映入眼前嘅——

「Karen……果然係你!Karen!」

一個我所唔認識嘅少女,但Derek十分熟悉嘅人。

從一開始猜測就無錯,喺夢中化成白衣女鬼追殺Derek嘅人就係七年前死去嘅女朋友。

Karen對自己容貌曝光稍微錯愕,但好快就收返表情,面無表情咁望住「我」。



「Karen,點解我叫你個名,你都唔應我?」

「你問點解?呢句話應該我問返你先啱!」

捏住Derek嘅雙手並無放開,反而再次變得用力。

「唔……!」

「點解你要同我講分手……點解你無即刻衝出嚟追我……點解啊!」



我明白啦。

Karen無回應Derek嘅呼喚唔係因為聽唔到,而係無必要。

從一開始,Karen目的就係向Derek報復。

「Karen……我……」

「點呀?依家先諗住假惺惺同我講對唔住呀?太遲喇!」



Karen雙眼流下兩行血淚,表情變得猙獰嚇人!

「Karen……對唔住,嗰陣我講分手只係一時衝動,講完我已經好後悔……我無諗過真係同你分手,更無諗過件事最後會變成咁……」

雙眼有種熾熱嘅感覺,視線開始變得模糊。

「我好後悔,我好後悔當時講嘅話,更加後悔當時做嘅決定……如果我肯放低拍戲,即刻衝出嚟追你,你就唔會死,我真係好憎我自己,好想殺咗自己!自從你死咗之後我每晚都會諗起呢件事,然後覺得好後悔……對唔住,我對你唔住……」

淚水已經慢慢流下,明明係Derek喊緊,但就好似我喊緊一樣。

因為親手害死自己最重要嘅人。

無比後悔嘅感覺湧入我意識中,而且我亦身同感受。

——因為我都試過呢種無力嘅悔恨感。



Derek無力企喺Karen面前,任由佢捏住自己條頸。

「你以為咁講我就會原諒你?你以為喊兩聲我就會可憐你?我可憐你咁邊個可憐我啊?」

Karen表情更變獰厲,雙手用力得要捏斷Derek條頸一樣!

咁樣落去……Derek真係會被殺!

意識依附Derek身上嘅我無法干涉呢個噩夢,唯一救到我哋嘅人只有白寧!

白寧究竟做緊啲咩……點解佢無按我所講叫我哋起身!

「Derek!醒下!快啲反抗!」



Derek已經失去生存意志,一心想補償嘅佢就算俾Karen殺死亦唔會再反抗。

「哈哈……你依家算點?以為咁樣就會得到原諒?以為俾我殺死就係對自己最大嘅懲罰?」

無論我點呼喚,Derek依然只愣望住Karen。

「哈哈哈哈……我唔會俾你稱心如意,你啊……」

突然,新鮮嘅氧氣再次吸入肺中,捏住脖頸嘅雙手亦慢慢鬆開。

「真係個傻瓜。」

Derek一臉呆滯咁望住Karen。

「你……唔係搵我報仇咩?」



「你白癡定低能呀你?我要報仇早就七年前就報咗喇,唔通等到Derek大導演事業有成,周圍都係囡囡嗰陣先嚟搞你咩?」Karen捧腹大笑住咁講。

「咁你做咩要扮成女鬼嚇我?」

「唉……你果然唔記得咗……」

「唔記得咗……?」

「我哋之間嘅約定。」

眼前浮現出一段映像,係Derek嘅記憶——

喺器材周圍亂放,只有三百尺大小嘅狹小studio裡面,一男一女喺度傾偈。



「Derek,點解你咁鍾意鬼片嘅?」Karen坐喺一個非常大嘅喇叭上問。

「因為我鍾意嗰種俾啲非常恐怖嘅嘢追住,但無法反抗,只可以一直跑一直跑,然後跑到盡頭走唔甩嗰種壓迫感同絕望感,唔知點解睇到……有啲興奮。」

「我都係,每次睇到呢啲場面,我就會……忍唔住變濕。」

「你比我仲變態。」

「彼此彼此啫!」

「做你男朋友真係幸福,前戲都唔使。」

「……白癡。」

Karen踢咗Derek一腳,然後企起身。

「不過做導演就無得親手感受呢種感覺,只可以望住人哋,你唔會覺得可惜嘅咩?」

「都唔會㗎,比起做主角我想做創造故事嗰個,不過……」Derek停咗停,然後又繼續講:「有機會嘅話,我都想做次主角,想知俾人追殺嘅感覺係點。」

「咁到時就等我做導演,幫你拍返場驚天動地嘅鬼片啦!包保賣座!」

「下話。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