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呆咗呆。

佢指嘅係若兒。

「佢……係亡魂。」

「喔?」白寧露出疑惑嘅表情,「但係……」

「佢同其他鬼魂唔同。」我將褸袋入面嘅白色匕首展示畀佢睇,「因為佢有媒介儲存佢嘅靈體,所以唔會好似一般亡魂咁能量薄弱,容易消散。」



「……原來係咁。」白寧微微點頭。

我一口氣飲晒手上杯奶茶,然後同白寧講:「今日到此為止,我要返屋企瞓晏覺。」

「吓?但我未食完喎。」白寧一副無辜樣指住自己面前碗米粉。

「午飯時間係指我嘅午飯時間,你揼波鐘唔食晒關我鬼事。」我收返好啲notes,準備走人。

「等等呀師父!」



我企起身離開canteen,白寧就好似跟屁蟲咁跟喺身後。

「你……跟住我做咩?」

「無呀同師父一齊行囉!」

「快啲走喇,唔好煩住我。」我邊向白寧講,邊從褲袋拎出一支煙點著。

「等等。」白寧忽然拉住我。



「做咩——」

白寧伸出手,將我嘴巴上支煙拎落嚟。

「你……做乜嘢?」

「我拎走你支煙囉。」

「唔係,我問你做咩要拎走我支煙?」

「我為你好呀,食煙又臭又對身體唔好。」

——唔好再食喇,食煙對身體唔好啊!

一瞬間,另一把聲音同白寧嘅聲音重疊。



我開始對眼前嘅人感到疑惑——

既同佢相似,又同佢不同。

「喂!你做咩呆咗咁企喺度呀?」白寧隻手喺我眼前揚下揚下。

我捉住白寧隻手,將佢手上支煙搶返過嚟。

「唔好再搶我支煙,我食唔食煙又唔關你事。」

「好臭呀!」白寧作出撥風嘅手勢。

「煙就係咁嘅味㗎啦,頂唔順就快啲彈開,唔好再跟住我。」



「唔係呀!我唔係話你支煙!」

……唔係話我支煙?

驟然一聞,的確有陣比我手上支煙更濃郁更刺鼻嘅煙味傳嚟,就好似燒燶嘢咁。

我往煙味方向望過去,喺馬路邊有個阿婆擺放個化寶爐喺度燒嘢,周圍陰司紙、冥鏹、紙紮散滿一地。

「嗰個阿婆喺度做咩?食煙仲食得勁過你嘅?」

「你係咪白癡?阿婆擺明係喺度祭祀啦。」

睇嚟阿婆有屋企人死咗,所以喺度燒嘢。

不過咁樣其實幾無公德心,就算燒都唔應該喺馬路邊燒。



「唔好理人,走啦。」

趕走咗白寧之後,我就返屋企瞓晏覺。

夜晚餓醒咗,於是自己一個落街買飯,沿途經過今日阿婆燒嘢嗰條路。

阿婆已經唔見咗,只剩低一堆灰燼喺地下。

第二朝出門,沿經返學條路,又見到個阿婆喺度燒嘢。

好似因為佢企得太出馬路,有幾個好心人去提點佢,點知俾個阿婆鬧返轉頭。

真係好心無好報。



今日白寧又喺lecture room出面捕捉我,唔知點解佢會知道晒我啲落堂時間同行蹤。

明明獨來獨往嘅我應該係超夢夢,但佢就當我係比比鳥咁捉。

「係Shelly同我講㗎!」

仆街,佢哋幾時做咗朋友,仲會私底下聯絡……一定係廢校單嘢!

逼於無奈,今次我畀咗一杯咖啡時間畀白寧。

「上次師父淨係講咗妖、魔、鬼,仲未講『怪』係咩!」

「『怪』唔係指咩特定生物同存在,其實係……」

我一路白寧講解,白寧一路好比心機咁抄寫。

叮噹!電話傳嚟訊息。

我望一望訊息,然後熄返電話螢幕。

「喔?師父要走喇?」

「唔係,呢個人係搵我委託。」

「但點解師父你唔理佢?」

「因為佢係警察。」

「警察……?有咩問題?

「我哋有兩種人委託係唔會接——記者同警察,因為佢哋會令我哋身份曝光。」

「哦。」白寧微微點頭。

「差唔多天黑,我要返屋企食晚飯。」

我同白寧離開café,沿經尋日阿婆燒嘢嗰條路,又係一堆灰燼散喺地下,但唔見阿婆蹤影。

白寧指住嗰邊話:「嗰度有個奇怪嘅男人。」

奇怪嘅……男人?

我望過去之後,同白寧講:「唔好理個男人,快啲行。」

「喔……」

第二朝,阿婆又喺同一個位置燒嘢。

可能啲煙太臭關係,同附近嘅商舖引起爭執,結果驚動到警察過嚟。

阿婆好激動咁大吵大鬧情況下,俾警察強行清走咗化寶爐同啲陰司紙之後,事情先告一段路。

我非常在意呢件事。

今日我上完堂,特登喺lecture room留多十分鐘,然後就經後門偷偷地走,廢時白寧又喺出面等我,跟住又俾佢發現。

誰不知,我以為自己今次做到超夢夢,點知佢用大師球捉我……

「喂……」我又嬲又無奈咁扯住白寧個髻,「你唔好次次喺課室出面伏我,我唔係日日都咁得閒陪你。」

「啊!師父唔好扯我頭髮!」

「仲有我唔係你師父,唔好再認親認戚。」

如是者,今日又去咗café教白寧驅魔師知識。

「嗱,我依家講明,你想學嘢可以whatsapp問我,但唔好再喺學校出現。」

白寧好乖巧咁點頭,終於解決咗一件麻煩事。

夜晚,我哋又沿經阿婆燒嘢嗰條路。

「又係尋晚嗰個男人。」白寧指住馬路邊。

佢雙眼愣然,神情呆滯,望住地下燒成灰燼嘅陰司紙,甚至無視經過附近嘅車輛。

我行過去嗰個男人面前,問:「你喺度做咩?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