咩話……?

點解……白衣女鬼突然決定要殺死Derek?

「會唔會係因為我搵你幫手觸怒到佢,所以佢要殺死我?」Derek雙手捉住我膊頭,好緊張咁問。

「你冷靜啲,如果佢喺透過夢境同你意識連結,應該唔會知道現實我喺你隔籬。」

「咁點解佢……Karen要咁做?」Derek睜大雙眼,「唔通佢唔係Karen?」



「我都唔知。」

我並無身處夢境之中,唔知道當中發生咩事。

夢中殺人的確存在,就好似猛鬼街咁,當意識喺夢中死亡,無法返到身體,現實本人就永遠無法甦醒。

生物係由肉體、靈魂同精神形成,一般人定義嘅「死亡」係肉體嘅消逝,然而實際上只要失去呢三樣嘢當中一樣就會死亡。

例如意識喺異空間消逝,或者靈魂被消滅。



白衣女鬼一直只喺夢境追殺Derek,但呢次突然決定要殺死Derek,產生變化嘅原因好可能只有一個——

Derek嘗試同白衣女鬼溝通。

詳細緣由並唔清楚,因為我並無身處Derek嘅夢境,唔知Derek做咗啲咩。

「既然佢話聽晚殺死你,換言之你依家係安全。況且佢必須要喺夢入面先干涉到你,只要你聽晚開始唔發夢嘅話就唔會有事。」

「即係我要好似猛鬼街入面啲角色咁唔瞓覺?」



「呢個只係下策,我己經諗好對策,無論如何都要聽晚先可以再見到佢,呢段期間我會準備好所布嘢。」

我移開Derek緊緊捉住我膊頭嘅雙手,搭返佢膊頭轉頭。

「我做驅魔師咁多年從未失敗過,所以你大可放心。」

安慰完Derek,我就離開咗佢屋企。

我向Derek講咗個大話,而且我亦無十足把握。

就如之前所講,我並唔擅長處理呢類型案件,因為我係驅魔師,唔係通靈師、傳心師之類嘅人,唔熟悉超自然事物。

睇嚟,我需要搵個幫手。

第二晚,我上到Derek屋企。



「凌先生……白小姐?」Derek打開門。

「你好呀Derek先生!」白寧喺我身後冒出,向Derek揮手。

「佢係嚟幫我手……屌你同我收埋條蔥去。」我一手搶走白寧棵蔥。

入到屋,Derek依然一副忐忑不安嘅表情。

知道今晚可能係自己死期嘅人,無可能仲可以好地地咁坐喺度。

今晚做法同尋晚一樣,透過催眠快速將Derek導入發夢狀態,進入嗰個噩夢。

不過今次會做多樣嘢——



「今次我會同你一齊入去個噩夢入面。」

「……一齊?」Derek露出疑惑嘅表情。

「我會進行離魂,即係俗稱嘅靈魂出竅,進入你體內,同你意識進行同步。」

Derek同白寧一副不解嘅表情,於是我繼續解說。

「喺夢裡面我唔會出現,你依然係主體,而我就依附喺你意識上。我會睇到你睇到嘅嘢,聽到你聽到嘅嘢,甚至連性命會連結埋一齊。」

「性命……連結埋一齊?」Derek好驚訝咁大聲問。

「無錯,如果你喺夢入面死咗,我都會一齊死。」

Derek睜大雙眼,非常驚詫望住我。



「師父,你話咩話?如果Derek先生喺夢入面死咗嘅話,你都會……」

「無咩好擔心,反正百分百唔會有事。」我面向白寧,「不過,今次有你派上用場嘅時侯。」

「我……?」白寧愣然指住自己。

「我會教你點做,你只要守住我哋兩個隔籬,見唔對路就叫醒我哋就得,唔使猶豫。」

我將兩張符紙交畀白寧,交帶畀佢聽應該點做。

「點解……」Derek皺起眉頭,眼神既詫異又困惑,「就算你係驅魔師,都唔使做到呢個地步嘛?」

「就係因為驅魔師,所以先咁做。」



雖然我討厭Derek呢個人,但呢個唔係我卻步嘅理由。

更何況,我想睇下Derek呢個噩夢嘅真相。

準備好之後,我同Derek瞓喺床上,準備進入夢境。

「之後就靠你,同埋你唔好乘機拎棵蔥出嚟。」我交帶白寧。

「放心喇師父,我一定會好好睇實你哋!」白寧都係拎住棵蔥。

唉……無得救。

我合上雙眼,只剩一片漆黑。

「如果你出咗事嘅話,我會將你拉返返嚟。」若兒嘅聲音喺我耳邊傳出。

「嗯。」

然後,我同Derek準備進入噩夢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