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師父!」

今日放學,白寧走嚟學校搵我。

「講過唔係你師父。」

「我哋一齊食lunch好無?」

「點解你可以咁得閒?」



「我本來應該喺道居修行,依家無再做道士,自然就無嘢做喇!」

「可唔可以搵返矮肥瘦三師兄接收返你件不可循環用廢物?」

「教我喇師父,教我喇師父!」

白寧扯住我衣角係咁大嗌,嗌到周圍啲目光都聚集過嚟,唔講以為可憐少女乞求賤男唔好同佢分手。

「……怕咗你,只係食飯時間,食完飯就同我返歸,明未?」



「多謝師父!」白寧興奮到跳起嚟。

係咁易敷衍一下白寧,佢應該就會乖乖地,唔再纏住我喇掛。

我帶白寧去到學校canteen,邊食飯邊同佢講下一啲驅魔師應有嘅基本知識。

「一般嚟講,佢哋可以分類四類——分別係妖、魔、鬼、怪。」

白寧從書包拎出一本筆記簿,好認真咁抄寫。



「『鬼』你應該知係咩嚟啦,可以分為亡魂同怨靈。亡魂一般無危險性,而且無處不在,而怨靈就係亡魂從生物同周圍環境吸收一定能量後演化而成,具危險性,陳伯就係例子。」

「咁水鬼同鬼仔呢?」

「只係鬼魂根據佢哋死法所呈現姿態,浸死嘅人會全身濕晒,夭折嘅人會停留嬰兒姿態,吊頸死嘅陳伯頸椎受力而拉長,下鄂受壓而合唔到口,但只係呈現姿態唔同,唔會影響佢本身係亡魂定怨靈。」

「喔……就好似你隔籬個叔叔無咗半個頭,但其實都係亡魂嚟一樣?」

噗—!我差啲將嘴入面嘅飯噴出嚟。

「唔通師父你見唔到?」白寧歪住頭問。

「我唔似你天生被動技,平時為咗雙眼清淨,所以唔會戴隱形眼鏡。」

幻想一下,你喺度食咁飯,你隔籬有個無咗半個頭,清晰見到大腦血肉模糊嘅切口,仲可能有啲撈咗腦漿嘅粉紅色血水一滴一滴滴落地下……



咪話噴埋隔夜飯,連你老母餵嘅奶水噴埋出嚟都仲得。

所以睇到鬼,其實唔係想像中咁方便嘅技能。

「至於『妖』係指基因比一般生物更進化嘅生物,分別識用法術嘅妖,同埋唔識用法術但身體結構異常,或者擁有特異能力嘅妖。」

「有無咩例子㗎?」

「貓妖、狐妖、花妖……呢種本體同動物差唔多樣嘅通常係前者,而後者例子有吸血鬼、狼人、食屍鬼等待。」

「哦……我仲以為吸血鬼呢啲係電影先有添!」

白寧就好似坐喺前排嘅乖學生,邊聽professor講義邊抄筆記,唔識就舉直隻手問問題。



搞到我好似真係個professor咁。

望住白寧專心嘅樣,忽然有道影子重疊起嚟——

不過呢道影子同眼前嘅白寧係截然相反。

「咁『魔』呢?雖然師父曾經提過,但佢無講過係咩嚟。」

「你有無諗過除咗我哋身處嘅三維空間,仲有其他空間存在?」

「……三維空間?」白寧不解咁問。

「無學過數學?」

白寧嘟起嘴搖頭。



「嗯……」我唯有簡單咁解釋一次,「前、中、後!」

「啊?」

「呢個就係我哋身處嘅三維空間,喺宇宙論被稱為現實。除咗物質界外,仲有其他空間存在喺呢個宇宙之中,但處於唔同嘅位面,舉個例夢境就係其中一個。」

白寧皺起眉頭,一頭霧水。

「簡單啲講,呢張檯就係宇宙。」我隨手拎咗幾張notes出嚟,亂疊喺檯面,「呢幾張紙代表唔同空間,呢張係現實,呢張係夢境,呢張係靈界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呢啲紙可能係散開,可能係重疊一齊,但我哋唔會知道,因為我哋身處喺現實。」



我拎起代表物質界嘅紙。

「我哋只係呢張白紙上其中一個文字,而呢張檯上有無數張紙,有無數嘅文字存在喺其他紙上面。」

「哦!我又好似明,又好似唔明。」白寧若有所思咁點頭。

「總言之你理解到呢個宇宙有好多空間存在就得。」

「咁呢樣又關『魔』咩事?」

「因為『魔』係來自現實以外嘅異空間,多數宗教稱其來源地為地獄,實際本質至今不明,但佢哋擁有超越常理嘅法力。」

「異空間嘅魔……點解佢哋會嚟到呢度?」

「喺古代,無知嘅人類為咗得到強大嘅力量,透過各種儀式召喚到現實。」

「原來……係召喚儀式……」

「『魔』嘅特點係佢哋無肉體,佢哋身處於只需靈魂,甚至只需意識嘅空間,所以嚟到現實之後,佢哋需要肉體作為媒介行動。」

白寧一言不發,停低手上嘅筆。

「你做乜喺度發吽哣?」

「啊……」白寧驚醒過嚟,「無嘢呀,我諗緊其他嘢啫,繼續喇師父。」

我皺起眉頭望住白寧。

平時對驅魔咁有興趣,但竟然聽聽下走去諗其他嘢。

「啊!係喇師父!」

「咩嘢?」

「我想問——嗰個跟喺你身邊嘅白色女仔係亡魂,定係怨靈?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