唔怪得之尋晚我將Derek從噩夢叫醒時,佢嘴角係露出笑容。

同埋啱啱「我」俾Karen追到埋牆時,喺恐懼嘅情緒之中竟然有種莫名奇妙嘅興奮感覺。

呢個,就係Derek同Karen之間嘅約定。

結果,Karen並無做到導演,反而機緣巧合之下Derek做咗導演。

之後,就發生咗嗰件事。



七年過去,Derek忘記咗呢段記憶,忘記咗當初同Karen嘅約定。

但已經唔重要。

因為呢刻Karen實現咗呢個約定。

「呢七年嚟我一直守喺你身邊,只係你個傻瓜以為係發緊夢,一直無理過我咋!」

發緊夢……?



Derek曾經講過,佢藥駕暈咗嘅時侯好似係因為聽到有把聲叫喚佢,所以先醒返……

我嘅諗法傳入同我連結嘅Derek意識之中,佢瞬間就明白一切。

「嗰陣……嗰陣原來係你叫醒我!」Derek驚訝得唔可以再驚訝。

「鬼叫你咁大頭蝦,又唔顧安全咩。」Karen敲一敲Derek個頭,「死咗都要人擔心你……不過,多謝你。」

「點解……要多謝我?」



「多謝你個傻瓜,喺最後一刻終於認得我。」

「最後一刻……?」

「嗯,我感覺到自己就嚟要消失,可能係要投胎喇……所以我想用盡我最後嘅力氣,俾你做一次鬼片嘅主角,實現當年嘅約定。」

Karen臉上血痕漸漸消失,白衣女鬼形象慢慢褪去,變咗做一個打扮cool得嚟又夠晒潮嘅女仔。

「點呀,我呢個小小導演稱職嗎?」

「點止稱職……」Derek邊抹眼淚邊答,「呢個離別,直頭刻骨銘心添!」

「咁就好。」

Karen雙手放喺身後,微微一笑。



「知道你七年嚟一直無忘記過我,就已經心滿意足……所以你唔使再懲罰自己,無必要刻意同其他女仔保持距離……要好好生活,識個好女仔……」

「我——」

「仲有呀,唔好成日捱夜,唔好成日咁暴燥,對自己身體唔好呀!仲有……仲有……我太多嘢想講,但我驚講唔晒,點算好呢,點算好,我應該講咩……點解對眼會咁矇㗎,好乞人憎啊……」

Karen好長氣咁講嘢,但早已泣不成聲。

「總之要好好鍚自己,如果唔係我變成鬼都會返嚟搵你㗎!」

「你唔係已經變成鬼啦咩?」

「又好似係喎!哈哈!」



兩人對視一眼,破涕為笑。

不需言語。

不需動作。

只需要心。

直到最後,Derek終於向Karen表達到歉意。

直到最後,Karen終於向Derek表達到愛意。

Karen慢慢化作光點,將漆黑嘅街道照得一片光亮。

「時間差唔多喇,你要保重。再見,Derek,我愛你。」



「再見,Karen,我愛你。」

守護Derek七年嘅Karen,喺最後一刻向最愛嘅人表達本應無法訴說嘅心意之後,喺佢眼前成佛。

剩低落嚟——

只有死者對生者嘅祝福,同生者對死者嘅釋懷。

估唔到最後竟然見證到咁嘅結局。

我將意識脫離Derek嘅夢境,慢慢返到自己身體,從現實中甦醒。

「師父,你醒喇!Derek先生佢……」



「佢……發緊一個好幸福嘅夢。」

至少Derek臉上掛起一副幸福嘅笑容,雖然淚水將枕頭沾濕一片。

「師父,咁樣我哋係咪完成一單委託喇?」白寧興奮咁問。

「嗯,你都有功勞。」

「太好喇太好喇!Yeah!」

「收聲,快啲走,唔好嘈住人瞓覺。」我強行將白寧拉走。

雖然最後都無派上用場,但可能係第一單有份解決到嘅委託,白寧顯得額外興奮,成個弱智咁。

事後我問返白寧,點解無叫醒我哋——

「無呀嗰陣Derek先生雖然係咁喘氣,但又未到好嚴重咁,師父你又一副死魚樣,所以就無叫醒你哋喇!」

真係想將白寧打鑊金,乜撚嘢死魚樣呀?

算數,唔同弱智計較。

趕走咗白寧走之後,我自己一個喺街角食煙。

夢係一個好神奇嘅地方,我哋可以喺嗰度見到潛意識渴望嘅嘢,甚至會遇到離逝已久嘅故人。

坊間有樣嘢俗稱「死者報夢」,據說人死後靈魂會去到另一個空間,又稱靈界,而嗰度嘅人唯一同生者聯絡嘅方法,就係夢。

即使生死相隔,Derek同Karen終於可以心意互通。

我同若兒……又有無機會再次心意互通?

「小凌,做咩一副憂愁嘅樣表情呀?」從煙頭冒出嘅白煙化成若兒嘅容貌。

「因為啱啱見證到Derek同Karen嘅結局。」

「原來係咁。」

「我唔係喺度憂愁,而係慶幸……你依然喺我身邊。」

「放心,小凌,我哋永遠唔會分開。」

「嗯,若兒,我哋永遠唔會分開。」

即使生死相別,只要仍然相伴身邊就足夠。

就算……

就算……

呢一切都——

係——

——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