停掃頭頂,場面睇落非常搞笑。

「佢係咪頭上有塵?」



「哈哈!」連白寧都忍唔住笑出聲。

「你記唔記得學校嗰陣嘅事?」

「記得!」

「你試下趕走佢。」

白寧微微點頭,然後拎出我預先畀佢嘅嘢,行到白煙少女面前。

咔嚓—!

一道強烈白光從白寧手上射出,白光射到白煙少女身上,映出白煙少女嘅樣貌!

「呢個……就係嗰隻鬼?」肥師兄呆滯咁望住眼前。



我交畀白寧其中一樣嘢就係可以射出太陽燈光線嘅電筒,當中射線唔單止對鬼魂有影響,強烈嘅話甚至可以一瞬間映出鬼魂原形!

「唔……!」白煙少女雙手交叉擋喺身前,露出痛苦神色。

蓬—!

室內怪風停止吹動,白煙少女眨眼間煙消雲散。

「呢個回合,係白師妹贏咗。」我壞笑一聲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