柔和嘅音樂喺耳邊響起,身體慢慢放鬆落嚟。

我係屬於容易瞓著嘅類型,就算坐喺度都可以瞓得著。

所謂靈魂出竅其實唔係真係靈魂脫離肉身,舊時宗教同神秘學無「意識」呢個概念,直到近代先開始有,所以舊時就將所有嘢都歸咎於靈魂。

實際上,靈魂出竅係意識脫離肉體嘅意思。

一般嚟講,靈魂出竅嘅最佳時機係瞓覺,因為發夢係人嘅意識脫離肉體,進入夢境嘅時刻。



只要脫離肉體一刻控制到自己意識,靈魂出竅就成功。

有唔少人都會有呢種經歷,忽然有種高空掉落嘅感覺,或者手腳突然抽搐,其實係意識脫離肉體嘅先兆。

其實我哋每日都會經歷呢樣嘢,但正常瞓覺意識會進入沉睡,所以唔會感覺到。

只有偶爾出現身體沉睡但意識未沉睡嘅情況,先會有機會短暫感受到呢種經歷。

但若果可以意識清醒狀態下沉睡,就自然控制到自己意識,進行靈魂出竅。



而家嘅我已經成功離魂,喺半空望住自己同Derek嘅身體。

仲有企喺一邊戇鳩鳩嘅白寧。

仆街,兩個男人瞓埋一齊真係好gay。

我忍住嘔心嘅感覺,進入Derek嘅身體,同Derek嘅意識進行連結。

連結完成後,下一步就係等Derek進入發夢狀態,伴隨Derek嘅意識一齊進行夢境。



漆黑一片。

有人話當身處於周圍咩都無嘅漆黑空間時,時間感將會變得好遲鈍,我非常同意。

唔知等咗幾多,開始有種天旋地轉嘅感覺。

眼前出現模糊嘅映像,隨住時間慢慢變得清晰——

夜晚,一條空無一人,只有少許街燈照射嘅街道。

「我」手足無措咁周圍觀望,然後向前行,諗住搵出口。

蓬—!

一陣冷風吹過。



眼前多咗個人。

一個臉容被長髮遮蔽,全身白衣嘅赤腳女人企喺眼前。

「Karen……你係咪Karen?」

白衣女鬼無出聲。

不安同恐懼嘅情緒泛起,心卟通卟通跳得非常快。

Derek嘅情緒正流入我意識中。

「如果你係Karen就應一應我,我有嘢想同你講!」



白衣女鬼依舊無作聲,而且一步一步向「我」步近。

「殺……死……你……」

大鑊!

如果Derek喺呢度俾白衣女鬼殺死,我哋兩個都會死!

「快啲走!」我嘗試呼喚Derek。

視線突然轉去後方,「我」開始向前奔跑。

前面係左右分岔路,當「我」向左轉嘅時侯,白衣女鬼驟然出現喺眼前!

「嗄——嗄——」Derek慌忙咁邊喘氣邊向另一個方向跑。



但一跑到轉角位,白衣女鬼再次憑空出現!

「嗄——嗄——」

「嗄——嗄——」

喘氣嘅感覺、被沾濕嘅後背、心口嘅壓迫感……

眼前映像不停轉動,但無論向邊個方向跑,白衣女鬼總會出現眼前,而且每次出現都愈嚟愈靠近「我」!

「嗄——嗄——」

「嗄——嗄——」



白衣女鬼愈嚟愈近……

愈嚟愈近……

愈嚟愈近……

無法逃脫……

跑到一條死巷,前面終於再無路可逃,而白衣女鬼就喺我身後——

一步一步地接近。

「我」四肢無力背貼牆身,望住白衣女鬼慢慢行近。

頓時,一股莫名嘅情緒流入我意識……

呢股情緒……

「Karen,你係咪Karen呀?你停低落嚟先,有嘢我哋慢慢……啊啊……」

白衣女鬼舉起瘦骨嶙峋嘅雙手,一嘢捏住「我」條頸!

「啊啊啊……」

脖頸被勒緊,氧氣無法傳入氣管,頭開始變得愈嚟愈重……

「嘿嘿嘿嘿……」白衣女鬼發出低沉嘅笑聲。

「點解……醒唔到……」Derek用盡力氣吐出一句話。

點解……醒唔到?

「今次唔會再俾你走甩,我要捏死你……」

白衣女鬼嘅雙手猛然施加力度,指尖深深陷入皮肉中……

「救……救……命……!」

有種突兀嘅預感。

我雖然同Derek共享感覺,但無法主導Derek嘅意識。

但係,我必須要向Derek傳達一件事……

「Derek……」

溫熱液體慢慢流下……

「Derek……」

眼前映像漸變模糊……

「凌……先先?」

「揭……開佢……頭髮……」我艱辛地吐出一句話。

Derek聽到我嘅聲音,用僅餘最後一口氣撥開白衣女鬼嘅長髮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