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快嘅路線係由鹿頸開始,經由谷埔行到鎖羅盆村,需時兩個半鐘,去到應該都凌晨。

「師父,呢度黑到咩都睇唔到!」

「夜晚行山係咁㗎啦,又係你自己要跟過嚟。」

我同白寧各拎住一個電筒,照住漆黑嘅山徑前行。

呢條山徑並無修葺過,係條密林滿佈,雜草叢生,泥石鬆散嘅山路,每行幾步就會有條樹枝擋住喺前面,要人手撥開。



加上天色漆黑,能見度只有前方三四米,就算係行開山嘅人亦唔敢夜晚咁行。

我擔心未遇到妖魔鬼怪,白寧已經碌咗落山。

「喵!喵喵喵!」

小黑行喺我哋前面,身手靈敏咁越過泥沙路,仲幫我哋探索出路。

我照住地圖同指南針,加上之前行山人士為方便喺分岔路留低嘅絲帶標記,好快就到達谷埔。



一路上無咩阻礙,除咗天黑所以行到慢,同埋——

「師父,我膝頭哥損咗,流血好痛呀!」

白寧唔知仆咗幾多次街。

「鬼叫你著短褲……」我從背囊拎出消毒藥水同膠布,「自己搞掂……喂,等等!做咩個電筒唔著㗎?」

「啱啱唔小心跌咗落地下……跟住就開唔返啦!」白寧伸住脷講。



「呢個太陽燈電筒嚟,一陣有鬼搞你唔關我事。」

「吓?吓?師父等陣,仲有無多個電筒呀?」

「你都係碌落山算吧啦。」

大概行到榕樹凹,離鎖羅盆村仲有兩公里時,指南針開始變得唔穩定,不停左搖右擺無停低過。

我拎出電話,完全收唔到電話訊號。

無估錯,應該係嗰回事。

我收起指南針,拎出一部手掌大細嘅黑色儀器。

「師父,呢部係咩嚟㗎?」白寧好奇望住部機。



「磁場探測器,鴨寮街五十蚊買返嚟,不過自己改裝過。」我邊開機邊答白寧。

「點解要探測磁場嘅?」

「你一陣就知。」

附近磁場反應非常強烈,而且正負極出現癲倒,係屬於磁場異常嘅情況。

指南針無法定位嘅原因在於此,然而呢種異常情況理應只出現南北極地方。

地圖同指南針已經無用,我一手拎住磁場探測器,一手拎住電筒行。

沿路樹枝雜草愈嚟愈多,地下泥沙愈嚟愈鬆散,仲隱約聞到陣類似發霉芝士嘅味道。



颯颯——

怪風吹動樹葉搖擺不定,遮蔽眼前視線。

當我再次照向前方,卻發現多咗道黑影。

「喵!喵喵!」小黑向前方怒叫。

係個著住行山裝束,戴住漁夫帽,握住長樹枝做登山杖嘅男人。

行山男見到我呆咗呆,然後話:「咦,幾位後生仔係嚟行山㗎?」

我打量佢一番,然後答:「係。」

「哈哈!」行山男邊點頭邊笑,「呢頭已經好少人嚟行㗎啦,個個都驚呢度有鬼,唔敢過嚟行!」



對方睇落並無可疑,不過我依然警戒三分。

「你一個人咁夜仲喺度行嘅?」

「我喺呢頭行咗十幾年㗎啦,基本上啲路都背熟晒,熟客仔嚟㗎!哈哈哈!」行山男講三句就笑兩聲,「不過我仲未搵到出口喺邊添!」

「咁你知唔知鎖羅盆村點去?」

「梗係知啦,你沿住呢條路去,大半個鐘左右就到㗎啦。」行山男指住身後條路。

「哦,唔該你。」

「唔使,不過哥仔你哋真係犀利,夠膽夜媽媽去鎖羅盆村。」



行山男行到隔籬,細細聲講咗句。

「但如果你哋要去嗰度,我勸你哋快啲返去。」

我回頭一問:「點解——」

眨下眼,行山男已經消失喺我眼前。

「小凌。」

若兒從我褸袋冒出,化為白衣少女姿態。

「咦?你係……」白寧驚訝咁指住若兒。

「喵……喵喵!」小黑好驚若兒,即刻縮去白寧後面。

「你好呀小白寧,雖然見過兩次,但第一次同你打招呼。」若兒友善咁笑住同白寧打招呼。

「若兒,你做咩出嚟?」

「以前我都聽過鎖羅盆村呢個地方,係一個非常不祥嘅地方,就算係我同穆樞機都唔敢入去。」

「點解?」

「因為,呢度係齊集『妖魔鬼怪』嘅地方。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