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無心嘅噩夢,卻衍生另一個怨念嘅噩夢。

我將我嘅推斷話畀Derek聽,而Derek亦沉思落嚟。

「因為當年我咁對Karen,所以Karen依家返嚟搵我報復……?」

「呢個係最合理解釋。」

Derek手托住頭,呆滯咁望住地下,無再好心急咁問我應該點做。



知道係被自己錯手害死嘅女朋友返嚟尋仇,就算係點嘅人都無法心安理得面對。

人嘅心中,有一種叫做「悔恨」嘅東西,因而會產生「贖罪」嘅行為。

「如果真係Karen搵我返嚟尋仇,咁我……無資格去將佢趕走。」

「即係你唔再打算解決你嘅噩夢?」

「因為呢個係我本應承受嘅罪孽。」



贖罪喺Derek心中植根深處,然而呢一切只不過係當事人為咗逃避而作出嘅行為。

「真係無聊嘅決定。」

「……無聊?」Derek一副愕然嘅表情望住我。

「如果你認為咁樣做可以贖罪,就大錯特錯。」我搖一搖頭,「你要做嘅唔係去承受對方對你嘅一切怨恨,而係要做出當日無做到嘅事情。」

「……當日無做到嘅事?」



「你以為亂咁同人講分手,就唔使同人講返聲對唔住?」

Derek喃喃吐出對唔住三個字。

「你女朋友有幾咁怨恨你係控制唔到,但至少你可以去完成你本應要做嘅事。」

與其自暴自棄承受憎恨,不如嘗試去填補悔恨。

「事到如今,講呢啲門面嘢仲有用咩?」

「有啲嘢,必須由嘴巴講出嚟先表達到。」

我將咖啡一飲而盡,然後企起身。

「你自己決定,不過無論你想唔想消除呢個噩夢,我都會收你錢。」



正當我轉身準備走時,Derek叫停咗我。

「我想消除呢個噩夢。」

Derek作出咗抉擇。

不論係每晚困擾住佢嘅噩夢定係已經過去嘅噩夢,Derek已經下定咗決心。

夜晚,我跟隨Derek上咗去佢屋企。

Derek係一個人住,屋企擺放咗非常多奇形怪狀嘅物品,例如水晶、骷髏頭、抽象畫,就連廚房同廁所都有,幾乎佔咗屋內面積四分三,真正實用面積仲少過我屋企廁所。

果然做創作嘅人係唔同啲,連品味風格都與眾不同。



我吩咐Derek唔使理我,好似平時咁就得,差唔多眼瞓嘅時侯先叫我。

為咗對Derek進行催眠,迅速將佢導入夢境。

催眠有分好多種類,一般我哋最熟悉嘅係透過暗示進行心理治療或者喚醒深層記憶,高階程度可以控制他人、自我洗腦甚至前世回溯。

而我做嘅,只不過係單純將對方嘅腦電波從β波(緊張狀態)引導去θ波(睡眠狀態),令佢進入發夢狀態。

我坐喺梳化拎住自己帶嚟嘅書喺度睇,而Derek就自己做自己嘢。

不過Derek去沖涼嘅時侯,我發現咗樣嘢。

「你腰嗰條疤痕,係點樣嚟?」

上半身赤裸嘅Derek條腰有條長達20cm嘅疤痕。



「呢個……真係唔好提。」Derek苦笑咗聲,「話說有次我病得好嚴重,食藥食到暈陀陀,但片場有個shot好緊急,於是我就唔理揸車去片場,結果半路暈咗。好彩最後關頭醒返,但人係擰唔切軚炒咗,條疤就係俾啲玻璃鎅親。」

「咁你真係幾好彩下。」我對Derek嘅運氣非常驚訝。

「當時記憶好模糊,我都唔知點解醒得返……我好似記得係有把聲叫我,但又好似無,嗰陣實在不醒人事,根本唔記得做過啲咩。」

「你記得唔好再藥駕就夠。」

有把聲音喚醒Derek,救返佢一命……

聽落似乎另有內情。

Derek沖完涼,吹好頭之後,就向我示意已經準備好。



「我已經搞掂,隨時可以瞓。」Derek講完不忘打返個喊露。

我吩咐Derek放鬆咁瞓喺床上,然後熄晒房內所有燈,拎出電話,播放出一首旋律柔和而有特定節奏嘅催眠曲,校到啱啱好嘅音量放喺Derek床邊。

「你只要專心聽住呢首歌瞓就得。」我提點Derek,「我干涉唔到你嘅夢,淨係可以喺你瞓覺期間保障你安全,所以之後嘅事情就要靠你自己。」

「無問題。」

Derek合上雙眼,開始瞓覺。

無幾耐,一道緩慢而帶節奏嘅呼吸聲傳出。

生物係由三樣嘢組成——肉體、靈魂、精神。大部分人都明白肉體同靈魂意思,唯獨對精神嘅定義非常模糊。

精神,就係意識存在之處。

瞓覺嘅時侯,肉體會瞓喺床上,靈魂依然依附肉體身上,而精神就會穿越到另一個異空間,又稱為夢境。

夢境係由大腦電波磁場形成,每個人都擁有自己嘅夢境,而夢境會受大腦電波影響,因而會被瞓覺時最活躍嘅潛意識主導。

發夢,就係精神脫離三維空間,去到夢境所在之處。

所以無論夢境發生咩事,處於現實嘅我都無法進行干擾,即使白衣女鬼喺夢中追殺Derek。

因為佢哋係透過夢境將意識連接,從一開始白衣女鬼就唔喺我眼前。

Derek已經進入睡眠狀態,我喺一旁靜心觀察。

大約十分鐘後,Derek眼皮下嘅眼珠開始快速轉動,有讀過精神分析學就知係發夢其中一種特徵。

Derek微張嘴巴打住鼻鼾,同普通瞓覺無咩分別。

但慢慢,Derek臉色開始變異。

「嗄——嗄——」

Derek額頭冒汗,鎖緊眉頭,雙手用力捏實床單,神情非常辛苦!

我全情貫注望住Derek。

「嗄——嗄——」

Derek張大嘴巴不停喘氣,但喘氣聲非常薄,好似就嚟窒息一樣!

情況愈嚟愈唔對路,佢喺夢入面遇到啲咩……?

「嗄——嗄——」

我拎出一張符紙黐落Derek額頭,再大嗌一聲,將Derek從夢境叫返嚟現實!

「Derek!」

Derek驟然扎身,捉住手臂彈起身,嘴角微微上翹地喘氣。

「啱啱你喺夢入面遇到啲咩?」

「啱啱……」Derek喘完氣後,眼神開始變得恐懼,「我不停對住白衣女鬼叫Karen個名,但佢對呢個名完全無反應,無論我講咩佢都只會一味追殺我,就好似佢唔係真係Karen咁。」

「跟住呢?」

如果單係咁,應該唔足以令Derek變到啱啱咁。

「我俾佢捉住之後,佢第一次同我講嘢——」

Derek眼神愈漸恐懼。

「佢話……我已經玩夠,聽晚就殺死你。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