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又到神秘台靈異專輯時間,我係主持人夏舞!今晚我哋邀請到道居道士,兼任凌先生嘅首席弟子白寧小姐上嚟呀……請問白小姐你喺度食緊咩?」

「鋒味漢堡呀,你無試過咩?」

「哈哈無呀(我先唔食呢啲垃圾)……我明喇,白小姐一定想講要食飽個肚先有力驅魔呢!不如白小姐講下道士同驅魔師其實有咩唔同?」

「有咩唔同?無咩唔同啊,大家都係識驅魔殺妖,不過驅魔師感覺好似有趣啲。」

「喔,係咁啊……係喇,點解你要拎住棵蔥嘅?」



「你唔好睇小呢棵蔥啊!呢棵蔥其實係一件非常犀利嘅法寶,只要對住惡鬼拎呢棵蔥出嚟,佢哋就會即刻退避三舍。」

「咁犀利,其實原理係點?」

「等等呀……搵到喇,師父話因為蔥蒜擁有某種刺激性嘅分子,可以對某啲妖有奇效,例如殭屍同吸血鬼。」

「原來惡鬼嘅意思係吸血鬼……但通常聽道士係拎蒜頭居多,點解你係拎蔥?」

「因為蔥可以用嚟塞人鼻窿。」



「竟然仲有咁嘅用法!受教了!咁係咪咩蔥都做到,定係經由煉製先可以作為法寶使用?」

「街市十蚊十棵蔥,去菠菜蓮買仲有買十送一添。」

「咁真係一件幾方便嘅道具,普通市民都可以買返幾條旁身。係喇我想問你平時係咪經常同凌先生一齊去驅魔?」

「梗係喇!我哋一齊趕過鬼,又一齊驅散過噩夢!」

「咁你知唔知平時凌先生瞓緊覺,佢身邊隻鬼……即係若兒會做啲咩?」



「做愛做的事掛。」

「咩話!果然……係人鬼情未了!」

「你講咩呀?平時師父會將若兒小姐收埋,俾人困咗成日,咁到師父瞓覺嗰陣正常都會解放自己,想做咩就做咩㗎啦。」

「原來我誤會咗……話說呢集未開播之前,好多男觀眾(毒撚)已經對你呢位驅魔師首席弟子兼任女道士嘅你非常好奇,所以你介唔介意問一啲關於你嘅私人事?」

「嗯,可以呀。」

「咁我想問白小姐三圍係幾多?」

「唔知呀,我自己無度過。」

「你唔介意嘅我可以即場幫你度。」



「無問題呀。」

「……(拎出軟尺)……(度胸圍)……(度腰圍)……(度臀圍)……」

「點呀?」

「喔……白小姐身材真係好,不過諗諗下呢啲私人嘢都係唔應該咁揚咁講出去……(好想跳樓)」

「……(奇奇怪怪……)」

「話說好多男觀眾(毒撚)都好緊張白小姐,因為坊間有唔少專呃人性交轉運嘅神棍道士,所以佢哋好緊張你之前……有無受過一啲非禮待遇?」

「無呀,我三位師兄都好好人,好似大師兄會煮飯我食,二師兄會扮狗仔俾我騎,三師兄仲會俾我發洩,佢會用麻繩將自己五花大綁,然後叫我用皮鞭鞭佢添!」



「麻繩……皮鞭……你知唔知係做緊咩?」

「唔係三師兄想俾我發洩怨氣咩?」

「……(好隱瞞咁解釋畀白寧聽)」

「原來係咁,唔怪得之三師兄次次都笑得咁開心,我以為佢唔想我擔心添。」

「總之……你依家無再做……咁就好……」

「都係,我都唔想次次三師兄俾我打到周身傷痕。」

「我唔係咁嘅意思……算喇,講開呢樣,我反而想知道會唔會有真係需要透過性行為嘅驅魔儀式,例如……捽下面……」

「……(臉紅)」



「Sor,我唔應該問啲咁露骨嘅問題,我都係問返啲正常啲嘅問題喇!之前我聽凌先生講過妖魔鬼怪呢個概念,我想知『怪』係指咩嘢。」

「……(臉紅)」

「等等……點解呢個都要臉紅?我唔明呀?」

「……(臉紅)」

「睇嚟呢個訪問已經繼續唔到落去,唯有我哋下星期同樣時間再見啦!」

「……(臉紅)」

「夠啦!(翻檯)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