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依家……唔係應該夜晚咩?」白寧拎出電話,屏幕顯示而家係凌晨兩點,「點解會喺日頭?」

「我都唔知。」

「因為時空彎曲。」

若兒再次從我褸袋冒出。

「閔可夫斯基時空將空間同時間詮釋為相連,喺基於三條空間軸之上,仲有一條代表時間嘅虛數軸……」



「等等若兒,簡單,腦細胞缺失。」我指住白寧個頭講。

「喔……」若兒微微點頭,「簡單啲講,結界裡面嘅時間流逝速度同現實唔同,可能現實過咗一日,呢度先過咗一個鐘,又或者調返轉都唔奇。」

原來係咁。

「喔,我明白喇!」白寧恍然大悟,「即係出面過咗一日,呢度先過咗一個鐘!」

「你明條鬼,複讀一次唔等於叫明白。」



就連我都第一次遇到時空彎曲,而家眼前情況只可以靠若兒去解釋。

如果係前者都仲好啲,但如果係後者,恐怕……

「小凌,我感知到呢度有好多怪異氣息,但並非靈體……」

氣息怪異但又非靈體……只得一樣。

「喵……!」



小黑警戒地望住前方山徑低吼,似乎感知到某啲事物。

之所以帶埋小黑嚟,係因為貓妖可以感應到大家感應唔到嘅嘢。

天色變光,清晰望到眼前山路。我熄咗電筒,跟住小黑嘅步伐前行。

周圍磁場反應完全消失,所以若兒先可以出返嚟。

指南針亦能夠再次定位,但電話依然收唔到訊號。

由於結界令本身座標出現偏差,就算睇地圖都確認唔到現時位置,只可以一步一步向前行。

「師父。」

「做咩?」



「聞唔聞到好大陣味,好似腐臭味咁!」

「一早聞到。」

入咗結界,發霉芝士味並無消散,反而愈嚟愈濃烈。

行行下,白寧忽然嗌咗聲,跟住有塊嘢飛過嚟我腳邊。

「又做咩?」

「我唔小心踢到舊石,好痛!」

「踢到舊石?」



我望一望我腳邊,卻發現異狀——

啱啱白寧踢到嘅唔似係石頭,我踎低執起塊嘢仔細一望,赫然發現——

呢塊係一塊已經發黃腐爛嘅骨頭……!

我起身繼續向前行,發現路上愈嚟愈多骨骸,長短不一,有大有小,當中有啲類似人骨嘅骨頭。

行到某個轉彎位,樹下有個完整嘅人類頭顱骨。

「唔通呢啲骨頭就係嗰個女仔……!」白寧撳住嘴巴,睜大雙眼惶恐地望住。

「你睇真啲。」我拎起其中一塊骨頭,「骨頭腐化好嚴重,佢嘅主人應該已經死咗幾十年。」

當然亦有現實一日,結界幾十年嘅情況,但我好肯定呢啲骨骸唔係嗰個女仔——



因為呢度唔係止一個人嘅屍骸,而係……好多個人嘅屍骸!

「我哋繼續行。」我放低骨頭。

一路前行,我開始掌握到自己位置,沿住地圖路線向鎖羅盆村進發。

但愈接近鎖羅盆村,前方就泛起愈濃嘅白霧。

「喂,小心——」

正當我想叫白寧嘅時侯,發現佢唔喺我隔籬。

我四圍一望,唔止白寧,連小黑同若兒都消失咗,得返我自己一個!



「喂!若兒!白癡妹!衰貓!」

無人回應。

我拔出銀色匕首,萬分警戒咁向前行。

突然,有隻手拍落我膊頭。

我即刻轉身,將銀刀指向後方。

但眼前出現嘅人,令我驚愕得講唔出任何說話——

「小凌,做咩呀?」

「若兒……?」

出現喺我眼前嘅人就係若兒,只不過唔係鬼魂姿態嘅若兒——

而係活生生嘅若兒……
已有 0 人追稿